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三国之黄巾神将 > 第149章 贪婪之心难抑制

第149章 贪婪之心难抑制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河北中山甄家,这也是世家中名列前茅的。

    只不过这百年来,甄家渐渐退出朝堂,家族中的子弟,大多都只是担任一些太守的副官从事之类的。

    甄家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商业上。

    现在的甄家,在中山的影响力,就像是山阳郡的李家。

    商业上也不比陈留的卫家的差。

    这是一个真正的要势有势,要钱有钱的顶级豪门世家。

    之前赵徽每个月都会提供一千坛美酒给甄家。

    甄家每个月单是靠这些美酒,就能收获几百万的钱。

    两个月就能买一个九卿,半年就能买下一个三公。

    获利的速度,比那些贪官污吏强太多了。

    十几个合作的商队,赵徽这边提供给甄家的美酒,已经是最多的了。

    给陈留卫家,每个月是八百坛。

    给东海糜家,是每个月七百坛。

    千里香现在的产量是有提升,每个月差不多有五千坛。

    赵徽确实可以给甄家增加几百坛,但是他不想这样做。

    人心的贪婪,是无法抑制的。

    今天他给甄家多提供两百坛千里香,明天甄家又会开口要一千五百坛。

    糜家卫家他们知道后,肯定也会要求提升他们的份额。

    虽然早就说过,他们不能私自将消息传出去。

    可赵徽不信卫家糜家会打听不到。

    而且只要有心观察,也能大致得出甄家每个月卖掉多少坛。

    这钱赵徽完全可以自己挣,分给他们是想少一点麻烦。

    甄家日后将支持袁绍,卫家支持曹操,糜家支持刘备。

    等于都是赵徽日后的敌人,让他们挣的越多,日后给袁绍曹操刘备的资源就越多,赵徽现在愿意分他们一份,不过是权宜之计。

    如果可以的话,赵徽现在都想把每月分配的数量砍成一半。

    “你告诉他们,产量就这么多,不可能在给他们增加份额。”赵徽道。

    现在每个月的产量有五千坛,分配给这些商队后,赵徽自身还能剩下两千坛。

    上谷郡的酒楼每个月可以销售出去五百坛,剩下一千五百坛,刚好由魏双的商队负责在幽州并州销售。

    在幽州并州销售的利润,肯定是不如中原地区。

    赵徽现在的势力,还伸不到中原区域。

    赵徽暂时还是只能依靠甄家卫家这些商队的销售渠道。

    现在的合作,对于双方都是有利的。

    但是赵徽是不会再给他们增加供应数量。

    除非甄家愿意投靠自己。

    魏双带着赵徽的意思,回到上谷郡,拒绝了甄家的人。

    “魏兄,真的不能在多了吗?我们甄家是很有诚意的,只要每多一百坛的份额,甄家愿意将每坛的价格上浮一百钱。”甄途道。

    每一坛都上浮一百钱,以提供给早增加的量,如果增加一百坛,那么魏双可以多挣十一万钱。

    如果增加两百坛,那就是二十四万钱。

    轻轻松松每个月多挣几十万钱,魏双还是有些意动。

    他是商人,按照他的意思,当然是愿意给增加提供更多的份额。

    只是赵徽已经说过了,就算是每个月可以坐着拿一百万钱,魏双也不会答应甄途。

    魏双摇头道:“甄兄,不是我不想,而是这个千里香的酿造非常麻烦,现在每个月不过只有三千坛,给你多一百坛,那么其他家的人就少了。”

    甄途道:“他们少了就少了,他们给的钱又没有我们多。魏若是愿意将糜家每月的七百份额,转到我们增加手里,我愿意每坛增加八百钱。”

    魏双被甄途的大手笔惊到,真的一坛增加八百钱,甄家一个月一千七百坛,这就是一百三十六万钱。

    只为将糜家赶出去。

    甄途愿意如此,自然是因为千里香的利润巨大。

    而且真的将糜家挤出去,徐州那边的定价,他们自然也可以上调。

    甄家只会挣的更多,而不会亏损。

    见魏双似乎在犹豫,甄途凑到魏双耳边低声道:“魏兄若是答应,这事情只有你我二人知道。魏兄大可只说甄家只提价五百钱。”

    甄途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只说甄家提价五百,但实际却是八百,没报出来的三百,自然可以进入魏双自己的腰包。

    这一个月就是五十万钱,就算魏双要拿出来一半,分给下面的人手,他每个月也能拿到二十几万。

    说不动心,是绝对不可能。

    魏双看着甄途道:“甄兄莫不是想要害我?”

    魏双是动心,但是他更害怕赵徽。

    能被赵徽提上来,专门负责黑风寨,魏双很了解黑风寨的实力,更清楚赵徽的实力。

    虽然他只是负责商业,很多事情都没有参与,但不代表魏双不知道赵徽做的那些事情。

    魏双负责黑风寨的商业,他每个月都能拿到上万钱。

    答应甄途,他每个月的收入,就能抵得上他现在的两年。

    真的很动心。

    但是这个钱,他可以拿多久?

    跟了赵徽这么久,魏双很清楚,这个钱他第一个月拿了,第二个月他的尸体就会被扔在太行山中。

    甚至不用等到第二个月。

    他现在答应了魏双,今天晚上消息就会传到赵徽耳中。

    他是专门负责商业这一块,可他不知道,自己手下的人,有多少是赵徽的耳目。

    那些人看着是自己提上来的心腹,可他们也可能是赵徽的眼睛。

    每个月几千万钱往来,赵徽不可能不重视。

    这几年,有多少人悄悄摸摸的往口袋了放钱,而被抓出来。

    很多人连魏双这个负责人都不知道,但是最后都失踪了。

    魏双能在这个位子,坐了这么多年。

    除了因为他自身的能力,赵徽的信任外,就因为他控制得住自己的双手。

    知道什么能拿,什么不能拿。

    甄途不是第一个想要贿赂他的人,只不过甄途是手笔最大的那一个。

    大到让魏双的心都挣扎了许久。

    “甄兄,要是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先走了。”魏双站起来抱拳道。

    看着魏双离开,甄途心道:“看来真的如传言说的。”

    黑风寨是封闭的,但是商队不可能封闭。

    甄家之前有和黑风寨下面的人接触过,有一些确实被他们收买了,但是还没传出有用的消息,这些人就都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