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大昭女相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收悉

第二百一十九章 收悉

作者:奔向原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分析得很对。”上官澈摸着江月棠的头说,“皇甫谧编撰的《历代帝王世纪》里有曰‘桓王既失於信,礼义陵迟,男子/淫/奔,谗伪并作,诸侯背叛,构怨连祸,九族不亲’,可谓是对周桓王其性格做了贴切的总结,东周时期诸侯崛起,谁都想争霸中原,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之下,常受周桓王压制的郑庄公自然会不堪忍受,因而奋起反抗。这里还有一点需要特别说明的——郑庄公此人极善权谋,又有大志,他是想过要让郑国崛起,从而称霸中原的,这样的人,他自然不会甘于一直被周桓王压制。哦,对了,现在人们常说的‘多行不义必自毙’此话便是出自郑庄公之口。”

    “那么,老师,是不是可以说这场战争是郑庄公想要称霸中原的一个重要契机?”

    “可以这么说,周郑之间的矛盾到此时已非常尖锐,因而发起战争也是情势所迫。但是请注意,是周桓王先发起的战争。”

    “所以可以说郑庄公只是为了反击才出战吗?”

    “没错。月庭,你觉得郑庄公取胜的原因是什么?”

    江月棠凝神静思了片刻后答道:“有三点,一、郑庄公制定了先攻周联军的两翼,再攻中军的作战方式,也即先攻其薄弱再攻其主力,有效将周联军的力量逐一击破,证明了其作战方案合理且正确;二、他开创了‘鱼丽之阵’作战方法,让战车和步兵得到了相互配合和相互掩护,大大地增加了郑军的战斗力;三、在取得作战胜利后没有继续追击,既有效地御了敌,又把握好了进退之间的尺度。”

    “嗯嗯,就是这样。”上官澈赞许道,又微笑着问:“为何郑庄公在取胜后没有乘胜追击呢?你详细讲讲吧。”

    江月棠想了想,答道:“既然郑军此战是出于自卫,当然就不能够逼人太甚,何况郑国当时还只是一个诸侯国,我猜想郑庄公这是出于尊重周桓王也是出于不想引起更大的战争的考虑吧。”

    上官澈便笑了,点头道:“没错,郑庄公此举最主要的目的是使自己的国家免于灭亡,当然,他也图谋称霸中原,只不过也知此时还不具备充足的条件,所以才采取了适可而止的态度......”

    就在此时,梅香轻步进来,在江月棠的耳边轻声道:“少爷,有个人在大门外,说要亲自见你,说有一样东西要亲自交给你。”

    江月棠微惊,忙轻声问:“他有说他来自哪里吗?”

    “没有,只说一定要亲眼见到你才行。”

    江月棠沉思了小半会,点头道:“好。”

    于是江月棠起身对上官澈说:“老师,我娘亲有事找我,我去去就来。”

    其实上官澈从她方才的神情便知事实并非如此,但也不拆穿,体谅地点了点头。

    江月棠遂快步出了书房,然后对梅香说:“让两名护卫跟着来。”

    “是。”梅香立即按吩咐去办。

    不出半盏茶的功夫,两名护卫匆匆赶来,江月棠遂一脸镇定地走在前面。

    梅香和那两名护卫立即亦步亦趋地跟着。

    大门一开,江月棠便看见一个中等个子的男人背对着她而站,穿着一身干净整齐的蓝色布衣。

    听到脚步声,这男人转身朝江月棠微微一点头,然后问道:“请问你就是江家小少爷江月庭吗?”

    说着,他的目光便定在了她的身上。见眼前这小娃儿肤如凝脂、面貌清秀,竟然比女娃子还要秀美,便不觉有些迷惑。

    这人要是长大了恐怕是要比女孩子还要娇艳妩媚呢,他不由得心想。

    江月棠已经习惯了别人第一次见她时的惊艳眼神,淡定答道:“正是,请问你是......”

    来人笑了,道:“你不必知道我是谁,我是受命帮你和一位尊贵的少爷传达书信的。”

    江月棠立即想起曙国二皇子曾跟她说的话,顿时心跳加快。

    是他给他来信了吗?

    “好的,谢谢你!”江月棠忙说。

    那人看了看四周,才快速地从口袋中拿出一封包装得极其严密的信来递给她,然后立刻告辞了。

    江月棠一看那信封上的字迹便全明白了。

    果然是他写来的,她见过他刻在大榕树树干上的字体。

    拿了信,江月棠立即快步往自己的卧室去。

    梅香也赶忙跟上。

    可是正当梅香想跟着进入她的卧室时却被她阻止了,她说:“你在外头等着就好。”

    梅香无奈,只好把已经踏进房间的一只脚给缩回去,不情不愿地守在了房间外。

    江月棠将房间门关上,立即走到窗前把信封拆开。

    待她将层层包裹打开,那串颜色鲜艳的相思项链便赫然出现眼前,她的眼泪骤然而下。

    她本以为他会在信里讲讲他的情况或者问问她的情况的,没想到竟然就寄了一串相思项链过来。

    但是,就这一串项链就足以表达一切了,甚至把无法用语言表达的东西也表达出来了。

    江月棠颤抖着手无比珍爱地抚摸着它,一颗一颗地抚摸着,想着这串项链也曾在他的手中停留,被他所触摸,就仿佛自己现在也在触摸着他一样,心里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幸福在荡漾着,使得她仿佛沐浴在爱的目光中。

    她原来低估了他的心意。

    原来他对她是这样的一种情意。

    她叹气,将唇轻轻地放在那项链上,再一次热泪汹涌。然后,她将它戴到脖子上,再将之藏在领口里面,这样外人便看不出来了。

    佩戴着它,她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满足和被珍爱的感觉,她踏着无比轻松愉快的脚步回了书房。

    她一踏进书房的门,上官澈便朝她看过来,仿佛要从她的表情中搜索点什么。

    “你看起来很高兴,是遇到什么高兴事了吗?”上官澈微笑着问。

    她的好心情已经从她的眼角眉梢里透露出来了。

    她微笑着答道:“因为从今天起又可以天天听老师讲课了。老师讲课就像讲故事一样引人入胜,学生听了既喜欢又获益匪浅,所以很高兴。”江月棠认真道。

    这话也不无道理。

    上官澈笑着摸了摸她的头,久久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