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女剑仙 > 第三千一百八十一章 社长

第三千一百八十一章 社长

作者:避寒潮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个人,到底是谁。

    必须要知道他的来历和他的身份,今天的事儿才好盖棺定论,不然到时候青史之上难道是要洋洋洒洒的写上一篇高谈阔论之后,才是含含糊糊的把主要人物一笔带过不成?这世道谁也不是傻子,没有人会买账的,后世人更是不知道会对他们这些无知的蠢货做什么样的喷法,所以大家这会儿都是很好奇这个人的身份。

    七夜既然出现,也没有打算瞒着自己的身份,不管是在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人,到底不过是个过客,给这些人看到的一面也不过是敷衍了事拿来应付的,所以是无所谓的,不过是因为她一直是在这里,所以七夜才是耐着性子配合。

    四护自然也是感觉到了这位并不想要隐瞒身份的意思,在高兴的同时自然是不可能枉顾这位的意愿,便是异口同声的称呼道:“社长!”

    简单的两个字,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言简意赅,只是一句称呼就是让所有的人都是几乎到抽一口冷气,这倒是谁也没想到的,因为收容社的社长一直是一个生活在传说中的人物,这个时候突然出现还真的有那么点不真实的感觉,而且就算是收容社的人其实都是基本上看不到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存在的,他更多意义上的只是收容社的一个象征符号或者说是精神领袖,甚至是有不少的人都是再心里面暗暗嘀咕猜测过这位社长是不是只是一个幌子,其实不过是为了众人安心罢了,社长其实是并不存在的......这其实算不得什么大逆不道的想法,只是大家的心里面都是有那么点想法罢了,收容社到底不是什么死水一潭,在这里的都是精英和天才,那么既然是精英和天才自然就是有着不一般的想法的,如果没有自我的思想真的就是彻头彻尾的傀儡的话,那么收容社势必就是会因为没有新鲜血液而变成彻底的地狱,所以为了保持这个组织的长盛不衰,或者单纯的说七夜只是为了不给自己添麻烦,所以还是没有限制收容社的人关于思想方面的东西,在这一方面他们的灵魂是非常自由的,这也是收容社没有败落的最大的原因,有一个甩手掌柜在的势力,有可能就是变成烂摊子,也有可能就是彻底的激发本身的活力,因为无拘无束,又有着信念和勇气加持,所以反倒是变得让人无比的锋芒锐利,故而能够一往无前。

    这就是宁清秋喜欢的风格,剑修对于这样的锋芒毕露从来都是没有抵抗能力的,韬光养晦确实是很有涵养的一种方式,但是说真的,剑,锋芒也,这才是本质,也是宁清秋理解的剑道真意,每个人心中的道,是不一样的,这倒不必就是要求一概而论。

    七夜淡淡颔首,就是应下他们的称呼,就算是其他人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但是看看其他的人反应就是知道他们就算是再不相信也必须正视摆在眼前的事实,那就是传说中的存在就是这么活生生的走进了现实,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就是让所有的人都是被他震动。

    大家联想了一下这位刚才举手投足都是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儿,再看看对方淡定的神情,才是感觉到什么叫做大将风度什么叫做淡然自若,不由就是叹服加折服,倒是认为这位社长当之无愧,每一个人都是有着英雄梦的,要不然就是自己成为英雄,当然这个基本上就是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也就是只能变成白日梦了,那么退而求其次,当自己不能成为力挽狂澜的英雄的时候,又面临了确实是棘手到难以处理的局面,这个时候有人出现救场那就是可以成为所有的人心目中的英雄,毫无疑问,七夜,也就是众人眼里的这位社长那就是绝对做到了这一点,看刚才那举重若轻的架势,实在是了不得。

    他点头,并不因为其他人的注目就是有任何的情绪变化,只是有条不紊不紧不慢的说道:“你们安排一下收拾残局,清秋和明远是我的朋友,你们之后对待他们如同面对我一般,其他人也是回到自己的岗位上,该做什么就是去做什么明白吗?”

    虽然是问句,但是命令的意思没有人领会不到,他本来就是带着威势,而且裹挟的就是才刚力挽狂澜的功劳,所以说话可以说是非常的有底气的,而且他才是社长,这里没有人比他说话更加的有底气的,大家下意识的就是听他吩咐做事儿,好多人都是又出去一段时间才是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但是这会儿倒回去显然不可能的,就只能乖乖的做自己用应该做的事。

    埃里克森他们自然也是听到了全程,今夜所有的人都是齐聚于此,没有人例外,有人就是不认得他们,有人就是和他们熟识,但是从这一刻起,在七夜就是承认他们朋友的身份之后,他们就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宁清秋和明远的来历大家都是多有揣测,但是谁都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种背景,能够和收容社社长平起平坐称朋道友的存在,是什么样的人物就算不知道也大概就是有个数。

    德莱甚至想,黑暗议会何德何能竟然就是吸引了宁清秋就是来加入,日后可能大家都认为黑暗议会就是得到了收容社什么特别指示,但是其实他们真的无辜基本上什么都不知道,但是这口锅就是不能不背,不然到时候就是被人记在小本本上要算账的话那就太艰难了些。

    宁清秋不打算解释,开始的时候只是觉得时间和地点不合适,可后面认为有的事不必说得太明白,毕竟他们即将离开,保持这样的误会对于黑暗议会的人来说没什么不好,对他们有怀疑,才不会对他们的离开太过伤感,到时候就是相忘于江湖最好,这也是自己能够为他们做的最后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