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别闹,薄先生! > 第1996章 赔

第1996章 赔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许清知脸上的笑意,此刻,毫不掩饰地展露在了他面前。

    黎墨的脸色当即就又阴了下来。

    “你笑什么?”声音简直就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

    被男人拆穿,许清知吃索性也不勉强自己压抑,“噗”地一声低声笑了出来。

    “我昨天也给Moon洗澡来着……”

    黎墨顿了一秒,眉心金宁又猛然扩大,“所以昨天晚上你也是用我的毛巾给它擦的身体。”

    许清知则在他面前笑个不停。

    “不然我还能拿什么给它擦,你看看它,第一次洗澡的时候有多可怜吗?”

    黎墨额头上的青筋狠狠跳了跳,它可怜,跟他有什么关系?

    “许清知……”

    许清知一点点收回脸上的笑容,“行了行了,大不了我赔给你,你别跟我吼……”

    她一边说着,一边拉过黎墨手中的毛巾,继续给小Moon擦起了身子。

    黎墨被她急刹车的态度弄的气都憋在胸腔发不出来。

    目光凶狠地望着那只被伺候的眯着眼睛呜呜咽咽的狗子好半天,才怒道:

    “赔我!我今晚就要用。”

    许清知的动作一顿,有些意外地看着这个站在自己身边突然耍无赖的男人。

    她朝着四周看了看,反正洗手间里有关他的东西,除了给小Moon 留着的这条毛巾,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你今晚就先将就一晚,我明天给你买……”

    “那我今天晚上用什么?”

    许清知犹豫了一下,将狗子身上的毛巾往他面前递了递。

    “要不我把这个洗洗……”

    黎墨的眸子危险的眯了起来。

    “你觉得可能吗?”

    “……不可能。”

    给狗子擦了身体的毛巾,就算她洗个一百遍,他也不见得用。

    许清知抿了抿唇,有些纠结。

    可她现在到哪里给他找个新毛巾来啊?

    黎墨看了她几秒,又道:“赶紧收拾,现在就出去给我买。”

    许清知蹙眉,刚刚为了楚亦那尊大佛,她都因为冷没有出门。

    现在为了一条毛巾……而且她还刚刚洗了澡。

    “我……”

    “你想拒绝?”

    许清知哑口无言,她的确是不想出去。

    黎墨却不由分说,沉声留下一句“快点”便率先除了洗手间。

    等到黎墨离开,许清知气的用毛巾揉着小金毛,嘴唇嘟嘟囔囔,对象显然是黎墨无疑。

    给小Moon擦干身子,她又给自己垂感头发,随便找了里衬衣,毛衣和羽绒服穿上,沈着脸心不甘情不愿地下了楼。

    黎墨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看到她下来,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才拿起茶几上的车钥匙站起了身。

    “走吧。”

    许清知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你也要去?”

    黎墨冷冷地瞥了她一眼,“我很不放心你,谁知道你会暗地里对我的东西做些什么?”

    许清知抽了抽嘴角,这厮是有被迫害妄想症吧。

    她没说话,双手插在羽绒服的两个衣兜里,径自走到玄关拿上钥匙便打开了门。

    大晚上的寒冬,一打开门,就有一阵森寒阴冷的寒气扑面而来。

    许清知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真是冤家。

    可也怪她,当初也不知道哪来的一股子冲动,把黎墨的东西全给扔了。

    不过当初也算解气。

    算了,发生就是发生了,她敢作敢当。

    不就是给他重新买新的。

    完全没有想过,当初被黎墨发现时,她各种找借口的事情了。

    黎墨在她身后换好了鞋,长臂越过她的头顶,直接将门推开,推着她走了出去。

    “赶紧走!”

    门口就停着黎墨的车,黎墨仗着一双大长腿,几步就跨到了许清知前面。

    许清知被迫在原地停顿了一会儿,不屑地撇撇嘴。

    腿长了不起啊。

    她也有!

    低头朝着自己下半身看了一眼,羽绒服把腿遮住了三分之二。

    “……”

    无语间,黎墨已经打开了副驾驶的门,回头不耐地催她。

    “快点上车!”

