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狼抬头 > 第0699章 准备跑路

第0699章 准备跑路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孔韬抽着烟,想了下后,接通电话。

    “喂,禹民顺。”

    “L国那边如何?关九他们应该被剿灭了吧?”

    “剿灭个p。”孔韬搓了搓脸颊,神色焦虑地说道,“昨晚阿超给我打电话,说阿卜杜反水,阿超跟阿辉两人全部被正规军打死了。”

    听到这话,禹民顺沉默良久,说道,“其实你昨天打秦军章的电话,问那个鬼的信息的时候,我就有预料了,接下来你准备怎么搞?”

    孔韬猛吸口烟,思索半天,问道,“禹民顺,都这样了,你告诉我你在君豪里埋的那个鬼是谁行不?”

    禹民顺一愣,“你问这个干啥?告诉你你有啥用?”

    “我在想…”孔韬声音低沉地说道,“你那个鬼在君豪内到底有没有座次?你为啥不叫他给你整一些君豪的黑历史呢?这样一来,咱就能从上层直接毁掉君豪。”

    “这个方法我早就想过了。”禹民顺叹口气说道,“但他不同意,这是鱼死网破的办法,他有顾虑,我也不好逼得太紧。”

    “这么说,你那个鬼没完全控制住啊。”

    “不聊这个了。”禹民顺沉吟说道,“孔韬,把你在B省的产业交给职业经理人吧,你来c市,要不去Y省,我们金海最近几年正往那边发展。”

    孔韬揶揄道,“你的意思,要我过去投奔你呗?咋的收编我啊?”

    “别说那么难听。”禹民顺笑道,“一块来Y省做点生意,你有资金,我们有关系有路子,正好合适。”

    孔韬想了一会儿,“行,我想想吧,晚点给你回信。”

    “嗯。”

    说着两人挂断电话。

    当天下午,孔韬就考虑清楚了,愿意去Y省。

    孔韬本来想从境外再撒一大笔钱,召一批亡命徒回来搞张浩文他们,但最后想了许久,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一来孔韬觉得,张浩文在H省关系很硬,用这种方法搞他,次数多了,惹臊上身是肯定的。

    其次,这也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方法,最根本的办法还是要从最上层毁掉君豪,但目前来看,显然难度很大。

    …当天晚上,孔韬就订好了去Y省的机票,同时在当晚约见了原配关系之一张处。

    …另一头,第二天上午九点多,H省D县。

    D县人民医院内,没什么大碍已经提前出院的张浩文特意买了一束玫瑰花,以及一枚钻戒,去了医院看望宁芊芊。

    病房内,当张浩文进来地时候,宁致远也在,他看见张浩文进来地时候,顿时脸色一沉。

    对宁致远来说,对此刻的张浩文其实是有不少怨气的。

    毕竟他妹妹现在这个状况,跟张浩文有直接关系。

    宁致远冷冷盯着张浩文,“张浩文,你怎么有空了?大忙人啊,日理万机啊,也有空来着吗?”

    “致远…我…”

    张浩文讪讪地挠挠头,目光望着躺在病床上已经睡着了的宁芊芊。

    宁致远瞥了一眼张浩文手里的玫瑰,“还买了花呢?呵呵。”

    “是。”张浩文将玫瑰放以及礼盒在宁芊芊床边,上前一步,在床边坐下,给宁芊芊整理了下被子,轻声说道,“致远…我这次来,是想跟芊芊求婚的。”

    宁致远一愣,随后冷笑,“求婚?不是订婚吗?不是说时机还不太成熟吗?”

    “致远,你就别拿话点我了。”张浩文哀求似的看了宁致远一眼,沉吟道,“我是认真的,日子我都选好了,就在元旦那天,那个时候芊芊应该也能出院了,我们直接结婚,大办。”

    宁致远闻言,脸色缓和少许,问道,“我之前多次提醒你,你都没同意,这次怎么想通了?”

    张浩文目光望着宁致远,正色道,“没那么多为什么,想通了就是想通了。”

    宁致远一针见血地问道,“你是觉得亏欠芊芊?”

    张浩文沉默。

    见状,宁致远沉默良久,叹口气,目光盯着张浩文,说道,“浩文,你要这么想,我反而要跟你说句真心话。”

    张浩文点点头,“你说。”

    “医生说…芊芊她可能日后很难再做母亲了,你们要结了婚…后面的日子,你想好了吗?”

    张浩文洒然一笑,“没孩子就没孩子呗,我兄弟那么多,我认几个干儿子没难度吧,再不济,等老了觉得孤单,领养一个就是了。”

    宁致远目光灼灼地盯着他,“你真这么想?”

    张浩文重重地点头,“真的。”

    …与之同时,w市,某酒店内。

    易九歌拨通阿古拉的手机,“阿古拉,孔韬那边,你给我定盯死了。”

    电话里,阿古拉沉声说道,“放心,我跟巴图两班倒,他连撒尿抖了几下我都能估算出来!”

    “呵呵,那就好。”易九歌点点头,“这个事儿,我不打算让你们俩办,你们就负责给我盯住就行,剩下的,我另外有安排。”

    “你找其他人?”阿古拉愣了下,“其他人能有我们这素质?”

    “素质不是最重要的。”易九歌轻声说道,“这事儿风险太大了,你们跟我走的太近,出了事,谁都脱不了干系。”

    听到这话,阿古拉心头微微一寒,但没说什么。

    易九歌话刚说出口,就意识到自己说的有点太没人情味了,当即连忙补充着说道,“阿古拉,我说的很现实,但你别多想,我这也是为你们着想。”

    “我明白。”

    “好,那先这样。”

    说着,两人挂断电话。

    挂断电话后,易九歌又拨通了另外一个人的电话,“你可以动了,你的要求我都满足了,阿辉的脑袋正在运回国的途中。”

    电话里,杨超群只简单说了一句话,“路线、装备,给我准备好!”

    “嗯。”

    …与之同时,孔韬再三恳求下,亲自叫来了张处,上了张处的专车,赶往机场。

    没错,孔韬也怕了。

    怕到连去机场都要找来张处,贴着脸求着张处用自己的警车送自己。

    因为此刻,孔韬觉得,就算叫五十个弟兄互送自己去机场,也没这一辆印着警用LOGO的车接送自己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