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十三命环 > 第十一章 阴丹

第十一章 阴丹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十三命环最新章节!

    “嘎叽!”

    踩着怪物眼眶内滑腻的血肉,张十三距离怪物大脑愈发接近,肚腹内传来的饥饿感也变得越来越强。

    “这怪物眼眶内部如此恶臭,我还能在这种时候感觉到饥饿。”

    “要知道周冷这个人类都不曾让自己产生出任何饥饿感。”

    “当然,从周冷的特殊体质来看,或许是因为其拥有阳血的缘故,以我阴秽的体质无法汲取,甚至还会危急到自己的性命,所以才对其没有产生任何感觉。”

    张十三都有些佩服自己的神经,就算这里真的有什么可以用来进食的“食物”,也多半是怪物体内的烂脓腐肉,自己是否下得去口都是个问题。

    此刻有些受惊的周冷依旧死死抓着自己的腰身不放,张十三只顾着拼命朝怪物眼眶里面躲避,也根本来不及去理会。

    “哗,吱吱!”

    一根巨大的怪指翻动着从眼眶外插了进来,同时还在不断的摸索着,张十三庆幸自己借着这短暂的时间,移动的距离足够远,甚至已经将要接近怪物大脑。

    怪物的巨指在其眼眶内剧烈的翻腾着,无奈发现自己根本够不着张十三。

    “嗷嗷!吼!”

    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疼痛,将怪指插入自己庞大独目内的怪物,如同癫狂一般,不断咆哮。

    “这也不是长久之计,虽然这怪物的独目,现在被周冷的舌尖阳血喷瞎,但却并没有死亡,反倒在其暴躁情绪的控制下,变得更有活力。”

    怪物疯狂的摇晃着自己的巨头,这直接导致刚进入怪物颅内的张十三站立不稳几欲摔倒。

    其颅内空间倒是非常巨大,这让张十三两米多的半僵躯体能够完全活动开来。

    “若是在这怪物颅内摔倒,那自己要么就是被甩回眼眶,要么就直接掉进这怪物的颅缝下,两种可能都会导致自己的死亡率急剧攀升。”

    “噗叽,噗叽。”

    张十三将僵爪刺入怪物颅内的软肉之上,以此稳住因怪物发疯而不断摇晃的身躯。

    在铜环大梦中张十三已经经历过一次死亡,那种肉拆皮错的感觉是如此刻骨铭心,张十三发誓不想再去尝试第二次。

    “周冷依旧如树袋熊一般挂在自己身上,脸色似乎好了不少,起码不再显得苍白,只是还在紧咬着双唇,是因为恐惧吗?”

    张十三低头看了眼周冷,并没有开口安慰,看着前方不断接近怪物脑仁,如启明灯一般悬浮着的阳血。

    “有这种实力,真不知道周冷有什么好恐惧的,她真的这么蠢吗?直到现在还没发现她身体中潜藏着的特殊能力。”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张十三只觉着周冷非常单纯,看上去真的就像白莲花一般圣洁,让一直抱着怀疑态度的张十三对周冷产生了一种错觉,好似此刻死死抱着自己的,不是从鱼龙混杂的社会中筛选出来的竞争者,而是不谙世事的天使。

    “明明,打从一开始,只是打算利用她的。”张十三已经无法确定,待到最后一轮,自己是否还能干脆利落的除掉周冷。

    周冷并未注意到,张十三正用颇为心虚的眼神看着自己。

    “滋,滋啦。”

    阳血很快飘至怪物大脑,于其上方静静悬浮着,阳血散发出的淡淡金光就好似圣光普照,洒在怪物大脑之上,怪物大脑此刻兀地炸出一片血色气雾,似乎就要泯灭消散一般。

    “哐啷啷!”

    待在怪物颅内的张十三感觉到一阵地动山摇,张十三死死拽着怪物头颅内部的软骨以防滑落,庞大怪物最后的挣扎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在大脑被毁后直接摔倒在地,一阵抽搐后便再无动静。

    “脑部崩灭,看来怪物真的收到了很大伤害,终于结束了......”

    以为一切就此结束的张十三还未松下口气,从炸开的怪物脑仁内刷地飞出一颗黑丹,黑丹周遭一片漆黑,像是一颗小型黑洞,黑丹散发着极度污秽的气息,似乎正是这种气息一直吸引着张十三。

    “咕嘟。”

    张十三吞了口唾液,努力克制着自己的饥饿感,但黑丹飞出后,对自己的吸引力骤然上升到一种无可比拟的程度。

    “不行,这黑丹如此诡异,我若是将其吞下,发生什么意外就真的彻底完事儿了,命可只有一条。”张十三试图抚平自己激动的心绪。

    黑丹对自己的吸引力不断攀升,就像禁yu了几十年的自己,面对着一个脱光衣服,裸露着她高耸的双峰翘臀,不断搔首弄姿诱惑自己的熟女。

    正悬浮在空飘散金光的阳血,察觉到了正欲逃离的黑丹,饿虎扑食一般直追过去。

    阳血在空中铺开卷住黑丹,将黑丹包裹在内的阳血表面被撑起一个个尖刺突起,黑丹猛烈挣扎着欲刺破阳血逃离,两者胶着不休。

    “咕噜噜。”

