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十三命环 > 第五章 尸环

第五章 尸环

作者:中州老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墓道情况与张十三想象颇为不同,进入墓道前张十三就发现这座墓室的几条墓道都不对称,可见这此墓并非是帝王墓更不是什么王侯墓,整座墓室分为三条岔道,其墓道口都正对着中央无盖棺。

    张十三身处一条深邃看不到尽头的幽直墓道内,手中微弱的火苗让视野范围保持在四米左右,四步之外一片漆黑,仿佛有什么大恐怖蛰伏在黑暗之中。

    “怎么......”

    看着墓道内无止境的黑暗,愈发浓烈的不安感席卷上张十三全身。

    “之前所处墓室结构大致为中字形,或许这里是唯一的出口,说不定本轮测试就是这种类似于“墓室逃亡”的游戏,主要测试参赛者的心理承受力,接下来只需要克服恐惧成功越过这条墓道便可通过本轮测试,活到最后尽可能找到答案并得到四百万奖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张十三不断进行自我催眠试图减缓内心的恐惧,在这样一条幽暗潮湿的墓道之中缓慢前行,至于墓道的尽头是否通向本轮测试的终点,无人知晓。

    位于上京市旧城区649科研局主楼地下三层,一处潮冷的环湖过洞内。

    周冷抱着湿透的身子哆哆嗦嗦站起,俯视着脚下如同暗沼一般的湖面,摸索出早已被水泡废的手机,摇了摇头一把将其摔在地上“已经开始了吗?姐姐,我来陪你了......”

    “出口?整条墓道长度大约在两百步左右,而且墓道壁面阴冷潮湿布满苔藓,整体类似于地下岩壤构造,地下岩壤如果生长有苔藓植物说明这里应该存在活物且空气充足,隐隐已经构成了一个生态系统,这么说本轮测试就这么结束了?”

    希望这轮测试就此结束吧,这里的环境让张十三感到非常不适。

    待张十三走出墓道时,外面的空气中依旧掺杂着一种恶腐腥臭的气味。

    随着张十三停住脚步,头顶上一阵微弱的光芒从过洞顶端一处岩隙口投射而来。

    “有光!”由于在昏暗的墓道中摸索着走了很长一段时间,张十三微眯着双眼,放大的瞳孔逐渐缩小以适应突如其来的光线,在张十三模糊的视野中有一道朦胧人影站在面前。

    “周冷?”最终张十三适应光线而看清时,周冷正紧抱着湿透的身子不停打着摆儿。

    周冷却没有理会张十三,而且还有所顾忌的把头撇了过去,抱着膀子侧身站立继续不停打摆,似乎不想与张十三说话,或者说是嫌弃也不为过。

    “你,发烧了?”张十三这才松开了手中紧攥着的砖头,走过去伸手在周冷面前晃了晃。

    “滚!”周冷只是厌恶的瞪了张十三一眼。

    “想活命就把它吃了,如你所愿,吃完我滚。”说着张十三解开绑在胸前的包袱捡出一包消炎药硬塞到周冷手里。

    “后面还有几轮测试,先留着她,或许能产生什么利用价值也说不定。”在这种环境下药物显得十分珍贵,但权衡过后张十三还是选择先救周冷一命。

    “周冷清楚这些消炎药对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这么做绝对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去救一个竞争对手就代表自己的死亡率将直接提高十分之一,而且更有可能会死在自己所救的人手中!可这个小猪哥却偏偏这么做了。”周冷对张十三的印象发生了一定的改观,虽然有些疑惑这些药物来源,但还是哆嗦着手接了过去。

    “我......”

    “我什么我?这四下无人的老子就算把你强X了也没人知道,想活命的话就先把药吃了!不然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强X了?!”张十三板着脸唬道。

    周冷鄙夷的瞄了眼张十三的裆部,拆开包装干咽下消炎药。

    “......”

    “咳咳!”周冷轻抚胸口微喘着气,张十三见其面色有些泛白,又抠搜搜的掏了瓶葡萄糖递过去。

    “省着点儿喝,喝完就没了。”说罢张十三朝洞顶岩隙透光处望去,洞顶距离自己所站立的位置起码有十几米远。

    “咔啪。”

    张十三踩着脚下凹凸不平的碎石在过洞内找寻着可供逃生的路径。

    “照常理来说这般构造雄奇的墓穴起码也得是帝王才有资格搭建。而帝王墓一般有多个过洞,过洞前两壁雕绘的也该是城墙、阙楼、车骑仪仗此类,过洞顶部要绘成天花彩画才对,这里却......”

    正感到匪夷所思的张十三突然注意到面前陈腐不堪的墓壁上雕绘着一串醒目的腥红色字体!

