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异能保镖 > 第658章 九死无生

第658章 九死无生

作者:我们曾少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进阶的条件很危险,可谓是九死无生。现在阮尘终于明白,为什么从古至今那么多异能者出现过,而六级以上的强者会那么少了。

    不知道,有多少五级强者,死在进阶的过程中!

    前路白骨皑皑,阮尘沉思良久之后,最终还是选择前进。没有退路,前路虽然遍布白骨,可身后是悬崖万丈,他宁愿搏一丝万分之一不到的生机。

    “早知道你会这么选,你自己的选择别人左右不了。不过,你也不要着急,先去藏边找珈蓝大师吧,他也是超能系,也许能帮到你。”石青云说道,对阮尘的选择并不意外。就跟他当年一样,没躺在棺材里,不管别人说的有都恐怖都不信。

    多说无益,石青云只能助他好运。

    阮尘对刘青云表示感谢,离开石家村后,向着藏边而去。他一路打听,最终来到珈蓝大师修行的寺庙雪山下。

    那是一座连绵数百里的山脉,一座座奇峰耸立,常年被积雪覆盖。到了冬季,更是满满的银白和黑色巨石。

    珈蓝大师所在的寺庙就坐落在其中一座山峰中,很容易看到,因为除了白雪就没其他植物掩映。红墙黑瓦,异常显眼。寺庙坐落在山峰的半山腰上,一条陡峭的山路,从山下曲曲折折延伸到寺庙中。

    人流不小,多是来旅游和上香的信徒。

    阮尘随着人群一路攀登上山,来到寺庙中找到珈蓝大师。

    “施主,我知道你会来。”珈蓝大师对阮尘的出现并不意外,只是没想到,他那么快就改变的注意。

    “大师,你误会了,我不是因为信命才来找你的。”阮尘说道。

    珈蓝大师微微看了他一眼,问道:“阮施主,又是为何而来呢?”

    “我想向大师请教,破而后立的心得。”

    “命运使然,果然难以更改。”珈蓝大师微微叹息,他像是看透了阮尘的未来一样,有心想阻止,可阮尘不肯听劝。只能为他的命运叹息,然后将自己死而复生的经历讲述给阮尘听。

    珈蓝大师没石青云那么幸运,是靠自己在无数前人的墓冢中闯过来的。

    “我的进阶地,就在这座雄峰上。”珈蓝大师说道,告诉阮尘,当年他进阶的时候,在山顶被冰封了将近半月,随着开春的第一缕暖风复苏的。

    那是他的选择,跟石青云一样不信什么诡异恐怖只说,非要选择进阶。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他选择极寒的环境,将自己逼上绝路,在绝境中破而后立,最终死而复生。

    他比石青云死亡的时间还长,石青云死了一星期,他死了半个月。好在周围都是皑皑白雪,也没野兽出没,不然没复活也腐烂了。

    也正是考虑到这些因素,珈蓝大师才选择了极寒环境,来保存肉身完整。

    “大师,那你在复活之前,是什么感觉?恐惧,不甘?”阮尘问道。

    “我看到了佛。”

    阮尘顿时皱眉。

    珈蓝大师接着问道:“阮施主,相信有佛的存在吗?”

    阮尘很真诚的摇摇头,就跟他不信命一样,对所谓的神佛另有理解。无非就是跟他们一样的异能者,被普通人在不能理解的情况下,给予神话的产物。

    就像西方的那位圣人耶稣一样,神父曾告诉过他,耶稣很有可能是一位智慧超然的强大圣者。现在想来所谓的死而复生,正是耶稣破而后立,进阶六级的过程。

    只是耶稣死而复生的过程更短,只有三天。阮尘一度认为,耶稣极有可能是一位智力方面的增强系异能者。就更不要说神佛了,无非也是一些被神话了前人而已,跟他一样,身怀各种强大能力。

    “信则有不信则无,以前我也不信,当我真的看到了的时候,才明白何为敬畏。是佛指点了我重生的时机,我才得以破而后立。”珈蓝大师说道。

    还是那么有玄机,不过这次阮尘却听出了一些意思。

    “大师是说,你是凭信念才成功的?”

    珈蓝大师微微笑了笑,露出欣赏的神情。阮尘如此年轻就已经到了五级,可谓是天赋超然,并非全靠《天谴神卷》才能进阶如此快,他的悟性很不错,这也是他进阶快速的原因之一。

    阮尘听了珈蓝大师破而后立的经过,不禁又陷入沉思。从珈蓝大师的话中,阮尘不止发现死而后生的关键,还发现时间的长短也不确定。

    珈蓝大师是半月,石青云是七天,会不会有时间更长的,或者比三天更短的。这很难说,阮尘对自己要“死”多久,才能复活也不清楚。

    考虑到万一失败,又不想暴尸荒野,阮尘请珈蓝大师帮忙,如果他真死了,请珈蓝大师将消息告诉他母亲。

    至于怎么看他是否真死亡,这倒是不难。阮尘想到了命灯,他的命灯还在,如果真死了相必命灯也就灭了。

    “前路艰险,还请阮施主做出正确选择。”珈蓝大师也劝他,同为六级圣者,不止石青云有那种诡异的恐怖感,他同样也有。

    “多谢大师告诫,我明白。”阮尘说道,暂时告别了珈蓝大师,回到潼关。拿上命灯,再回藏边。既然珈蓝大师是在雪山上破而后立的,阮尘也决定在这里一搏,这样就算真失败死了,还有人能帮着收尸。

    在离开之前,阮尘先跟公孙衍通话过,告诉他他也许回不来。如果失败,请公孙衍将母亲和妹妹带回华夏,并将兰氏国际集团还给兰家。

    “很危险吗?”听到阮尘这么郑重的嘱托,公孙衍心头直发毛。

    “九死无生。”阮尘说道,没有跟公孙衍多讲,告诉公孙衍,他若成功,自然会回去。如果长时间不见他,可以到雪山找珈蓝大师。

    嘱咐完公孙衍,阮尘便带着命灯回到雪山寺庙,将命灯交给珈蓝大师。这不一定能管用,阮尘也只是推测。也许他死了还没复生,命灯也就跟着灭了,只是这么做,心里放心点至少不会暴尸荒野不是。

    阮尘将命灯交给珈蓝大师后,独自沿着寺庙后山小路上雪山攀登,前面没了路,他便踩着厚厚积雪前行。一直来到珈蓝大师所说的那座小山洞,阮尘才停下。

    雪山上很冷,空气极其稀薄,阮尘在这峰顶的山洞里渡过两个黑夜,逐渐的他生机消散。但是他并没立刻死去,就像石青云说的一样,意识不灭,只感到无尽的黑暗和寒冷。

    意识在变得模糊,不知道过了过久,只有黑暗无边。

    “我不能死!”阮尘不断告诫自己,可时间久了,意识跟身体的连接彻底断绝,再无一点生机可言。

    他的身体被冰封,成了一座丰碑,在寒冷中与冰雪融为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