    肚腹中的饥饿感让张十三无法忍受,脚步也不受控制的,朝着处于胶着之中的黑丹缓缓靠近。

    “噗呲。”

    阳血似乎因为破灭怪物,被消耗掉了不少能量,没过多久黑丹便挣扎出来,被刺出一个大洞的阳血渐渐消散。

    张十三一把抓住迎头撞来的黑丹,想也不想直接塞进嘴里,不曾咀嚼就吞咽入肚,黑丹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几欲挣扎。

    “嘶!”

    握着拳头的张十三疼的眼泪快流出来了,胃部的绞痛如海潮般冲刷而过。

    “我怎么就把它给吃了,嘶哈!”

    出乎意料的是,剧痛来得快去的也快,肚腹中挣扎着的黑丹却很快就没了动静。

    在非自愿的吞下黑丹后,张十三的身体就开始不受控制的发生了突变,原本两米多的半僵体骤然拔高为近乎三米,几乎要顶破自己身处着怪物宽大的脑颅,两侧太阳穴高高鼓起,就像要破茧生出两根魔角,吞下黑丹后本已消失的饥饿感,变得越来越浓,张十三泛着血红的右目,此刻似乎无法再继续保持理智。

    “吃,好饿,肉。”

    张十三脑海中传来恶魔般的低喃,脆弱的理智也将要崩灭,粗犷的面目变得狰狞无比。

    周冷看着变得狰狞的张十三,松开了手脚,后退几步,还是停了下来:“张......张十三?”

    张十三猛一转头,血红的右目配合着如渊左目盯向周冷,嘴角不断淌着涎水。

    “饿,吃!”

    周冷靠在怪物颅内的肉壁上,退无可退,张十三的视线变得模糊,只觉得自己无比饥饿,站在面前的周冷飘散着诱人气味儿的同时,也传来一种冰冷的危险感。

    “咔叽,咔叽。”

    怪异的张十三距离自己不过几步之遥,周冷眼角淌出一行清泪:“他变得越来越怪了,从一开始。”

    “死了也好,权当偿还他两次救命之恩了,只是......可惜了,姐,我不能陪着你了。”

    周冷贴着身后腥黏的肉壁,没有任何恐惧,眸子中透漏出一丝麻木,还隐藏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杀了我吧。”周冷抬起头看着站在面前,嘴角淌着涎水的张十三,他两掌暴突着的僵爪,只要一下,便能轻而易举的割破周冷脖颈间的动脉。

    张十三甩出的僵爪停顿了一下,模糊的视野好似稍稍变得清晰一些,但却依旧觉得很饿。

    周冷抬起手抚摸着张十三突变后的狰狞面目,妙目如雪,隐约含着些莫名的留恋。

    人之将死,看着在这般炼狱中,给自己带来一丝温暖记忆的张十三,似是要把他牢牢的记在心里,然后认命的闭上双眸。

    “我怎么,会产生这种白痴的想法。”

    被周冷抚摸着脸庞的张十三,感觉自己脑部沸腾着的恶魔念想被驱散大半,周冷抚摸着张十三怪脸的小手散发出一团圣洁的白光,就像一块驱散燥热的寒冰,让张十三渐渐冷静下来。

    张十三把本将要捏碎周冷头颅的僵爪往上抬高,又轻轻落下,弹了弹像是鹌鹑般瑟瑟发抖着的周冷的额头。

    “呵。”

    “姑奶奶,想什么呢?”张十三揉着周冷散乱的秀发,又耸了耸肩道。

    “你......”

    周冷意外的睁开双眸,看着已经恢复理智跟自己开起玩笑的张十三,却没有领情,一巴掌抽在张十三脸上:“贱人!渣男!”

    而后对着张十三一阵拳打脚踢,发泄着自己波动的情绪,在这血腥的空间内,渐渐有所适应的两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以这种方法聊以自慰。

    张十三展开僵爪试图实验一下自己突变后的能力,噗呲一把插在怪物庞大的颅骨内部,发现无果后张十三不再尝试,打算从怪物眼眶原路返回。

    “这怪物颅骨如此坚硬,即便身体发生突变后的我依旧破不开吗?”

    “走了。”张十三朝一直对自己拳打脚踢的周冷说道。

    以自己的身体强度,这种跟挠痒痒一般的攻击,对张十三而言就是个不大不小的乐子而已。

    “哈,现在的我很难看对吧?”周冷恢复中气的声音里透着些许自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