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十三命环 > 第三十章 大恐怖

第三十章 大恐怖

作者:中州老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江苏地跨长江、淮河,京杭运河从中穿过,为中国古时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夏朝隶属九州中的徐州和扬州,江苏人渊源于南蛮的河姆度氏族之旁支,素以勤恳,淳朴,刚毅,聪慧著称。

    因江苏地处淮河下游,东濒黄海,北接山东,难攻易守,自古以来便是兵家必争之地,宋元时期分属江南东路、两浙路、淮南东路、京东东路和京东西路。

    而后宋室南渡,宋金本多对峙,金人据有淮北,南宋则据有江南和淮南。

    直至近大清康熙六年,起分江南省为江苏,安徽二省,江苏省辖江宁府、苏州府、徐州府、常州府、镇江府、松江府、扬州府、淮安府,两江总督署驻南京,江苏巡抚衙门驻苏州。此为江苏建省之始,取江宁、苏州二府的首字而得名,简称其“苏”。

    清早期江湖门派林立,庙堂内外江湖势力亦是盘根错节,独独丐帮特立独行,兀自清高于庙堂朝弄之外,游散于酒坊小肆之间。

    到了清末民国初期,天下动乱,纷争不休,盛极一时的帮派却是大多覆灭,亦或被招安或是隐世,未曾流连于朝宇的丐帮倒是幸存下来......

    后来民末建初,不料丐帮却是是未曾张扬,反而反其道而行纷纷选择避世,江苏句容有一分支名为显三门,三门老一辈动乱时匆匆派选新一任门事,也未及教导其为人之道,行财之方便去了,新门事每日艰难度日,其帮众也大多是因难以生存又常慕丐帮名头而选择加入其中,显三门存粮无济无路可走之下,新门事狗急跳墙便选择行那打家劫舍,鸡鸣狗盗之土匪行径,却不曾想乱世之中此法反而使其日子过得滋滋润润,每日大酒大肉,在这个多数人都是瘦骨嶙柴的时代,显三门的几位帮主却是个个脑满肠肥。

    就连那显三门的门众也是结帮跟团,拦路断财,夺门杀人,打家劫舍活的好不畅快......

    到建国后国家全面严整,显三门才开始收敛一些,不过这时候显三门势力早已遍布江苏上下,甚至有些已然沿江下淮,一些打着乞讨名头的帮派组织如雨后春笋般慢慢涌现出来......

    人都是长着脑袋的,历史在发展的同时,那些靠着寄生的蛭虫也会不断汲取宿主的养分成长。

    显三门到建国后几十年时间俨然早已发展成为一个等级森严,纪律严明,上下分布错杂,且从不缺智囊人物的犯罪集团,不明着抢可以暗着偷,不正面夺可以背地骗,不当众劫可以身后拐......

    火车站往往不缺一些缺胳膊断腿的乞讨者,以及抱团行骗之人,若是行骗不成便将你引至无人拐角威逼强抢,分明于怀中揣着的钱包待寻时却不见踪迹,人多拥挤之时手中牵着的子女却恍然失踪,不知大家是否见过或听长辈说过......

    而此时,位于江苏句容某桥洞之下的一位跛脚少年蹲在一口没有把手的破旧铁锅旁忙碌着......

    他用捡来的火机,废报纸,还有早已晒干的烂柴轻松引起了火,而后把捡来的牛肉汤以及适量水倒入挂在支架上的锅中后又将面下入,少年呼了口气,伸手抹了下头上细密的汗水,呆愣站起身想道:“弟弟,是哥对不住你,没带你过上好日子,今天大概是哥哥最后一次为你做饭了,以后你要坚强起来,起码,为你自己......活下去......”

    “五百块钱,对于这种每日乞讨为生的残疾孩子而言的确是不小的负担,说到存余更是不可能,其早已被组织勒索舔噬的一干二净,这孩子另一条腿估摸便是没有完成规定任务而被打断,对其而言,一天之内讨来五百块钱,简直就是个玩笑......”立于一旁的张凡冷眼看着这一切。

    少年深吸了几口气,努力让自己的脸色好看一些,而后盛了一碗面放在地上,轻手轻脚的拍了拍躺在一堆烂席盖着破单子,脸色疲弱明显泛有蜡黄之色的弟弟。

    “元子,起了,今天你老哥运气好,弄着不少好东西,来,你闻闻看这是什么......”说着他把地上盛着面条的碗端了起来。

    被叫做元子的男孩儿疲惫的睁开双眼,抽了抽鼻子。

    “哥......你回来了,我......我不饿,你...又随便捡点东西吃了?你再这样......我宁可以后饿死......”小男孩微微皱眉道

    “嘿,说啥呢!”说着便从怀里掏出用塑料袋包裹着的馒头。

    “好家伙,你哥我路上买了四个馍,刚巧有点饿,这不,刚吃了俩馒头大半碗牛肉汤儿,这些都是我给你留的,再不吃我连你那一份也端了啊!”

