星月书吧 > 十三命环 > 第三十五章 皮

第三十五章 皮

作者:中州老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反之,假如我死了,被下了限制的你,还能活下去吗?很简单的道理。”张十三耸了耸肩道。

    老太婆表情马上回复过来道:“少爷,老婆子怎么可能会这么想呢?对老婆子我来说,您就是我尊贵的主子,主子让下人办事儿,不是很正常的嘛?”

    张十三听出老太婆话里依旧有些怨怼,接着道:“我都说了,既然是朋友,那就完全没有必要整这些虚头巴脑的。”

    “以后有啥话就随便说,我还能因为这几句话记恨你?既然你都不受这次赛事规则束缚了,我们也没必要互相装下去,反正我是累得慌。”

    “知道啥叫朋友不?先不说咱们能交心了,起码得互相体谅对吧?现在你被下了限制,我又不是个小人。可以这么说,咱俩以后合作的路还很长。”

    “意思差不多就这样了,先不管你是怎么想的,我对你的要求就一个,你就算装,也得给我装出来个朋友的样儿来!”

    张十三的嘴遁模式好像起了作用。

    老太婆眉头一皱似乎还有些怀疑道:“真的?你真把老婆子当朋友?”

    事实上,这个老太婆因为能够随意变换外形的缘故,所以张十三根本无法确认老太婆的年龄,而且老太婆每次变换外形后,连着声音动作都发生了改变。

    张十三不知道她是否还有其它变化。

    如果不是这老太婆的灵体跟自己有着一丝感应,张十三甚至很难确定,自己以后还能不能辨认的出这个老太婆。

    “不管怎么说,先跟这老太婆搞好关系是必不可少的。”

    “恩,真的。”张十三点了点头道。

    老太婆咬着嘴唇回道:“谢谢。”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张十三说道间,顺手捡起地上的钩镰单刀,又在手里掂量了几下,暗忖道:“这东西还是有些显眼,我该怎么带出去才好。”

    “少爷,我叫苏情儿。”

    张十三没想到她会有这样一个名字,脑海中又浮现出她原来老太婆的形象,剧烈的反差挑战着他的神经。

    “反正从她现在的外表来看,就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少妇,这么叫倒是也没什么违和感,起码,外人感觉不到违和感。”

    张十三很快想通又道:“好,以后就这么叫你了。”

    “对了,你有没有什么招数,能把我这刀给弄得隐蔽些?”张十三把手中的钩镰刀递上前,试探着问道。

    “有的,少爷。”苏情儿这次倒回答的非常干脆。

    说完后她直接化作绿色光体附着在刀身之上。

    “铮!”

    钩镰单刀兀地发出一道脆鸣,开始往外散发着寒气,刚化作零星光体的苏情儿,倏地被逼回原形弹飞出去。

    “啊!”苏情儿吃痛叫了一声,但她只是被刀威所摄,其实也并未受到多大伤害。

    张十三上前想要扶起苏情儿,却一把捞了个空。

    “差点忘了,她一个魂体,我能捞到才见鬼了。”张十三又悻悻地收回了手。

    苏情儿白了一眼张十三,缓了缓道:“反正我躯体已灭,正好少爷你问我这件事,我就想着浸入刀身,祭作刀灵,但是此刀之内好像已经有了刀灵,我能感觉到它已经死了,但它死后残留下来的磁场还在排斥着我。”

    “那,还有什么别的办法吗?”张十三上前道。

    “有,但是......”

    苏情儿顿了一下还是说道:“但是这种方法,会导致我的魂体变得极其虚弱,之前我变成老太婆就是因为魂体阴气不足,后来因为始祖大人给我种下狱火,它在限制我的同时还会反哺给我一种阴气。”

    “这种阴气刚好维持我的日常所需,所以,我才能变成你所现在看到的样子。”

    “这么说老太婆就是你的本体了?”张十三问道。

    “也不算是吧,像我这种魂体本就没有特定的外形,老婆子是我晚年入坟时的样子,现在的少妇是我年轻时的样子,只不过用老太婆的形象要更节省阴气,也更容易吓到人而已。”

    “那我要怎么做,才能快速补回你的阴气。”

    苏情儿突然贴近张十三,语气暧昧的回道:“以阳补阴。”

    张十三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苏情儿。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张十三言语中有些躲闪,他还是不能接受自己将要X鬼的事实。

    苏情儿手指点在张十三额头上道:“哈哈,老娘骗你的啦,你想到哪儿去了?你呢,只要每隔五天喷一口舌尖血在钩镰刀上就可以了。”