    只见其上写道:“凡在世者,挑拨离间,诽谤加害,油嘴滑舌,巧言相辩,说谎骗人,当立入此拔舌地狱!永受铁钳拔舌,油火灌肚,恶钩犁挂之苦!”

    句尾则缀着小拔舌地狱几字,张十三擦了擦脑门儿上的汗液。

    “照这么说的话,那岂不是除哑巴外的人都要下地狱了?先不算失忆前的事儿,说实在的仅这两年间张十三就应了油嘴滑舌,巧言相辩,说谎骗人几条。”

    思索间这串猩红字体居然开始冷不丁往外渗起鲜血!一股刺鼻的浓郁血腥味好似夹杂着一种极端污秽的气息发散开来,如同一瓶墨水被倒进了清水之中,张十三的精神一阵恍惚像是大脑缺氧般陷入无尽黑暗。

    迷迷蒙蒙间,张十三整个人的意识被锁进了脖子上挂着的破烂铜环之中,仿佛是做梦一样,张十三突然发现自己不是站在墓壁边儿上,而是被钉到了一根木桩之上,周围是灼烧的阳光以及一群身着粗布麻衣的村民。

    正午的日头,此刻显得那么的令人厌恶,张十三甚至看到自己的皮肤在阳光下不断腐烂冒着青烟,而后腐烂的皮肉渐渐脱落很快又长出了新的皮肉,达到了一种无解的平衡。

    阳光对于现在的自己,就像被下进油锅一般不停的烘炸着自己的身体,但是自己的身体还在本能的进行着一种恢复,如同陷进地狱不停的轮回往复,或者,可以说是一种持续不断的折磨。

    “这是哪里?!”

    “这具身体是谁的?难道这是铜环的记忆画面?”

    让人难以忍受的灼烈阳光,周围面色冷漠嘴里不停叽叽歪歪身上飘散着诱人气味的食物(村民),自己被死死束缚在木桩之上浑身无力,看得到却吃不着,脑袋上被贴满肮脏的符纸,一切的一切,都变得那么的糟糕。

    “好饿......”

    很快,五个身穿青褶道袍的牛鼻子老道慢腾腾地一步一步走来,他们走的很慢,面部表情似乎布满讥讽,让张十三的怒火和燥热猛地迸发出来,他张开一口满是尖利獠牙的嘴,却虚弱到吼不出一丁点儿声音,发出来的,只是一种类似于走到生命尽头的野兽的悲鸣。

    他的声带早已被一根丹砂色桃木钉贯穿,整个人的身体也已经腐烂不堪散发着浓郁的恶臭,拖着这种身体,还能继续活下去,已经是一种不小的奇迹了。

    道人手里拿着一沓黄漆漆的符纸,脚踩七星步,嘴里开始咏唱出一串晦涩音节,张十三听不懂他们在念叨些什么,不像是道家真言,这种怪异的音节让张十三觉得非常难受。

    又臭又长的咏唱结束之后,几个老道又围着张十三手掐道决,盘腿坐于其旁,这些牛鼻子所坐方位刚好暗合五行生克之象。

    在场上百村民也一起齐刷刷的跪在地上磕头祷告,他们在不停地叫喊着什么,张十三开始感到心烦意乱,躁动不安;

    现在的张十三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块烤肉,被放到烧烤架上不断翻滚着烧烤,有人正在烤架下面添柴,还有人正不停的往火堆里倒着汽油。

    总之,周围的一切人,一切物,一切的一切都让张十三感觉自己快要烧起来一样!

    事实上,张十三的确是烧起来了。

    只见木桩之上一道火光轰的升腾而出!张十三自内而外的无火自燃起来,火越烧越烈!紧随其后五个牛鼻子老道也开始无火自燃起来,这些牛鼻子道人一起在火光之中燃烧,却依旧一动不动的盘腿在地继续念诵着什么。

    张十三的身体开始在大火之中不断地融化分解,不死的自己似乎距离死亡越来越近,终结的气息也紧跟着逼迫而来。

    张十三大张着嘴发出了最后一声无声的哀嚎,一切终归虚无,张十三连同几个牛鼻子道人一同被烧成了灰烬。

    然而,在张十三的尸体残烬之中,还有一块不起眼的破烂铜环留了下来。

    ......

    “哧......呼呼,呼呼!”

    当张十三从破烂铜环的记忆之中醒来时,却骤然发现一张披头散发满脸褶皱的青黑色怪脸,正圆瞪着一双血红牛眼趴在自己面前!只见其浑身长满黑毛,一只乌青利爪不断在自己眼前胡乱晃悠,其大张着布满獠牙的嘴正对着自己的脸滴着腥臭的口水。

    “黑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