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大昭女相 > 第六十六章 惊讶

第六十六章 惊讶

作者:奔向原野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次日一早,了了法师便将选定的日子亲自送进宫来给皇帝。

    皇帝一看,发现时间正好是当日的午时一刻,很感满意,立即重赏了了了法师,并让了了法师即刻到墓地去诵经超度,又加派了大量的士兵到陵墓四周守卫着。

    时辰一到,皇帝便率内阁成员、老功臣、六部尚书以及部分谋士团前往墓地。

    此时太阳正当午,地面被烈日烤得直冒烟,因此街道上皆不见几个行人。

    皇帝一行人快速地穿过街道,直往先帝墓地的方向去。

    坐在銮驾里面的皇帝穿着一套米黄色的麻布长袍,头戴同色同质的方巾,除此之外并无任何其它装饰。但即使是这般朴素无华的衣装也依然无法掩盖其神态举止间逼人的王者之气。

    他的心情是急切的,因此一路上并无心欣赏四周的风景,只盼着早点到达目的地。

    为了掩饰自己的急切和忐忑,他不断地默念《波罗蜜多心经》和《莲花生大士心咒》。

    好不容易到了墓地,皇帝立即命人开挖。

    在数人的齐力挖掘之下,墓穴很快便被挖开了,先帝的灵柩随即呈现在大家的眼前。

    今上李霈忙它恭敬跪下,其他人紧跟着跪下。

    两个负责开棺的人上前几步,在给灵柩行过礼后开始动手开棺。

    由于此棺盖与棺身之间有许多接口,且构造繁杂,故进度十分之缓慢。

    先帝和臣子们目不转睛地看着。

    司马彧和上官澈并肩而跪。

    但是,两人全程并无交流,连眼神的交流都没有。

    不过司马彧对此也习惯了。

    在司马彧的印象里,上官澈也只在公事上才会与他有交流,私下里从不主动来往。确切来说,上官澈似乎和谁都不怎么亲近。

    但是,上官澈有真才实学,因而深得先帝和今上的赏识,故无论别人怎么看待他,他都始终能稳稳地坐在内阁大学士的位置上。

    然而,这位在大家的眼里洁身自爱得过了份的人最近却当起了内阁首辅的小孩的老师,这又不免让人觉得他此举有谄媚之意了,于是又惹得一批好事者在私下里议论纷纷。

    这些风言风语也有传到上官澈这里来,但是他并不在乎,依旧我行我素。

    此刻,看着旁边这沉静如水、姿态文雅的上官澈,一种想要搞搞恶作剧的念头忽然在司马彧的心底升起,于是司马彧用只有上官澈才听得清的声音道:“听说上官大人最近当起了教书郎,真让老夫感到惊讶呀!”

    上官澈看了他一眼,镇定答道:“晚辈不过是觉得自己的空闲时间太多了,故想找点有趣又有收入的事做而已,这不是很合情合理的吗?不知司马大人惊讶什么?”

    司马彧被他这话呛得一时间不知如何作答,好一会儿才酸溜溜地道:“老夫原以为像上官大人这般清高之人不会为几个小钱儿而折腰,如今看来是老夫看走眼了。”

    上官澈微笑道:“晚辈还没超脱到不爱钱财地步,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所以这等光明正大的钱财自然是乐意去赚的。”

    司马彧冷冷一笑,道:“那上官大人恐怕就没什么时间为角逐首辅之位而做准备了吧?以大人之能力,机会还是有的啊,难道不努力争取一下吗?”

    他说话时目光漫不经心地从上官澈的脸上掠过。

    上官澈淡淡一笑道:“角逐此位置的人中比我厉害得多的大有人在,比如司马大人您,我哪敢抱奢望啊?”

    司马彧摇了摇头,道:“后生可畏,上官大人不必妄自菲薄......”

    还没待他说完,棺盖便被打开了,司马彧立即闭了嘴。

    有些大臣由于害怕也赶忙闭上了眼睛。

    但让人意外的是——棺材里散发出来的并非腐臭味,而是一股跟橘子皮的味道相近的清香。

    与此同时,人群里传出了惊叹声。

    这是怎么回事?那些闭上眼的大臣又禁不住好奇赶忙睁眼来看。

    顿时,他们都惊呆了——躺在棺材里的先帝的身体并没有腐烂,而是如活着时那般的红润自然。此时,他一只眼睛睁着,一只眼睛闭着,那睁着的眼虽然眼珠都不会转动了,但依然给人在盯着人看的感觉。

    大臣们一时间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按理说,在没有实施防腐的前提下,即便下葬的位置极好尸体也不可能历经两个半月还没有腐坏的。

    见此情形,司马彧只觉心口被千斤大石压住了一般,许久都喘不过气来。

    只有他一人明白这是‘十极夺命散’的药力所致。在这之前,他并没料到‘十极夺命散’会有此功效,那么,很显然,这具并不曾腐烂的尸体会更利于他们检查......

    司马彧越想越心慌,脸上和身上便不断地冒汗。

    他这表现被上官澈看在了眼里,上官澈微微皱眉。

    但上官澈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暗暗地观察着。

    现在该怎么办?明着阻止肯定是不行的,司马彧的脑子在快速地转动着。

    对眼前所见大感惊讶的皇帝立即命人将棺材从墓穴中起起来,放到墓地旁边的一块空地上,又命人在棺材的上空搭建了个临时的草棚,以遮挡住这如火的太阳。

    之后,皇帝让仵作开始检查尸身。

    此次被邀请前来的仵作共有五位,全是京城乃至全国有名的,现在,他们分工合作,分别从尸体的各个部位以及排泄物中抽取样品以作查验。

    待他们将样品抽取完毕,皇帝立即派人护送他们回宫,然后让一百名锦衣卫留守在灵柩周围。

    看来皇帝是不打算马上将先帝给安葬回去了。

    司马彧虽然心中忐忑,但一时又想不出反对的理由来,只好眼睁睁地看着皇帝安排这一切。

    不多久,司马彧还是颇不甘心地跪下建议道:“希望陛下催促仵作那边抓紧查验,毕竟过久地将先皇之体暴露于外恐怕不妥。”

    今上道:“朕知道,会尽快让父王再次入土为安的。司马爱卿快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