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大昭女相 > 第三百九十一章 是真是幻?

第三百九十一章 是真是幻?

作者:奔向原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  江月棠全然了然地点头,微笑道:“是的。”

    他知道她想问他有没有因没体验过多少幸福与轻松的童年而感到遗憾,有没有因此而怨怪过谁,所以一语双关地回答了她心中的这些疑问。

    现在,她忽然明白了,其实她根本无需为他而感到遗憾,因为他的思想已经超越了他的经历。也可以说,他已不再为自己的过去而感到难过或怨恨,他的过去对于他来说就好像是老天爷给他布置的功课,他必定要认认真真地完成一样。

    江月棠忽然觉得身边这个人只要他想,可以做成很多事。

    她握紧了他的手。

    “如果没有遇上我,你的未来规划是怎样的?”江月棠问。

    萧棣元搂住她的肩头,说:“没遇上你之前我从没有想过以后的事。”

    “真的吗?”她有些不敢置信。

    在中原五国人民心中神一般存在的萧棣元,帮助曙国连胜了两届“九五赛”的曙国二皇子,竟然从来没有规划过自己的未来?

    这真的不太像啊。

    “是真的,”萧棣元说,“身为皇子,年少时好好读书,成年后便去封地为王,然后娶妻生子,这人生轨迹是一出生就注定了的,真正能改变的地方少之又少,既然一切都是现成的,我还想那么多做甚?”

    这话并非全是他的肺腑之言,她听出来了,体谅地一笑,问:“你安于这样的安排吗?”

    萧棣元抿嘴一笑,道:“这要看情况。”

    聪明的回答,江月棠笑了。

    此时,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有一人,在匆匆地朝他们一瞥后又快速地离开了,因为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

    江月棠和萧棣元吹了约莫两刻钟的海风后下了山,接着沿海边的沙滩散步。

    在海滩的一角,丁聪在专心致志地往鸡翅上涂抹着调料,旁边一名随从则在清洗着刚从渔农那里买来的小鱼。

    萧棣元牵着江月棠的手沿着沙滩走了一圈,走到尽头时看见岸边有一大石板,便将她抱了上去,然后与她并肩而坐,看向沙滩上零零星星的人们。

    太阳开始西斜了,海面上风平浪静,他们可以看见远处缓缓行驶的船。

    江月棠的手被萧棣元的手紧紧地攥着,能感受得到来自他手心的体温,便有种莫名的安心。

    就这样一直一直在一起吧,她在心里默默地祈愿。

    两人手握着手,肩靠着肩,默默地坐了很久。也许是知道这样的相处时光对彼此来说都太过宝贵,所以反而什么都不想说了,就这样静静地感知着彼此吧。

    终于,萧棣元还是打破了沉默,问:“明年的谋士晋级赛你准备得怎么样了?”

    两人前天才见面时他就问了她此次越级考核的事,已知她已通过越级考核。

    江月棠拿鼻子蹭了蹭他的肩头,说:“最近一边巩固先前所学的一边做老师新布置的练习题。”

    “加油!”他说。

    “嗯。”她微笑,仰脸问他:“你现在还有老师授课吗?”

    “到今年的年底便可完成大部分的了,只有一位老师的课程还会继续。”他说。

    “是不是那位神秘老师?”

    萧棣元俯头看她,问:“你知道他?”

    江月棠道:“听别人说起过,据说他每次给你授课的地点都不一样,而且从不露出真面目。”

    萧棣元微笑点头。

    “他真的一直都不曾露过真容吗?”江月棠颇是好奇。

    萧棣元思索了一下,答道:“他不愿意。”

    “但是你父王怎么会同意他来教你?”

    “这便是他的厉害之处——他有办法使我父王点头。”

    江月棠很想问问他是否怀疑过那位神秘老师给他授课的动机,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必,因为以他之聪明,这里头的道道肯定早就权衡和考察过了。

    沙滩上的人渐渐多了些,大部分都是大人带着小孩来的。

    不多久,沙滩上便传来了孩子们的欢笑声。

    见时候已不早,萧棣元站起来道:“走吧,我们烧烤去。”

    说罢,他先从石板上轻轻跳下,然后将江月棠抱下来。

    两人依旧手牵着手沿着沙滩往烧烤的地方走。

    忽然,萧棣元站定,目光紧紧地盯着一位头上披了件人造虎皮的男人看。

    江月棠也赶忙朝那里看去,但见那披着虎皮的男人学着老虎走动的样子缓缓地朝两个小孩走去,他边走边学着老虎的声音吼,那两个小孩便惊叫着逃跑。

    这虽然是大人和小孩在玩游戏,却让萧棣元的心里翻江倒海般的难受。

    那只“老虎”的四条腿分明就是人的四肢,在缓缓移动时却散发出一种让萧棣元感觉似曾相识的危险气息,乃至于萧棣元猛地变了脸色。

    那四条腿,怎么他好像在哪里见过?看着它们缓缓移动时,萧棣元就仿佛看到了危险在逼近,全身的神经都瞬间绷得紧紧的。

    “老虎”离那两个小孩越来越近了,但并没有马上扑过去,而是围着那两小孩转圈,就在其中一个小孩分神时他忽然向前一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那小孩。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萧棣元的身子如同离弦之箭般朝那小孩扑去,一把将那小孩推出了虎口。

    这时候,江月棠也忽然明白了过来,立即朝萧棣元所在的地方冲去,全然忘记了那危险的“老虎”。

    小孩“得救”了,那扮演“老虎”的爸爸似乎有些失望,他将虎皮拿开,不太友好地瞪了萧棣元一眼。

    萧棣元朝他拱一拱手,客气地说了声“抱歉”,拉过江月棠的手便离开了。

    江月棠发现他下巴紧绷着,似乎想起了什么气愤的事,便轻声问:“怎么啦?是不是方才那情景让你想起了什么?”

    他点头,下巴绷得更紧了。

    她虽然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从他的下巴已大概猜出他此刻的心情,她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轻声说:“别怕。”

    到了烧烤点,两人在丁聪早就准备好的两张凳子相对着坐下,这时,他的心情似乎恢复了过来,对她说:“我小时候.......有过一些离奇的经历,直到现在我也分不清那究竟是幻觉还是真事。”

    江月棠俯身向他,看着他说:“不管那是真是幻,都过去了,现在的你,文成武就,怕什么牛鬼蛇神?”

    她想了想,又道:“如果对方只是一些装神弄鬼的小丑,那你在明处,更不必怕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