    许清知闻言,下意识地就连忙往前走了几步。

    提着羽绒服上车后的第一感觉,就是好暖和。

    车子里的温度,绝对不是刚刚上车的时候开的。

    而显然,黎墨根本还没有上车。

    这么说来,他应该是……早就提前把车子里的空调打开了。

    车子里的温度似乎流窜到了心里,鼓胀胀的温暖。

    她就是这么没出息,黎墨一点点的贴心,在她这里,几乎都要放大百倍。

    因为,实在是太难得了啊。

    “嘭”地一声,车门关上,黎墨也绕过车身上来而主驾驶,娴熟地启动车子离开了小区。

    许清知全程没有说话,两个人难得这么平静的独处,她也不知道要跟他说些什么。

    公寓就在市中心的边缘,能住得起这边公寓的,毫无疑问非富即贵,所以并不缺大型超市。

    也就短短几分钟的车程,便到了超市。

    许清知自行解开安全带,两个人同时下车。

    均是沉默着一起往超市大门走。

    许清知先走了几步,在门口推了推车。

    黎墨抿唇看着她的背影,神色无波。

    入口就是零食区,许清知推着车在这里转了好久,薯片,干果,山楂片,辣条……看了一路,吞了一路的口水。

    其实现在的食品安全应该把控很严格的吧……

    她慢慢站在一排放着薯片的架子前,缓缓朝着那袋烧烤味道的薯片伸过去的时候,手上突然被打了一巴掌。

    要说疼也不是很疼,但还是有感觉的。

    “想干什么?”黎墨沉沉地看着她,道:“别忘了你来是干什么的。”

    许清知摸了摸自己被黎墨打到的手,“反正来也来了,顺便买点儿其他东西不应该吗?”

    “顺便?”

    黎墨冷哼,“你已经在这里随随便便逛了二十分钟了。”

    许清知:“……”

    “赶紧走。”

    许清知的视线依依不舍地从架子上移了回来。

    那副样子,看起来真是可怜。

    黎墨扫了一眼她刚刚要抓的袋子,抿了抿唇,“这些东西不健康。”

    许清知心情低落,不过她刚刚也的确抱了侥幸心理,觉得偶尔吃点儿,对宝宝也没什么影响。

    但是如果她真的图过嘴瘾,她之后肯定又是要后悔的。

    再没有在零食区停留,许清知直接到了日常用品专区。

    她只想着给黎墨买毛巾,就算到了现在,她都觉得,黎墨今天有点故意为之的意味。

    挑了一条适合男士的灰色毛巾给他,不管是材质还是价格,她自然选的最好最贵的,只为了防止黎墨再没事找事。

    “这条你看行吗?”

    黎墨扫了一眼,“是你买东西还是我买东西?”

    “是我给你买东西。”

    “所以你说了算。”

    许清知顿了顿,直接将手中的毛巾扔进了车筐里。

    “好了,走吧。”

    黎墨站在原地冷冷看着她,“你在逗我?”

    许清知:“怎么了?”

    黎墨眉心紧紧皱了起来,“你把我的东西扔的一干二净,结果你只给我买条毛巾?”

    许清知心中微微挑了挑,“……你……要那些东西……放在家里?”

    黎墨脸色沉的可以滴水,“不然我用什么?!”

    许清知眸子颤了颤,抿了抿唇,默不作声地重新返回去,牙膏,牙刷,牙缸,洗面奶,刮胡刀,喝水杯,碗碟,拖鞋……

    当初被她扔掉的那些东西,她统统一件不落的买全了。

    怀着一种什么心情呢?

    没出息的期盼。

    心里在猜想,他要这种东西,是不是以后会经常住在家里……

    黎墨一直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每当买一件东西,都要站在货架前,细心研究的样子,竟是出奇的平静。

    印象中,他几乎从来没有来过超市这个地方。

    更别说他会有这么多的耐心陪着人逛来了一个多小时。

    许清知买好所有的东西,又买了一些水果,这才结束购物,两个人去结账。

    晚上人不多,黎墨始终跟在许清知身后,看着她一件件将东西拿出来扫码,他则百无聊赖地站在后面看着摆在收银台上的几个小架子。

    棒棒糖,口香糖,巧克力,还有一些外形奇怪的东西……

    有几个卡通公主模样的小瓶子,莫名其妙吸引了黎墨,他伸手拿起来,研究了一下,看到后面有个按钮,便按了一下,瞬间,一阵叮叮咚咚的音乐响起,紧接着就是几声小孩的歌声:“两个小娃娃呀,正在打电话呀,喂……喂……喂……你在哪里呀……”

