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大昭女相 > 第五百九十一章 来接

第五百九十一章 来接

作者:奔向原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江月棠的头如火烧般的烫,而且烧得整个人都陷入混沌当中。

    甄慧媛忙叫来两名丫鬟,一起将江月棠给扶下了马车,然后半扶半抬地将江月棠移进了屋。

    陶老夫人则立即派人去请大夫来。

    大夫诊断后认为是途中受寒加上长途奔波劳累所致,给江月棠开了几服退烧药和滋补药。

    一日后,江月棠的病情并没有得到好转,反而更加严重了。

    江月棠让家里人去请了了法师来,家里人同意了。

    了了法师看过后说:“是内心受到了强烈的冲击,不过别担心,我有药治疗。”

    于是了了法师回寺庙去拿药,下午时候,他带着三个小瓶子来到江府,对甄慧媛说:“每日给她服用这三种药丸三次,每次各药丸一粒,大概两到三天能好。”

    果然,两天后江月棠便好了。

    江月棠亲自带着礼物去寺庙向了了法师道谢。

    在江月棠临走时,了了法师对江月棠说:“前世的事,就此忘掉吧。”

    江月棠心头微愣,木然地顿住,但是很快便想通了,回过头朝了了法师拱手道:“好的,多谢法师教诲。”

    下山时,江月棠的脚步变得前所未有的轻盈。

    是的,放下过往吧,往前看,往前走,前面还有很多的风景和挑战在等着自己呢。

    大昭57年的春节过得极其的简单,这是江月棠的主张,也是江传雄心底的想法。

    那天晚上,陶老夫人看着江月棠感慨道:“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间你就十二岁了,想起你当年出生时的情形,还好像是在昨天呢。”

    说毕,陶老夫人擦了擦眼角的泪。

    江月棠忙说:“长大也好,长大就可以照顾你们了。”

    江传雄也感慨道:“现在我们倒还用不着你照顾,你好生锤炼自己吧,以后家事、国事都有你操心的时候。”

    “是。”江月棠忙说。

    这晚入睡前,江月棠在浴室内仔细地端详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因为已经开始发育了,因此体型已经表现出了女性的特质,如果穿单薄的衣服时,很容易就能看出性别来了。

    江月棠拿了一条洁白的长布条,开始从胸到腰一点点地裹,将布条全裹完,正好将玲珑的曲线给掩盖掉。

    她拿件衣服穿上,立即又感觉自在从容了。

    于是她决定从这天开始用布条裹身。

    就在这时,甄慧媛来到了她的房间,她赶忙出来相迎。

    甄慧媛一看她的腰部和前胸便知她是裹了身,眼光里除了闪过一抹赞赏之后,更多的是隐隐的担心,低声嘱咐道:“日后无论感觉多热,里头的布条都不能再卸下了,否则一个不小心便会被人看出破绽,知道吗?”

    江月棠忙点头道:“孩儿记住了。”

    甄慧媛拉她坐下,将她仔仔细细地端详了一番,叹气道:“这般花容月貌,若是穿上女装该是多么美丽啊!”

    江月棠微笑道:“总有那么一天的,娘亲别担心。”

    甄慧媛看着她点了点头,然后说:“‘日月流星刀’的方昭恒方大侠大概年初三或者年初四便会来到,届时由他带着你行走江湖。”

    江月棠忙说:“好。”又问,“我想跟方大侠学习‘日月流星刀’刀法,你觉得可以么?”

    甄慧媛看了看江月棠单薄的身板,道:“我个人是不太赞成你学的,不过如果你实在很喜欢,等方大侠到的时候我和你阿爹跟他讲讲这事,看看他什么意见。要是他也愿意,那你就学学吧,反正会点武功也好,一来强身健体,二来危急关头能防防身。”

    江月棠忙笑着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年初三中午,方昭恒到了江府,随同他一起来的还有两位‘日月流星刀’派的弟子。

    几年没见,方昭恒已经由当年的英气青年变成了稳重的中年男人,他已经三十五岁了,三年前娶了妻,如今已是一儿一女的爹,不过他爽朗的性格依旧没变,那双眼也依然清澈如水,并且眼底如同当年一样闪烁着坚定的光。

    这是一个见惯江湖风云变幻并且始终心怀大义的人的眼睛。

    江月棠很清楚,跟着这样的人行走江湖是安全的,并且会得到周全的照顾。

    于是她首先上前来朝方昭恒行礼,恭敬道:“日后就劳烦昭恒哥哥照顾了。”

    方昭恒忙起身回礼道:“小公子客气了。”又看着江月棠问,“小公子今年多大了?”

    江家人微笑道:“十二个年头了。”

    方昭恒也微笑,感慨道:“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呢。”

    说罢他又看了江月棠几眼,觉得江月棠虽然身材属于高挑类型,但与同龄人想必似乎还是略显矮了点。

    照这么看来,这小公子日后未必有江首辅这么高大,方昭恒在心里道。

    然而这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江月棠的优点也颇多,日后的成就未必会比江传雄的小。

    是夜,江家设宴招待了方昭恒三个。

    晚膳过后,江传雄、方昭恒和江月棠三人聚在江传雄的书房议事。

    “今年(大昭57年)的‘九五赛’(第十九届)我想不让月庭参加了,届时如果陛下要她参加,我就说她跟随你们行走江湖去了。”江传雄对方昭恒低声说道。

    这事也是江传雄首次提,因此他也看向江月棠道:“我这么做是为了减少争议,多年之后你会明白我的苦衷的。”

    江月棠现在就明白了,因此点头道:“好,我听您的。”

    方昭恒不解道:“上一届时小公子的表现如此之好,我猜想陛下这届肯定也希望‘他’参加的,这么一来,您这边要想说服陛下恐怕就得费上一些口舌了。”

    江传雄点头道:“我知道,具体的理由我已想好,过几天便会亲自去跟陛下讲。”

    方昭恒点头道:“行,要是陛下那边实在强留要求小公子去参加,到时您就派人给我这边送个信来吧,我收到信后会亲自将小公子送回来。”

    江传雄赶忙道谢。

    江月棠便趁机向方昭恒提出了想跟他学‘日月流星刀’刀法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