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大昭女相 > 第三百零七章 难受

第三百零七章 难受

作者:奔向原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江月棠忙将眼泪擦掉,道:“嗯。宋军败的原因有三个,一、内部有奸细;二、将帅吕文德见利忘义,使元军有机可乘;三、宋朝的领导者不重视此战。”

    上官澈点头,叹气道:“所以,打胜仗需要有战略、人心齐、物资足、将领有气节且领导足够重视,缺了任何一个条件都不行。”

    江月棠点头,又问:“老师,宋军为何会在崖山之战中全军覆没?”

    所有关于战败的事例她都格外留心,她知道那是历史留给后人的警醒,是值得引以为戒的。

    上官澈长叹了一口气,说:“攻下襄阳城后,元军大将张弘范率30万大军抵达崖山,准备对南宋实行三面围攻。面对此情况,宋军大将张世杰立即投入迎战之中。这时,有人建议张世杰应先守住海湾出口,以保护向西的撤退路线,但张世杰担心士兵逃亡,所以否决了此建议。

    此时,宋军这边看似有20多万人,但其中有数万人是文官、太监、宫女和没有作战能力的人,因此真正有作战能力的人只有十余万。

    张世杰命人将陆地上的房屋、宫殿等建筑物尽毁,并将两千多艘战船锁成一字连贯在海湾内,又把年仅8岁的宋帝赵昺安置在其中一艘战船上。

    元军到了后,用小船载着茅草和油膏之类的易燃物乘风冲向宋军的船阵,宋军则在船上涂了泥,并且在每艘船上放着一根长木棍,以抵御元军的火攻。元军见火攻不成,便让水师封锁了海湾,又让陆军断绝宋军打柴和打水的路。

    宋军只得吃干粮、饮海水了,十余日后,宋军呕泻不止,张世杰便率军与元军大战,元军擒了张世杰的外甥,逼张世杰投降,张世杰不肯。

    元军大将张弘范怒了,准备猛攻,其手下便建议用火炮来打乱宋军的一字型船阵。张弘范采纳了此建议。

    次日,张弘范将兵分三路,分别守在宋军的东、南、北三面,其中一军先进攻宋军的北边,但是没有成功,便顺势退兵。宋军见状放松了些警惕。

    正午,张弘范的水师忽然正面攻击,并且用布遮蔽掉预先埋下的伏兵。这些伏兵负盾俯伏,在如雨的箭中驶近宋船。宋军虽然极力抵挡,但终归力不从心,很快便失去了抵御力。元军乘胜攻入了宋军的中央。

    张世杰见大势已去,赶忙乘船而逃。

    此时,宋帝赵昺还在被元军围困的某只船中,守护着他的陆秀夫见突围无望,便背着他投了海。随行的军民见状也纷纷投海,人数共达十余万人。

    张世杰逃脱后立即去找杨太后,希望她帮忙想办法对付元军,但杨太后得知宋帝赵昺的死讯后也投海自尽了,张世杰将之葬在了海边。

    至此,大宋王朝彻底覆亡。”

    江月棠掩嘴痛哭。

    上官澈轻拍着她的后背说:“很悲壮是不是?那就是历史啊。”

    哭了一会儿后,江月棠不死心地问:“那位小皇帝,他真的死了吗?”

    “死了,据说在战后的次日,海上浮尸十万,人们找到了陆秀夫的尸体,将之安葬了,而小皇帝的尸体则漂到了元军的区域里。据说元军看见水面上飘浮着一穿龙袍、戴皇冠、脖子上还挂着一个玉玺的小儿,又见其眉清目秀,眉宇间的气势与一般的孩子有些不同,便赶忙将那玉玺摘下交给张弘范鉴定,张弘范确定此玉玺是真的,赶忙派人去将尸体捞回,无奈那尸体已经找不到了。”

    江月棠想到那小皇帝死的时候也是她这个年龄,立即扑到上官澈的怀里痛哭。

    上官澈又长叹了一声,轻拍着她的后背柔声说:“别太伤心,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可她还是很伤心。

    上官澈便知这天不宜再继续讲课,遂跟她说起笑话来。

    一开始时江月棠并不笑,她还沉浸在无比的悲伤当中呢,后来上官澈不断地逗她笑,她才终于笑了。

    上官澈亲自用手帕帮她擦眼泪,擦时见她双眼红通通的,忽然心有触动。

    他赶忙将视线移开,又下意识地后退几分,道:“好了,天色已晚,今晚就讲到这吧。”

    “嗯嗯,我送您。”小家伙忙说,人已经站了起来。

    上官澈看了看小小的她,心头一阵不舍,便俯身将她抱起,紧紧地抱在怀中,感慨道:“要是我能有一个像你这般的孩子就好了。”

    小家伙便定定地看着他,很认真地道:“那我认您做干爹可好?”

    这个请求她不是第一次说了。

    上官澈笑着摇了摇头,道:“不好。”

    “为何不好?”小家伙逗弄着他的发带问。

    他将脸贴在她的小脸庞上,柔声说:“不知道。”

    “老师忽悠我。”她撅起小嘴不满道。

    那么可爱,那么清秀,让他忽然想起那个小皇帝来,他忙在心里‘呸’了一下,朝她笑着说:“老师没有忽悠你,老师真的不知道。”他想了想,道:“如果非要找个理由的话。老师觉得当你的干爹太年轻了,所以不愿意。”

    江月棠愕然。

    他大她十七岁,这个年龄差可以当父亲了呀。

    但她还是宽容地笑了,道:“老师心态年轻,这挺好的。”

    上官澈便抱着她往门外去。

    上了马车,上官澈又不自觉地掀开窗帘看她,直到她小小的身影完全消失在大门口才将窗帘放下,并深深地呼了一口气。

    他发现他越来越喜欢这个小娃了。

    这份揪心的甜蜜让他有时不知所措。

    进了房间,江月棠又扑在被子里哭了起来。她也不知她为何要哭,是为了南宋的灭亡吗?还是为了那些英勇不屈的军民?或者那位小小年纪就殁了的皇帝?或许都有吧。

    通过上官澈今天的讲课,她明白了——再厉害的王朝也会有衰败的一天,如果不注意解决内部矛盾、不注意增强实力、不注意防范外界侵略,朝代更迭的速度可以很快。

    .....................

    亲们,二更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