    超市人本来就不多,这声音非常突兀的响起,不禁引来了所有人的目光。

    许清知也转头,惊讶地看着他。

    黎墨自己也着实被惊了一下,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他脸色铁青着再次摁了一下按钮,将它放到了结账台上。

    许清知看了那卡通娃娃一眼,再抬头,黎墨已经转头,胡乱从架子上又拿了几个东西。

    明显看到他的耳朵在泛红。

    许清知扯了扯唇,难得看到他窘迫的样子,实在是觉得……有点可爱。

    最后黎墨又往收银台上扔了一堆东西,看周围的人还在关注他,抿了抿唇,对着对面的结账员道:

    “看什么?我妻子怀孕,买个玩具给我女儿不行?”

    结账员尴尬地笑了笑,再次低头继续扫码。

    谁也没说不行啊?

    一直到全部扫完,三个大袋子,最后还有一个黑色的小袋子。

    现在这年头,女孩子普遍胆子大,看见帅哥,也敢心血来潮调戏两句过过瘾。

    将最后一个袋子递到许清知手上,却是看着黎墨笑眯眯道:“虽然现在太太刚刚过了孕前期,不过那种事情还是要节制一下哦,为了宝宝好!祝你们幸福。”

    黎墨蹙了蹙眉,现在这些女孩子,都这么厚脸皮吗?什么话都敢往外说?

    什么刚过了孕前期,就需要节制了。

    许清知也不清楚这结账员为什么突然这么说,但是把两个人之间那种私密事说出来,她这辈子就稀里糊涂经历过那么一次,在繁星面前她是经常打嘴炮调侃她,如今突然被别人调侃……

    有的体会到繁星的感受了。

    苍天绕过谁。

    黎墨也懒得理会这些厚脸皮的女人们,抬脚越过许清知,将旁边三个满满当当的袋子提到手里,没好气地说一声“走了”之后,便铁青着脸大步离开了。

    许清知提着那只黑袋子连忙跟了上去。

    黎墨将几个袋子一股脑都放到了后车座,转身将许清知手中的黑袋子也扔进了另外一个袋子里。

    两个人双双上了车。

    回到家,黎墨将装着水果的袋子扔到了厨房,提着剩余的两个袋子直接上了楼,进了卧室。

    许清知进去的时候,他已经将两个袋子放到了床边的柜子上。

    “你这……”

    许清知心里大概猜出了他的意思。

    黎墨淡淡道:“物归原位。”

    许清知沉默了半晌,还是朝着那两个袋子走了过去。

    一番收拾过后,洗手间里,浴室里,重新布上了属于黎墨的东西。

    许清知有些恍惚,只是短短几天的时间,她再看到这些东西重新出现在原来的位置上,竟是觉得,哪里都是满满当当的。

    它的东西,存在感依然这么强烈。

    黎墨全程“监督”,看到最后的结果,很满意地点点头。

    这才像话。

    外面还有半袋东西,应该是他的碗碟,喝水杯,拖鞋,还有他最后拿的那些玩具,口香糖,巧克力等等。

    再次走出洗手间,将撕扯下来的包装盒和标签收拾起来,看到黎墨买的那只会唱歌的玩具,忍不住拿了起来。

    黎墨后脚出来,就听到一道刺耳的声音。

    许是想到了黎墨当初在超市的窘态,许清知忍不住笑了笑。

    看到他出来,将音乐关掉,对着他晃了晃手中的小玩意儿。

    “不是女儿,是儿子。”

    黎墨脸色难看地看着她手中的玩具,“什么?”

    许清知抚了抚自己的肚子,再次道:“他,不是女儿,是儿子。”

    儿子……

    黎墨视线放到她的肚子上,心中居然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在流窜。

    “嗷嗷嗷……”

    小Moon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床上,他们说话的期间,自己瞅准了扔在床上的那只黑袋子咬了起来……

    【抱歉,下午那张章来晚了~~凌晨的就先不要等了,我写的很慢,会很晚,明天看~~希望大家票票不要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