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大昭女相 > 第四百五十五章 等待

第四百五十五章 等待

作者:奔向原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深了,萧棣元还没有睡,负手立在窗前静静地看着外面。

    丁聪站在他身后不远,目不转睛地注视着他,但是又因看不见他的神情而不知他此时的心情如何。

    这个时候正是适合谈谈心的时候,于是丁聪上前几步轻声道:“二殿下,请恕奴才多嘴,您此次大比是故意输给江小公子的么?”

    若不是有了上次陪同萧棣元秘密到昭国去见昭国皇太后的经历,丁聪不会这么说的,但自从有了那次经历以及有了最近萧棣元和昭国来的周荣合作的事,丁聪隐约觉得萧棣元现在的心是向着昭国的。

    这也难怪,一个已经大致知道自己真实身份的人,心里当然是会向着自己的故国。

    萧棣元不置可否地回头看了他一眼,道:“此话怎讲?”

    丁聪微微一笑,道:“因为二殿下您自己心里已经很清楚应该帮谁了,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您明着帮的时候。”

    萧棣元不作回应。

    “但是,二殿下,这往后的日子您又将如何应对?”丁聪不无担忧地问。

    “我自有主张,”萧棣元说,又看了丁聪一眼,道:“这些事,你不要对外透露半分。”

    “自然,奴才自从跟了您之后就没想过要做任何有违您意愿的事,您尽管放心吧。”丁聪一脸诚恳地道,就差没向天发誓了。

    萧棣元转身进入卧室,脱了外面的衣躺下。

    没错,在最后关头他是让了江月棠。

    那一刻,他的心里确实是希望昭国赢的。

    就是这么简单。

    这接下来的日子显然不会太好过,但他也不用熬太久,因为明年他便要就藩了,而现在距离年底已不过三个月。

    在这三个月里,他已做好了承受萧宏时不时的责备的打算,但他也知道萧宏不会要了他的命,因为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要他的命可并非明智之选。

    那他就把这接下来的几个月当做是自己必须要承受的劫难,就像唐僧师徒去西天取经也要经过九九八十一难一样。

    之后,待他就藩后他会有条不絮地实施他的计划。

    目前来看,一切皆在他的把握之中。

    那边厢,梅香抱着小佛回来了,红着脸在江月棠的耳边说了她先前所见之事。

    江月棠听了也不禁小脸一红,微笑着接过小佛,轻抚着它背部的毛道:“见着了自己的夫君,心里很高兴吧?”

    小佛朝她妩媚地喵了几声,然后将头趴在她的膝盖上。

    江月棠就这般默默地注视了它好久才将它抱到它的小窝里。

    然后,她问梅香:“丁聪有提起二殿下吗?”

    梅香摇头。

    江月棠闭上了眼。

    梅香便问:“您担心二殿下被他父王责备?”

    “我没有办法不担心,他现在的处境其实很危险,不过他那么聪明且有办法,想必心里也会有一套应对的办法,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担心他。”江月棠幽幽道。

    他是故意输给她的,这一点没有谁比她更清楚。

    在整场比赛中,她的表现虽然很出色,但如果没有他的承让,其实她根本赢不了。

    现在,她以及整个昭国承受了荣誉,而一切的责难则不可避免地落到了他的身上,她很不忍心,总想着要帮他承担一些。

    梅香也很能体会得了她的心情,温声宽慰道:“可是现在是敏感时期,您还是以不变应万变吧。他不是说他这几天不方便见您么?可见也是在巧妙地保护您的安全。”

    江月棠点头。

    梅香过来帮她更衣道:“明日便要去参加割城会议了,您早点歇下吧。”

    “嗯。”江月棠一边应一边乖顺地躺下。

    次日一大早,五国的选手便聚集在英武殿开会,以商讨割城事宜。

    作为赢国,昭国有权利决定要败国的哪座城,不过前提是那座城得是与昭国的疆域相邻的。

    既然有这个前提,一般赢国不会特别强硬地指定要哪座,因为败国肯定是得割让临近昭国的一座城给他们的。

    人得了好处总要卖卖乖,所以败国愿意割让哪座就哪座吧,只要双方都高兴就成。

    因此,此次会议上作为赢国的昭国并没有提出什么特别的要求,一切都全凭各个败国自主决定。

    于是,大约半个多时辰后便出了结果——曙国割洞云城、昈国割九河城、昀国割大坝城,晔国割张溪城。

    这是初步的结果,最终的结果还得各国的选手将这个初步打算以信件的形式寄回去给他们的国君,由他们的国君做最后定夺。届时,连同回信一起的还有国君亲笔签名的同意书。

    待各国的选手将信件寄回去给各自的国君后,选手们便过上等待回信的日子。

    现在,信件已经寄出,在等待回信的这几天里各国的选手们便可以尽情地玩了。

    江月棠便提议自己国家的队员去那日萧棣元写给她的那几个景点去看看,大家欣然同意。

    于是,一行人痛痛快快地在曙国游玩了两天,到了第三天,江月棠便不太想出去了,于是主动提出想呆在屋里看看书。

    其余几位由于平日里政事繁忙,现在好不容易得了个异国游玩的机会,因此丝毫不想错过,这不,一大早又兴致勃勃地出发了。

    江月棠在房间里看了半天的书。

    这期间,她心里总想着萧棣元。

    不知他这几天是怎么过的,她曾派梅香去悄悄打听,无奈萧棣元的住处外戒备森严,所以梅香最终也没打听出什么来。

    江月棠除了担心他之外也很想见他,但是在这里她又不敢私自给他写信,只好憋着。

    这天下午,有些心烦意乱的江月棠便让梅香陪着往皇宫东侧的那一大片宫殿群走去。

    眼目所见皆是金碧辉煌的宫殿,但这些看起来如此繁华、精美的东西,却并没有给人温暖和幸福的感觉。

    然而,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萧棣元却又有着如此超然物外的气度。

    想到这里时,江月棠又不禁莞尔。

    ..............

    亲们,一更来了。马上来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