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大昭女相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发现

第三百二十一章 发现

作者:奔向原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感谢小P悠悠打赏的币币,么么哒(づ ̄ 3 ̄)づ)

    .........

    那个人称“神羽虎”、年轻有为的李怀变得这般萎靡不振了吗?

    皇太后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样的后果。

    显然,李怀之所以会到这般地步与她不无关系,即便在她之后发生了云蕤的事,但她也知道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她。

    这时她才意识到她对他造成的伤害有多深,才意识到他根本没有她想象中坚强。

    她曾有过瞬间心软,想给他写封安慰的信,她知道那应该对他有用,但她同时又明白这样的一封信在安慰了他的同时又将他们之间的关系拉回来了,不管她用何种语气来写,如何去说明自己的意图,只要她写了这封信,他们就会再度扯上关系,从长远来看,这是要不得的,这不是她的初衷。

    因此,她最终忍住了,她没有写出这样的一封信,尽管她无数次差点忍不住提笔,甚至有一次已经写了三段。最终,她还是狠心地搁了笔,并且不断地提醒自己——这个时候只能让他自己经受考验了。

    所以,在他意志消沉时她其实也在受着煎熬。

    现在,他们是两处煎,但是谁都不敢再打扰对方。

    皇太后狠了狠心,转身回床上躺下了。

    可是,她还是没法睡着,她担心李怀出事。

    如果他出事,她会一辈子不安的。

    怎么办?

    她现在儿子孝顺,儿媳妇也孝顺,还有了两个可爱的孙子,她已经没什么好图的了,只求她在乎的人个个都平安顺遂。

    这天晚上,她几乎没怎么睡,到了临近天亮时才勉强睡着了一会儿,醒来时她发现镜子中的自己两眼通红,神色憔悴。

    她的贴身宫女南嘉见状很是心疼,轻劝道:“太后,过去了的事就不要再想太多了。”

    皇太后叹气,良久才道:“此事终归与我相关,我不能置之不理。”

    “可是您要怎么理呢?您好不容易才狠下心来,如果现在心软,日后不是更伤他的心吗?”南嘉忙说。

    意识到这话不应出自一个宫女之口,南嘉又忙请她见谅。

    皇太后摆了摆手,走了出去。

    李暲洗三那天宫里来了很多大臣和大臣的夫人,这些夫人们免不了要来给皇太后问安,所以皇太后便跟她们聊了一会儿。

    其中有一位夫人问皇太后在李暲满月时会不会请各地的藩王来,皇太后立即脸色一凛。

    李晞满月时是请了各地藩王回来喝酒的,但李暲是二皇子,满月酒就不一定要办得这般隆重。

    然而,皇太后忽然又想到了什么,所以她那日傍晚找李霈来谈话,开门见山道:“暲儿满月时你想不想请各地的藩王回来庆贺一下?”

    李霈觉得请不请都可以,所以微笑道:“儿臣听母后的。”

    “那就请吧,你也可以趁此机会和他们联络一下感情。至于酒席,可以酌情比晞儿满月时少几桌。”

    “嗯嗯,好。”

    “既然你也没意见,那我就安排人张罗此事了。”皇太后柔声说。

    “好的,有劳母后了。”李霈恭敬道。

    “没事,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有些事做做总是好的。”

    于是,皇太后当天便开始张罗此事,在寄给南域李凌的信中,皇太后要求李凌届时将李怀也带上。

    李凌收到了信,但没有将此事告知李怀。

    皇太后竟然在信中明确表示要李怀也随同进京,这不明摆着是想和李怀幽会吗?

    李怀已经被她折磨得够惨了,再去被她折磨一下岂不是要了他的命?

    李凌决定不带李怀进京,如果届时皇太后问起,他就说李怀身体不好不宜远行。

    在收到信的那天晚上,李凌对李怀说:“我收到宫里的来信了,说陛下的次子已出生,让我届时回京去喝满月酒。”

    一直沉默不语、无精打采的李怀忽然来了精神,抬眼问李凌:“是吗?有没有邀请孩儿?”

    这些年但凡宫里有大的活动都会连他也邀请上的。

    “没有。”李凌很肯定地摇头道,又看了李怀一眼,说:“是皇太后亲笔写来的信,她没有说要邀请你。”

    一丝凄然的微笑在李怀的嘴角泛起,他没有再说什么,低头继续喝汤。

    自从皇太后提出与他断绝那种关系后他的身体就变差了,短短一年时间就从原先的生龙活虎变成了弱不禁风,连他自己都惊讶于这样明显的变化。

    人的心境直接影响着人的健康,这话他现在是信了。

    可他也才二十九岁啊,正是男人最好的年华,竟然就萎靡到了这个地步。

    可是,那个人是她啊,风华绝代的国母,他爱恋了十多年的人啊。

    今生今世,她都是他的梦中情人。

    她要折磨他,只需一句话、一个指头就够了,他对她是毫无招架之力的。

    她说不爱他了,不愿意再和他有那种关系了,这就好比是晴天霹雳,将他轰得魂飞魄散了,他还能说什么呢?

    他不是没有努力振作过,可是自从她说了那些话之后他的心里就有了个窟窿,凭他自己的能耐根本填补不了那个窟窿。

    只有她出手帮忙才可以。

    可是那已经不可能了,她不再在乎他,这是显然的。如果她还在乎他,为何不连同他也邀请呢?为何不给他机会见一见她呢?

    她不会不知道,只要能见她一面于他来说都是莫大的安慰。

    现在看来她是故意忽视他了。

    他并不怪她,他只怪自己太过脆弱了。

    李凌看了那封信后便将之夹在了书桌上的一本书上。这里是他的书房,一般人是不敢进来的,所以他并不担心这封信会被别人知道。

    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天下午李怀会到他的书房里来。

    李怀并非故意要看那封信的,他只是来找一本书看。从书架上找到那本书后他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坐下来先翻看一遍。

    如此,他自然而然地便看到了书桌上的那本书和那被夹在书里的信。

    那信封的长度比书要长一点,所以一看便看出来。

    李怀忙将信拆开来看,看完之后神色大变。

    原来皇太后有邀请他进京,而且还特意说了。

    李怀将信放回原处,快步离开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