    “我......”

    “我啥我......不贫了,赶紧吃,早点养好身体你哥我也不操心了不是......”

    “哥......你真吃过了?......”

    “真的!你哥啥时候骗过你?!”

    ......

    看到弟弟吃起了饭,少年才吁出一口气,兀自盘坐在河边,一个人发愣。张凡这时候才打量起少年的相貌,黑不溜秋长时间没洗过的脸庞在月色下倒是显出一丝刚毅的轮廓,一对双目也是黑白分明,不过身材也还是那副皮包骨的消瘦身材......

    ......

    就这样少年一直盘腿坐了一夜,当第二天清晨第一束光破开云层洒下之时,少年猛然睁开双眼,乍然间微眯着的两眼却是精光外放,倒不觉吓了张凡一跳,而后少年哈了一口气,独自比划了一顿非常别扭的拳,直到累的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后一个人立在原地独自叩齿,过了一会儿又有规律的拍了拍自己的脸,然后拿起讨饭的破碗望了一眼正在熟睡的弟弟,开始了一日的行程。

    张凡依旧默然跟在少年身后,只见他一瘸一拐的再次回到昨日倚坐的天桥,将碗放在地上,对着路过的行人拱了拱手用带着虚弱又强装出的中气说道:“各位父老乡亲,浪费大家两分钟时间,劳烦听我一言,还望大家不厌忧扰,不胜感激!......小子自幼父母双亡,全靠乡邻接济才能活到现在,如今因家乡突发旱灾民不聊生!小子不愿再为累赘便出来讨生活,却不想天生残疾,人也长得丑没文化没学历没关系,连打工都没人要!无奈之下只好卖艺讨生,还望乡亲父老们看的高兴就随便赏俩子,不高兴就当瞅个乐子.......献丑了!

    直至日头将落,少年收工......

    他看着意犹未尽缓缓散开的人群,转身蹲下捡起破碗早已盛不下的满地零钱,而后将其丢入一包麻袋中......

    “八百三十七,还凑合,呵呵......”少年咧了咧嘴角,脸上却露出痛苦的神色,只见其瘸腿伤处绑了一块早已被血水染红的木板,宽大的裤腿遮盖下,反倒不是多么显眼,强撑着表演完,如此才讨得百来块钱......

    言罢,少年便离开此处找到一个无人角落靠墙坐下,掀开裤筒解下紧紧捆在腿上的固板,嘶......看着淤紫流脓的伤腿无奈叹了几口气,便缓缓撑墙起身托着坡脚离去。

    ......

    乘二号线中途又换乘三四次地铁,天色渐暗,他才一瘸一拐的步行至目的地,面前一块KTV炫霓招牌刺目无比的扎入少年眼内,他却熟悉无比的径直走去,门口吊儿郎当站着的门卫看到少年后轻车熟路的朝里面打了个招呼,被示意的两人带着少年走上KTV二楼一间装潢奢靡的包间内,只见里面坐着三个人,其旁有三个哆哆嗦嗦衣衫褴褛的人跪在其旁,眼神内布满麻木,三个翘着二郎腿的男人满脸享受,仿佛包间内震耳欲聋的音箱以及遍布的烟酒混合地面满是血迹以及黄痰的味道已然让他们升仙。

    “小十九啊,说好的数准备好了吧?如果没准备好,我这个人吧,在圈儿里的仁慈也是出了名的,肯定会给你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不过啊,为了你将来能挣到更多的钱,我也会让你先享受享受的,那滋味,嘶......飘飘欲仙啊,怎么样?”坐在包间正中间沙发嘴里叼着烟的男人朝着带少年上来的手下挥了挥手示意他们下去,而后狠狠吐了一口黄痰后开口说道。

    少年将提前查好的五百三十三块钱丢在桌面上,因为刚五百块钱实在太巧合了,如此巧合的事儿当然不可能在如此巧合的时间发生,所以少年自作聪明的数了个杂数上交,剩下的钱打算给弟弟淘弄点东西补补顺带买药。

    男人将钱拿在手中嘴角撇了撇笑道:“有能耐了哈小十九,你在天桥练架子练得挺溜的啊,这点钱儿,恩?”

