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大昭女相 > 第九十二章 勇敢

第九十二章 勇敢

作者:奔向原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才刚沐浴好,上官家的丫鬟便端了雪梨糖水进来,并道:“少爷让你喝过糖水后到客厅去,他想带你四处走走。”

    江月棠点头。

    她早就听人说上官家堪比艺术馆,所以也特别想认真地参观一番。

    上官澈拉着她的手,带领她一一参观,并细心地给她做讲解。

    曲径通幽的回廊、雕刻着精致花鸟图的窗、修整得一丝不苟的花圃、随处可见的花与竹、充满艺术美感的桌椅和摆设.....

    整体雅致、古朴、内蕴丰富、充满格调。

    一如上官澈给人的感觉一样。

    江月棠望向拉着自己缓步前行的上官澈,总有种他并非来自人间而是仙界的感觉。

    这样的男子其实是极少见的。

    她有时会忍不住好奇究竟谁才合适当他的妻子。

    夜渐渐地深了。在将全宅子游览了一遍后上官澈对江月棠说:“你今晚一个人睡会害怕吗?如果你会害怕的话可以与我同宿。”

    小家伙忙摇头。

    梅香也忙说:“小少爷从四岁开始就独自睡了。”

    上官澈没有勉强,亲自送江月棠回到客房后才离开。

    回到房间后,上官澈并没有马上睡去,而是站在窗前望向江月棠的客房。

    那边还有微弱的灯光从窗口透出,他还偶尔可见她小小的身影在房子内走动。后来,没再见她那小小的身影走动了。再后来,灯光熄灭了。

    “好好睡吧。”他在心里说,这才转身回床安心睡下。

    次日,当上官澈来到客房时江月棠尚未醒。

    梅香和另一名丫鬟将头趴在她床前的那张桌子上睡着了。

    他轻步来到江月棠的身边,默默地注视着她。

    由于没戴帽子,加上夜里翻身时弄散了发髻的缘故,床上的小娃的头发此刻是披散着的。

    这披散着的发越发衬得她脸若春花,娇艳无比。

    上官澈有一瞬间的恍惚,他忙闭了闭眼再睁开来。

    眼前的小娃依然是那么的清秀可爱,但又有种说不出的娇媚。

    这真的是个男娃吗?

    上官澈又不禁想起她昨晚在马车上睡着叫的那几声‘哥哥’。

    他的脑袋里瞬间闪过无数种可能。

    他没有让自己深想下去,立即转身悄悄地退了出去。

    在前往皇宫的路上,上官澈又将江月棠抱在了怀里,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头,闭着眼闻她身上散发的甜香,陷入在一种混沌不清的思绪当中。

    小家伙很乖,在他的怀里一动不动的。

    在他身边时,她感觉到无比的安心和安全。

    而她不知道的是——他此时已经大致地理清了哪些是真实哪些是幻象。

    但他不动声色。

    他知道怎么做才是对她最好的。

    到了皇宫,上官澈要去上早朝,便依旧像上次江传雄所做的那样要了一张小凳给江月棠,让江月棠坐在朝殿外的石狮旁等着。

    当里面传来那句熟悉的‘吾皇万岁万岁万万’时,小家伙开始侧耳倾听。依旧是一个个大臣轮番上奏,然后是支持和反对的声音此起彼伏。

    后来,又有几位官员因为一件很小的事而起了争执,在朝堂上相互指责。

    小家伙便将注意力转移到其它事物上。

    太阳渐渐升起来了,暖暖地照射在小家伙小小的身躯上,她仰头望向那光芒的所在,沉迷于那些光晕的变化。

    退朝了,大臣们陆续走出朝殿。

    江月棠赶忙在人群中寻找着上官澈的身影。

    此情此景是如此的熟悉。

    她忽然意识到——她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把上官澈当自己的亲人看待了。

    上官澈很快便出来了,拉过她的手问她会不会等得很无聊,她摇头。

    他说:“九点三刻钟开始解剖,但我们在九点左右就得去到墓地了,因此须得在八点一刻就出发。”

    然后他看了看天色,说:“还有一刻多钟才启程,现在,你想去哪里走走吗?”

    小家伙指了指旁边不远处的亭子。

    上官澈便抱着她去了那里。

    八点一刻时,所有被确定下来的人员于皇宫天和殿门口的广场集合,与皇帝一起前往先皇的墓地。

    此事不知什么时候已在民间传开,这天,当皇帝一行人经过京城的街道时发现两旁皆站满了人。

    天空原来还很晴朗的,但不久便慢慢转阴。

    皇帝不免有些担心,便问了了法师:“大师,今天不会下雨吧?”

    了了法师一脸镇定地答道:“不会。”

    不多久,天边出现了几缕火红的云,而围绕在它们旁边的云则越变越黑、越变越浓。

    “这天气有些诡异啊。”皇帝说。心里颇是忐忑。

    了了法师依旧语气镇定的说:“陛下莫要慌,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皇帝这才放下心来。

    当他们到达先皇的墓地时,天空已一片昏暗,地上的一切物品也都笼罩在了这昏暗之中。

    这显然并不利于观察解剖。

    但时间有限,何况吉时是早已经选好了的,于是皇帝命五十人掌灯。

    这下,墓地便瞬间被灯火给照亮了。

    行过礼、烧过香后,解剖开始。

    江月棠因被上官澈推举为断案人员,故得站在离先皇的灵柩不到一尺远的地方。又因为她年纪太小,上官澈获准陪在她身边。

    与上官澈所预料的一样,小家伙一开始根本不敢睁开眼睛去看。这个过程大概维持了一刻多钟。

    其实如果她实在不敢看,她可以不看的,毕竟现场还有很多专业的断案人员在。但她不想让上官澈失望,因此后来一鼓作气睁开了眼。

    恐惧依然存在,只是没有先前那么强烈了。

    由于先皇死后尸体一直未腐,所以其肉/色和内脏皆如活人一般,这对于断案人员来说还是比较有利的,但场面就不免显得触目惊心了。

    待仵作从先皇的肠、胃、喉和脑部等等部位取了样品后,便轮到断案人员们近前去观察了。

    内脏没有损坏的征象,也没有长瘤,心脏还是鲜红的。

    有不少人在中途便看不下去了,纷纷闭上眼睛,但江月棠反倒越来越大胆,而且越凑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