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 > 第1237章 余音绕梁(34)

第1237章 余音绕梁(34)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明殊吃东西的功夫,傅云柏已经将男人审了一遍,男人似乎被吓坏了,说话颠三倒四。

    一个劲的说明殊是恶魔。

    “你对他干了什么?”傅云柏迟疑的问明殊。

    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普通人可以抓住异能者,还能让异能者这般样子。

    “他的异能不是制造恐惧吗?被反噬了吧。”明殊瞎扯。

    “……”信了你的邪。

    傅云柏看向旁边的易姣姣。

    他让人将易姣姣扶起来,绑在椅子上,松开绑在她嘴里的树藤。

    傅云柏:“……”她还真是就地取材啊。

    “易小姐,你能解释一下吗?为什么你会和这个人一起,你们想干什么?”

    易姣姣看一眼男人:“我是被威胁的。”

    “威胁?”傅云柏似乎笑了下,他转回桌边坐下:“易小姐,你到管理局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明殊拖着吃的往旁边挪。

    傅云柏:“……”

    易姣姣没注意到明殊和傅云柏,她扯着嘴角冷笑:“傅先生,不是你让我留下的吗?”

    傅云柏:“可是你骗了我,山海会的事,并不是你做的。”

    易姣姣瞳孔微微一缩。

    傅云柏继续道:“我留下你,只是想看看你有什么目的,不过……”

    他哪儿想到,明殊会把这两人就这么绑来。

    弄得他措手不及。

    易姣姣垂下头不吭声了。

    她一开始就被怀疑了吗?

    怎么会呢?

    易姣姣并不知道山海会是谁干的,她出现在那里也是巧合。

    不过意外知道,捣毁山海会的是个女人,所以在他们问的时候,她就顺水推舟。

    那个时候傅云柏应该是相信的。

    因为她有异能,又身负重伤,出现的原因也能解释……

    可是他为什么会怀疑?

    “易小姐,能解释一下,为什么你要说是你摧毁山海会吗?”

    房间突然安静下来。

    气氛古怪压抑。

    易姣姣突然冷笑一声:“山海会的事,我什么都没说,是你们自以为是我做的。”

    傅云柏皱眉。

    当然在现场找到受伤的易姣姣,而易姣姣又救下几名异能者,间接的证据下,他们询问之后,易姣姣又没反驳,仿佛就证明了。

    当时他们脑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被驴踢了。

    “既然不是你做的,为什么要默认下来,进入管理局是你的目的?你想进入管理局做什么?”

    易姣姣看向傅云柏,她缓慢的笑起来:“我并不想进入管理局,你们请我留下的不是吗??”

    傅云柏:“……”

    “她不说,你就打她呗。”明殊在旁边出谋划策:“打到她说为止。”

    “桑音小姐,我们是正经官方组织。”

    “哦,那我来?你们开零食吗?”

    易姣姣一听明殊的声音,就似一头被激怒的母狮子。

    “桑音你明明被刺中心脏,为什么没有死?!她就是一个怪物!”

    后面一句话是对傅云柏吼的。

    傅云柏:“……”

    刚才还挺冷静的一个人,怎么桑音说一句,她就跟被人杀了全家似的。

    明殊发挥现编技能:“我的异能大概是……死而复生?嫉妒吗?嫉妒不来的,这都是看命。”

    易姣姣:“……”

    易姣姣突然挣扎起来。

    她要杀了这个贱人!

    “她就是一个怪物,她是怪物,你们不杀了她,会后悔的,你们会后悔的!”

    傅云柏视线在明殊身上扫一圈,她身上确实有很多血,可是易姣姣和男人身上几乎没有大的出血口。

    那些血是哪里来的?

    易姣姣这人也是神奇,傅云柏将她和明殊隔开,一问正经问题,她就迅速冷静下来。

    傅云柏最后没法:“桑音小姐,麻烦你去问。”

    明殊伸手。

    傅云柏忍了忍:“让濛濛给你做。”

    “厨娘当然给我做,你的是你的,她的是她的,怎么能混为一谈?”

    朕才没那么好敷衍!

    傅云柏嘴角抽搐,让人去拿零食过来。

    明殊拿着零食,拖着椅子,慢吞吞的坐到易姣姣面前。

    她冲易姣姣微微一笑。

    易姣姣怨毒的瞪着她。

    外面晨光乍泄,天地渐醒,第一缕朝阳跃出地平线。

    -

    阳光落进房间,笼罩床上的人。

    少年睫毛颤了颤,犹如振翅欲飞的蝴蝶,在苍白的脸上刷下小片的阴影。

    他抬手挡住眼睛,好一会儿才适应这样的光线。

    少年撑着身子坐起来,被子滑落,睡衣凌乱,隐约露出他白皙的胸膛。

    他微微垂眸,腰间横着一只胳膊。

    他微微侧目,少女埋在被子里,只露出几缕头发。

    他拉开被子,少女睡得正熟,他坐了片刻,慢慢的躺回去,侧着脑袋看身侧的人。

    最后忍不住在她在唇瓣上亲了亲。

    那一下仿佛上瘾的毒药,想要的更多。

    手指微微挑高少女的下巴,他的吻变得炽热起来,舌尖在少女唇瓣上扫过。

    “别闹……”明殊嘀咕声,翻个身,背对着他。

    余深微微有些失望,从后面抱住她。

    朝阳将两人笼罩。

    明殊睡醒已经是中午,余深坐在床边看书,听见动静,便微微抬头,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他放下书,侧身将明殊压回床上,在正午的阳光中,品尝她的美好。

    余深压着明殊平复身体的躁动。

    明殊好笑:“何必呢,受苦的不还是你?”

    “我愿意。”余深咬她唇瓣。

    “你还亲……今天不想下去了?”

    余深有点闷的将脑袋埋在她脖子里:“你什么时候长大啊。”

    “一年九个月。”

    余深更郁闷。

    明殊脑补他蹲在角落种蘑菇的画面,忍不住乐出声。

    余深微微抬眼,少女眉眼间满满的笑意,眸子里仿佛盛满了光。

    而他住在光芒里。

    余深抱紧明殊:“音音,不要离开我。”

    明殊叹口气:“你如果再压着我,我可能真的就要离开你了。”

    “为什么?”

    “饿死了。”

    “我也饿。”

    “那我们下去吃东西?”

    “不要。”

    “……”

    明殊和余深在床上又躺了半个小时。

    *

    【和谐号】

    小天使:全是假车,差评!

    和谐号:我是真车!

    小天使:……你是真车有啥用?打码的!

    复兴号:欢迎跳槽~

    小仙女:……复兴号是哪里蹦出来的?!买票了吗?

    复兴号:买了!

    小天使:买票才是你想说的吧?

    小仙女:嘘,你们知道就行了,说出来干什么。(害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