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大昭女相 > 第三百三十九章 师徒

第三百三十九章 师徒

作者:奔向原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谢Joyce021打赏的币币和月票,么么哒(づ ̄ 3 ̄)づ。因时间关系这贴的是草稿,修改版大约半个小时后贴)

    .................

    萧棣元早上下完早朝后便去跟萧宏和柳氏辞别。

    他约了他的神秘老师静吾在翊城见面,这事三天前他已请示过萧宏,萧宏答应了。

    这几年里,静吾都要求在京城以外的城市或乡镇给萧棣元授课。一开始时,萧宏很是不解,觉得静吾这要求太过过分了,但仔细想想又很清楚除了静吾之外已无人可胜任萧棣元的老师,便只好答应了静吾的这个要求。

    在萧棣元年纪尚小时,静吾是亲自进宫来给他授课的,如此教了几年后便要求萧棣元到宫外去听他讲课,再后来又转成了到京城以外。

    萧宏忍不住想——再过几年他是不是要求萧棣元到国外去听他的课?

    静吾此人的心思他难以猜测,不过以他对静吾的有限了解,他认为静吾真的有可能有一天会这么做。

    这个自始至终都不曾在他和萧棣元面前露过真面目的人确实也担得起‘神秘老师’之名。

    至于为何不肯露出真面目,静吾在跟他们见面的第一天便解释了——是因为他的脸被一场大火给烧得面目狰狞了,为了不吓着他人,所以他一直戴着低檐帽子,以便将脸遮掩起来。

    因为他的手上好颈脖上确实有几处烧伤的痕迹,所以他们都信了。因为信了,所以这些年里都没有强硬要求静吾露出真面目过,毕竟他们也很清楚——只要静吾不愿意,就一定有足够的理由和办法不让他们看得到他的脸。既然如此,还是别在这种细节上纠结了,况且他已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了,他长什么样对于他们来说已不重要。

    从京城到翊城骑马走需要三天三夜的时间。

    随同萧棣元去的有他的贴身公公丁聪和两名武功高强的随从。萧棣元一身书生装扮,看起来倒比在皇宫时要亲切许多。

    十六岁的少年,正是介于纯真与半成熟之间,身上有种让人心生向往的美好。丁聪和两位随从看着在他们面前策马疾驰、衣袍飘飘的萧棣元,虽然同样身为男人,也难免有几分莫名的心动。

    这样风华绝代、才能高超的一个人,不知再长大几岁时会是何等的有味道。

    他们又不由得感慨——若哪位女子得到他的爱,想必是要让很多人羡慕加妒忌了。

    到达翊城那天,天空下起了雨,但为了如约到达,他们没有避雨,而是没人买了一顶宽沿的竹叶帽戴着继续前进,终于在约定的时间到达相约的地点。

    这是一家建在山间的小客栈,四周除了几乎农家之外并无其它设施,因此很让他们感到放松。

    静吾已经等在客栈里面的一间包厢里了,他的身边只有一位看起来年纪挺小的书童。桌面的香炉上燃着檀香,满屋子皆飘着由它而发出的香味,闻着就让人莫名地心生安静。

    萧棣元进来了,一进门便朝静吾跪下道:“学生见过老师。”

    静吾依然戴着那顶低檐帽,只不过这次穿的却是暗紫色的长袍,比他平时非黑即白的长袍多了几分暖意。

    “你来啦,起来坐下吧。”静吾朗声道。

    从声音可听出他是快乐的。

    不过在萧棣元的印象中他似乎没有忧愁过。也难怪,像他这种经历过大起大伏、游历过那么多地方、见过那么多人事之事且本身境界又高于寻常人的人早已不会被悲喜所左右得了了。

    萧棣元起身,在静吾对面那距离静吾大约三尺远的椅子坐下,道:“算起来我们已将近一年没见了。”

    本来两人约好每个季度见一次的,不过今年由于静吾上半年身体有恙,所以才将讲课的时间一推再推,不过这次静吾会将这几个季度落下的课程全部补上,因此萧棣元这次会在这里待上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是的,三殿下。”静吾微笑道,又说:“三殿下比去年长高、长壮实了不少。”

    萧棣元很是惊讶——他既然戴着那么低檐的帽子,且又并没有将头抬得很高,究竟是怎么看出萧棣元长高、长壮实了的呢?

    “是的。”萧棣元微笑点头。

    现在毕竟是他长身体的时候,自然身体的变化会明显些。

    接着萧棣元问:“老师的身体好些了吗?”

    “嗯,全好了。”

    “先前是什么病?”萧棣元又问。

    他认识有不少名医,说不定其中有人能对静吾有帮助。

    “一些老年综合症而已,不算什么大事。”静吾答道。

    “有请大夫来看了吗?”

    “有。”

    萧棣元便放心了些,遂名丁聪端礼物进来。

    他为静吾精心准备了几件礼物。

    ..............

    也难怪,像他这种经历过大起大伏、游历过那么多地方、见过那么多人事之事且本身境界又高于寻常人的人早已不会被悲喜所左右得了了。

    萧棣元起身,在静吾对面那距离静吾大约三尺远的椅子坐下,道:“算起来我们已将近一年没见了。”

    本来两人约好每个季度见一次的,不过今年由于静吾上半年身体有恙,所以才将讲课的时间一推再推,不过这次静吾会将这几个季度落下的课程全部补上,因此萧棣元这次会在这里待上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是的,三殿下。”静吾微笑道,又说:“三殿下比去年长高、长壮实了不少。”

    萧棣元很是惊讶——他既然戴着那么低檐的帽子,且又并没有将头抬得很高,究竟是怎么看出萧棣元长高、长壮实了的呢?

    “是的。”萧棣元微笑点头。

    现在毕竟是他长身体的时候,自然身体的变化会明显些。

    接着萧棣元问:“老师的身体好些了吗?”

    “嗯,全好了。”

    “先前是什么病?”萧棣元又问。

    他认识有不少名医,说不定其中有人能对静吾有帮助。

    “一些老年综合症而已,不算什么大事。”静吾答道。

    “有请大夫来看了吗?”

    “有。”

    萧棣元便放心了些,遂名丁聪端礼物进来。

    他为静吾精心准备了几件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