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丧尸不修仙 > 第二千一百三十章 验证(二更)

第二千一百三十章 验证(二更)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拔鸡毛是个繁琐而耗时的工作,尤其生拔,更尤其这鸡太巨大。

    拔到后来小伙们伤势修复来一起拔。

    黄衣惨不忍睹,光秃秃,皮肤上全是密密麻麻的血点,看不出原本的雪白之色。

    很遗憾,这么大一只鸡,只能夜溪一个人吃。

    因为他已经变异了,皮肉里充斥着外敌的能量。

    好在鸡毛仔细清理一番还能用,于是一群人坐分鸡毛,流着口水看夜溪割肉下火锅。

    夜溪邀请竑:“如此浓厚的魂力,不如一同品尝。”

    竑口水哗啦啦的流,又渴望又排斥,克制的摇头:“你别哄我,他的魂力也不干净了。”

    “我吃不干净的,干净的给你。”夜溪很大方。

    “不要,肯定分不出来,他是头头。”

    为了自己能多活一天,竑早不吃自己没吃过的东西。

    夜溪遗憾,琢磨开:“为什么他的神魂被改造的比肉身还厉害?”

    老鬼对竹子服气:“创世轮里三巨头,玄衣红衣黄衣,全栽你们师徒手里了,一个照面就死,你们师徒这运气,天道都安排不来。”

    笑他:“我有个想法,不然你就守在战场算了,反正他们肯定还要和外敌联系,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竹子摇头:“太被动。”

    蒙田:“且,外敌一定指望着傀儡才能成事?”他往虚空里一点:“战场又变大了。”

    几人沉默,看着年轻孩子们分鸡毛,片鸡肉,下火锅,夜溪一个人吃得满嘴油光一脸满足。

    黄毛:真的不要松开我的嘴大家交流一下吗?不需要审问逼问拷问一番吗?

    呵,说战场那边是大神魔宇宙的蠢货,能问出什么有价值的消息?

    比山还要大的一只黄毛鸡,全进了夜溪的肚腹,吃完肉又把人家肉冠啃掉开了颅。

    非常非常大的一座脑花山,里头的脑花已经坚硬如山,金刚石山。

    夜溪与众人玩笑:“说明他已经无可救药。”

    众人一起开山,最终找出来一片芯片,仍只是薄薄小小的一片,并未跟着脑袋的变大而变大。

    夜溪挠头,问众人:“这些脑袋里长了芯片的人,你们谁见过他们有复活的分身之类吗?”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虽然不确定,但真的没见过。

    夜溪难解:“玄衣红衣黄衣,这等层级的人,会没有神族给自己留命的最常规手段?”

    无归:“你怀疑这些被外敌控制了的神族不能——分裂?”

    夜溪:“我只是奇怪,怎么无一人复活来找我报仇呢?”

    无归看萧宝宝。

    萧宝宝笑:“这个简单,问茶——小茶。”

    想到自己曾喊师傅的人原来生了一张那样嫩的脸,他真是——呵呵。

    比他还好看,呸。

    “对,那些人有没有分身,小茶肯定知道。”

    剩下的骨头什么的竹子一把火烧干净,神魂也被夜溪吃掉。

    吃完夜溪发表感慨:“他的魂儿已经不是魂儿,也变异了,变成——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了。”

    那不会吃坏肚子吧?

    “没,我也怕这些东西不好,将能量剥离开单独封存了。”

    所以,她吃黄衣,真的只满足了口腹之欲,能量基本没吸收多少。

    回神界,第一时间找来小茶,问这件事情。

    小茶懵,分身?他很忙,没想到这个。

    “快去查呀。”

    这么多人对着他一个人喊,小茶气,但蒙田也笑眯眯对他点头,郁闷的去了。

    好在这件事并不难验证。

    没几天,小茶转回来,确认了:“那些死在战域脑袋里开出芯片来的神族,的确再没出现过,按说分身之类是必备品,但——从未出现过。”

    摊手:“我进不去敌域,不能亲自找到他们的分身验证。”

    夜溪问他:“你知道他们的分身放在哪里?”

    小茶一愣,什么意思。

    小伙伴们挤眉弄眼。

    萧宝宝哈哈笑着抱住他的肩:“小师傅,劳你走一趟。”

    小茶黑线:“咱俩早没干系了,请你不要这样称呼我。”又警惕道:“敌域我也进不去,要去你去。”

    萧宝宝哈哈一笑:“行,咱俩一起去,你指路,我去看。”

    小茶狐疑。

    夜溪拿出一堆白色的材料,招呼众人一起,看能不能炼制成衣服护罩之类,试了很多次发现极高的温度和极低的温度都能让这种材质融化成一汪清水,而让自己体表保持一个恒定的极高或极低温度值,对众人来说都不难。

    加个护罩而已。

    若是凤屠连护罩都不用,自己放出神火就行。

    两人控制着那材料在身上软软的铺了一层走了,准确的说,是萧宝宝挟持他走的。

    夜溪喊:“别忘了,给我抓活的来。”

    小茶回头似乎想说什么,被萧宝宝一把拉进空间裂缝。

    夜溪笑嘻嘻才要让十蛇王把孩子放出来大家好好玩一玩,就见竹子眉头一皱,忽然走了。

    留下一句:“看好她。”

    对刎交待的。

    蒙田和老鬼随后跟上。

    发生了什么?

    大家面面相觑,看刎。

    刎:“我只能感应到似乎有什么人出现在哪里,具体的还不行。”

    夜溪竖大拇指:“你已经跻身大佬行列。”

    刎得意的笑,复谦虚:“任重而道远。”

    无归看不上他得意,一针见血:“神界都要没了,任不重,道也到头了。”

    气得刎抽他:“便是老神界没了,保住的各家根基依然会崛起,这是诸位始神大人安排好的。”

    严肃看众人:“我们肩负着重振神界的大任。”

    众人不由收敛神色,无声应是。

    夜溪看着他们,心里温暖,又发酸,当初怎么就没人留下拯救母星呢?

    感觉到她的低落,十蛇王默默放蛇娃,被关太久的蛇娃一放出来遍地跑,呜哩哇啦叽叽喳喳,瞬间将夜溪那点多愁善感冲淡去。

    照例吃吃喝喝。

    等回四个人,獬豸族长也回来了。

    但人脸色不太好,眉宇间有些疲惫。

    这是发生了什么吗?

    獬豸族长与她道:“我去了趟鲛族,验证那则传言——”

    众人支棱着耳朵听。

    “他们说是真的,那海眼便在他们族地深不可至处,我试了试。”

    众人不由无语,在不可至处,这果然是编出来骗人的吧?

    “隐隐约约似乎是看到什么,但,无法再向前,试过几次,确定不能为,我就回来了。”

    獬豸族长说完,对竹子道:“不然你以真身去看看。”

    竹子满脸写着不开心。

    夜溪木然:“哈,你跟鲛族关系不好对吧。”

    竹子问她:“鲛族跟谁关系好?”

    王子燎弱弱:“长得好看的。”

    令人压抑的沉默。

    夜溪忍不住幻想自家竹子的真身丑到几颗星。

    被竹子弹上脑袋:“不是你想的那样,听他继续说。”

    獬豸族长继续说:“我回来时,遇到娲神了,打了一架。”

    什么?

    娲神?

    众人睁大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