    苏情儿已经对张十三放开心防,不再谨小慎微的称呼自己为老婆子,直接开始以老娘自居。

    “听老娘的就对了。”说完,苏情儿就再次化作星光飘入钩镰刀内。

    “我的舌尖血?”张十三想起了自己的体质好像也属于阴秽,貌似并不在以阳补阴的范畴之内吧?正欲开口询问,苏情儿却已化星飘入钩镰刀内,此时钩镰刀在剧烈颤抖着,就好像里面正发生着激烈的交锋。

    “张十三,舌尖血!”钩镰刀内传出一道女音。

    张十三听到苏情儿的声音后,攥了攥拳头,还是一口咬开舌尖,含在嘴里的血噗地喷在刀身之上。

    只见那沾染了张十三舌尖血的钩镰刀身,浮现出一道暗红色光芒,就好像被丢入铁炉重新锻造出来,刚要淬炼成型的宝刀。

    刀身不断往外发散出的寒气渐渐变小起来,一种淡淡的灼烧感升起,刀刃根部凝起一个黑焰形标记。

    “不够,再来!”钩镰刀内又传出苏情儿的声音。

    听闻此声的张十三一狠心,猛地咬破舌尖。

    “噗!”

    在第二次舌尖血喷过之后,刚才还在剧烈抖动之中的钩镰刀彻底没了动静。

    “阳生阴死,百祟辟易,咄!”这时钩镰刀内一声娇喝,那钩镰刀又“铮”的一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直至缩成半截手指大小便停了下来。

    张十三被眼前这一幕惊呆,没想到在某些影视作品中才会出现的玄学情节,就这么简单粗暴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你还会这些东西啊?”张十三捡起半截手指大小的“钩镰刀”,对其说道。

    一道虚弱的声音从张十三脑海中响起:“恩,一点小伎俩而已,我现在寄居在这把刀内,如果你想让刀变回原形,只需在心中默念咄字即可。”

    “你可记住了,以后每隔五天喷一次舌尖血,老娘有些困了,先歇会儿。”说罢之后声音便消失无踪。

    张十三摸着半截手指大小的钩镰刀“模型”,看出了苏情儿并不愿意对自己透漏太多。

    “毕竟我跟她接触时间还没多久,她不愿意说,我再怎么问也没用。”

    “苏情儿在哪儿学到的这些东西,她为什么能在我脑子里说话,还有被她称作始祖的半僵体到底是什么来头?”

    张十三捂着额头,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走,他下意识的掏了掏裤兜想要点根烟,摸索了一阵之后,才想起最后那根烟早在第一轮甬道里就抽完了。

    “我一定要活到最后。”

    ......

    “滋,四位参赛者,七小时的休息时间已过,激烈的角逐现在就要正式拉开序幕,请各位参赛者来大厅集合。”

    整个备赛区,响起一道不知从哪儿传来的戏虐熟悉声调。

    “七小时已经过去了吗?”张十三不觉这几个小时居然过得如此之快,根本没有给自己充足的准备时间。

    “哟,参赛者们,都出来吧,仁慈的我,还可以给你们三秒的时间考虑哟,嘻嘻嘻。”似乎这变态的戏虐语调,正暗中监视着这里的一切。

    “被发现了吗?”

    张十三把变小的钩镰刀放进口袋,拉开储药室的木门。

    “嘎吱。”

    走出储药室的他,看到了一片混乱无比的大厅,原本摆放整齐的座椅翻倒在地,地面上洒着几滩血迹,几滩血迹之上正遗落着一条胳膊。

    “这几个小时都发生了什么?”

    肌肉绷紧的张十三,下意识动念唤醒半僵体,发现无果后,他想起了幻境中始祖对自己说的话。

    “真的不能进入半僵体状态了!”

    张十三没想到局面居然会变得如此被动,他把手伸进口袋紧攥着小钩镰刀,准备随时在心中默念出“咄”字。

    “嘎嚓!”

    衣物间的门此时被打开,门内探出了一张娇小的人脸,人脸上的眼睛转了几圈,像是在观察着备赛区大厅是否还存在着危险。

    随后她看到了张十三,连忙推开了衣物间的门跑了过来。

    “贱,贱人张,你去哪儿了,刚才吓死我了!”周冷神色慌张的对着张十三说道。

    “她不是知道我去哪儿了吗?”张十三还记得自己带王泽走后,周冷还是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离开的,而且这个备赛区也才二百平左右,自己往哪儿走了,周冷应该能够看的非常清楚才对啊。

    随后周冷抱着张十三的胳膊,躲在张十三身后。

    “我走的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