    男人猛的起身抓着钱一把抽在少年脸上,而后提起少年的领子,带着指虎的老拳对着少年的鼻梁就是七八下,而后将少年摔在地上,一脚踩在少年脸上缓缓道:“我这么仁慈,你却这么让我失望,你踏马是不是觉得老子天天派着盯点儿的人是吃屎的啊?!小十九啊,你是觉着老子太仁慈了才故意让我这么伤心啊?!我对你这么仁慈,你却一次又一次的让我绝望,我好踏马伤心啊,我草尼玛的好伤心啊!?哈哈哈哈哈......”随着男子一次又一次病态的吼叫,他的脚也一次又一次踩在少年的脸上。

    “老三,别踏马踩了吧,你再踩踩就踩死了。”坐在沙发一旁观赏男子shi虐的中年看着满脸是血躺在地上抽搐不已的少年戏谑的说道。

    “二哥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些臭虫不就该多踩几下子,不踩它不长记性啊,三哥你说是不?”坐在沙发另一旁的稍显年轻的人喝了口酒缓缓说道。

    少年抱着头蜷缩着身子躺在地上,满脸是血,其鼻梁早已被砸断,却感觉不到疼痛,头昏沉不已,呕吐感越来越浓,灵魂也似几欲飘飞。依旧在地上跪着的衣衫褴褛的人依旧只是麻木的看着不断被虐打的少年,他们自身都难保而且早已习惯被虐打,肉体看上去还活着不过是几具行尸走肉而已,动手的男子看着被自己殴打的少年毫无动作,感觉就像自己是在戏弄一个死尸一样毫无快丶感,于是拎着墙角摆着的钢管对着少年的瘸腿就是几下儿,少年昏沉的意识终于清醒过来,腿部的刺痛紧接着汹涌而来。

    “啊啊啊......呜,啊!”少年嘴里大声吼叫着,此时他的眼泪已经止不住的淌出,鼻涕混着血液顺着嘴角不断流下,嘴里只能发出啊啊的嘶吼试图转移注意力以欺骗大脑减缓疼痛......

    男子看到少年的动静嘴角才又一次露出病态的笑容,感觉浑身舒泰的他哈了一口浓痰吐在少年布满脚印的脸上。

    “怎么样,舒爽吧,是不是感觉飘飘欲仙,灵魂都要起飞了?我说过我很仁慈的,同时呢也希望你长点记性,下次不要再去尝试这种让我如此伤心的举动啊,因为一旦伤心我自己都控制不了自己啊!?哈哈哈,作为这次的惩罚明天就把你弟弟带来吧,让他跟你团聚团聚,这样你们也能互相照顾顺便培养一下兄弟感情不是?我可是为你着想啊,你应该感激我知道吗?”男子说着又踩了踩少年的脸示意后转身朝沙发走去。

    少年捂着伤腿大口呼吸着空气,眼内充斥的满是死意,此刻少年周身麻木不已,刺痛不断刺激着大脑,少年清晰无比的听着仿佛从天边传来的丑陋语句。

    “我草你血吗啊!!!”他猛然暴起,断然抽出早已备好夹在断腿木板夹层中的生锈铁片,男子听到声音猛地回头,在未及反应时被少年死命抱住,男子下意识要出拳殴打,一根尖利铁片却狠狠扎入男子眼球之中,男子忍受不住大叫出来,却不忘老练的一手挡着少年,而另一只手拔出藏在腰间的手枪......少年脸部早已扭曲,他死命按着铁片,硬挨了男子一枪后少年双手中的狭长铁片早已深深扎在男子眼眶内并狠狠在其脑内拼命搅动着,男子的尸体在抽动了几下后便永远的沉寂了下去......

    坐在沙发两旁的中年始料未及般的微微张了张嘴,整个过程发生还不到十秒,当两位反应过来他们口中的老三却永远离开了他们,两人起身暴怒不已的抽出了腰间的手枪对着趴在老三尸体上的少年扣动了扳机。

    少年杀人后也迅速拿起尸体手中的手枪同时对着其中一人扣动扳机......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