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良婿,请等等 > 23.再次发病

23.再次发病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说实话,苏暖从不知道自己有这么强的八卦心理。

    在之前,她很少对别人的私事感兴趣,如今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对于莫北那点儿小秘密她就是很想知道。

    可知道了,又有着些许的伤感,因为这让她想到了自己。

    如果齐恒回来找她复合,她想她应该也是会答应的。

    因为只有那么一个男子,曾走进过她的内心深处。

    她可能还会自我良好的对齐恒说,看吧,外面的花花草草是不是没有我好?

    人往往就是这样,不知不觉中便成了自己最唾弃的那类人。

    她现在最庆幸的是,齐恒自从退婚便彻底的跟她划清了关系。

    随着时间,他们曾经的那些过往总会慢慢冲淡,直到她连记都记不起。

    因为小龙虾有些辣,她忙喝了口水缓解不适。

    见其余两人还在吃,她轻声问了句,“你俩不觉得辣吗?”

    徐冉呼着气说,“当然辣了,可是回去之后我就要挨饿了,这顿当然要多吃些。”

    另一个人没回话,而是打开桌上的白酒喝了起来。

    苏暖瞧了一眼继续吃虾。

    很多人都知道天涯何处无芳草,不要独恋一枝花,但现实中更多的写照是多情总被无情恼。

    这时莫北突然站了起来,说是吃饱了要回去。

    苏暖忙摘下塑料手套,然后拉着徐冉去结账。

    也就片刻的功夫,等她俩走到门口人已经不见了。

    见不远处有个小巷子,徐冉说道,“我哥是不是去了里面?”

    苏暖往那瞅了一眼,“也许是,我们过去看看,他心情不好又喝了酒别出什么事。”

    仔细说来,苏暖的心里是很自责的,当初她被齐恒抛弃时,莫北从未揭她短,顶多说几句风凉话。

    今天她的做法,着实是欠考虑。

    巷子里有些阴暗,还没有路灯,苏暖只好打开手机上的光源看路。

    见不远处有人倚在墙上,以为是莫北,她便用光源照了照。

    谁知惹来一阵怒骂。

    徐冉吓得哆嗦一下,“小暖,咱还是走吧,我哥应该没往这来。”

    苏暖点头,“嗯,回吧。”

    就在这时突然从前面跑出一个男人扑向她们,苏暖拉着徐冉赶紧往旁边躲,这时又过来几个人。

    知道这些人是想干什么后,苏暖偷偷报警并拿出了刀。

    她这把刀是正宗的瑞士军刀,可以说是削铁如泥,她已经带在身上很多年,还从未见过血。

    做出备战状态,她对那些人道,“你们若是要钱,我包里有三千现金,若是想要别的,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命了。”

    这里面有不少是喝醉的,有了酒精得麻醉,人的胆子总是很大。

    突然一人往前走了几步,拽住了徐冉的胳膊,苏暖一看,立马握着刀砍了去!

    可能是没想到她真的会下手,那人在吃惊加疼痛之下放开了徐冉。

    不过很快就和苏暖撕扯了起来,这时其他人也开始围向她。

    因为寡不敌众,苏暖开始吃力,想着警察马上就会到,她的心里并没怎么害怕。

    可是,这些人有几个竟是练家子,并且手里也有刀。

    这让她想到眼前的人也许不是普通的醉鬼,而是一些混社会的。

    她一边与人撕打,一边念着警察快来,当听到徐冉惊恐的哭声后,她的精神开始崩溃。

    不受控制的,她的眼神开始涣散。

    不能,她不能让那样的事情发生,她开始疯狂的攻击所有人,开始下死手。

    不管身上的疼痛,她始终紧紧的握着刀,砍倒一个再砍另一个。

    不一会儿,她感觉到有人在帮自己,她想看看那人是谁,却发现眼里只有血。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他为什么会看不到?

    “苏暖,苏暖,你看看我,我是莫北!草他妈的,徐冉你先起来,我们赶紧带她去医院!”

    现在徐冉已经不哭了,正一脸担心的看着苏暖,“哥,小暖是不是受伤了?”

    这时警铃突然响起,莫北啐了一口道,“先别问那么多,你拿着东西我们去那边儿!”

    因为苏暖一直叫嚷,莫北把人打晕了。

    在小巷的尽头是一幢自建的民用房,五六层高的楼房被分成很多单间,分别租给来城里务工的人。

    莫北抱着人去了一栋民房,徐冉瑟缩着跟在后面,身子不停的抖。

    “哥,房子那边儿不是还有一条路可以通大道,我们为什么不去医院?”

    莫北打开三楼拐角处的一间屋子,等把门锁上他才说道,“那边儿估计也有警察,你手机还在没?赶紧给苏暖家里打电话。”

    徐冉听后,忙去拿手机。

    在徐冉打电话的空荡,莫北检查了下苏暖的伤,他发现苏暖的身上虽然有不少血却没有一个伤口。

    只是胳膊上有些淤青。

    看到人没事,他疲惫的躺在了床上。

    一刻钟前他还在醉醺醺的骂那个负心女人,这才多大的功夫,他竟跟小混混们来了场血拼。

    若是腿脚慢点儿,闹不好还得进局子,果真人生无常。

    自建房的单间很小,里面也没什么摆设,除了张双人床就是把椅子,连个桌子也没有。

    现在床被苏暖和莫北占了,徐冉只能缩在椅子上,她刚才受的惊吓太大,现在还有些回不过神。

    “哥,若是你刚才来的晚些,我可就惨了,你不知道,他们把我外套都脱了。”

    莫北起身摸摸她的脑袋,“放心吧,你嗓门那么大,我就是在南极都能听到。”

    “嗯,我就知道你是好人,我们刚才动静那么大,肯定也有别人听到,都没一个来帮忙的,要不然小暖也不会犯病。”

    莫北露出一个吃惊的表情,“你知道她有病?”

    徐冉点头,“初中有一个学长喜欢她,在表白的时候有拉过她强吻,她就发病了,不过这些年来一直挺正常的,她好像忘了之前的事。”

    正常什么啊,莫北把他那晚看到的和徐冉说了说。

    最后两人一致认为,苏暖需要系统的治疗。

    这时外面有人敲门,听到熟悉的声音后,徐冉赶紧开门。

    来人是姚叔和李姨,还有私人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