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蜜爱宠婚:总裁的心尖萌妻 > 第714章 想你,想了很久很久……

第714章 想你,想了很久很久……

作者:浅茶浅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望着元月月的背影,温靳辰脸上笑容瞬间就变得僵硬。

    他原本还以为她是心动了,要和他一块儿去吃饭呢!

    可她就这样走了,实在是让他感觉很不爽!

    温靳辰快速向前,拉住元月月的手腕,冷道:“你就这么排斥我吗?”

    “没什么理由非得排斥。”元月月的眼里满是清冷,“只是觉得,我们完全没必要有过多的交集。”

    “为什么你认为我们之间可以不有交集?”温靳辰的黑眉紧拧,“这些年,我帮你做的事情,你好像还没有回报过我。”有点儿撒娇抱怨的语气。

    元月月的脸色更是变得黑沉,“你为我做什么事了?”

    她能记起的,全部都是他残忍对她的画面,那么深、那么浓、那么恨。

    她想尝试着将手从他的掌心里抽出来,可他却握得紧,根本就甩不开。

    她瞪向他,怒道:“你到底想怎么样?能不能一次性说明白?我没有时间跟你耗着!”

    温靳辰的眸光一敛,周身散发出强悍的冷意,仿佛是万丈的冰山在这瞬间爆炸,杀伤力强、波及范围广。

    元月月微微向后退了一步,对于发怒的温靳辰,哪怕他是刻意克制了的,她还是会觉得恐怖。

    这个男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发怒都变得更加强悍了。tqR1

    “这几年,我帮你管理元家,还帮你照顾亲人,处理了所有本来你该处理的事情,现在,你都得还我。”温靳辰淡淡启唇,“我想,你不是那种授人帮助却连恩情都不还的人吧?”

    元月月的唇角尴尬地动了动,瞪着温靳辰,依旧伪装出一副很强悍的模样。

    他帮她做了这么多事?

    呵!

    听起来竟然是那么的有情有义。

    难道他真的忘记他对她做过的那些事了吗?

    “如果我是呢?”她语调冰冷的回应。

    “那我有的是办法治你。”温靳辰的唇角勾起一抹深邃地笑弧,“这就像是欠了我的钱不还,我总会讨回来。”

    元月月看着温靳辰,琥珀色的眼眸里是错乱的冷光。

    这个男人疯了,绝对是疯了!

    可是,哪怕他是个疯子,她也得将他的疯言疯语放在心上。

    她害怕他会知道些她不想让他知道的什么。

    “都给你。”元月月很诚恳地出声,“你照顾的元家和亲人,全部都归你!这样算起来,你好像不亏吧?”

    “一个成功的商人,并不是有任何利益都贪婪。”温靳辰的眼里闪过一抹精细的亮光,“重要的,是得到一份自己想要的,那样一来,比得到一百份不想要的还划算。”

    元月月呆呆地看着温靳辰,他不想要的是什么,她听不出来。

    但是,他想要,是在指,她?

    呵呵!

    看来,不是元思雅失忆了,而是他失忆了!

    又或者,是他觉得逼她堕胎那件事情太小了,小到他不会放在心上,所以,想当然的以为她也不会放在心上吗?

    她真的很想为自己讨一个公道,戳着他的良心大声质问,当初他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如果是温良夜,向来做尽各种坏事,他逼着人堕胎,这没有一点儿问题。

    可是,温靳辰是个外表很强悍,但其实内心很善良的人。

    让他下定决心逼她堕胎,是对叶芷瑜有多深的感情?

    元月月唇角勾起的笑容越来越讽刺,看着温靳辰的视线渐渐变得冷戾,薄唇微张:“我不懂商场上的事情,所以,温先生说的事情,我很难理解。”

    “你可以假装不懂。”温靳辰耸耸肩,“陪我去吃顿饭吧!有些事情想和你说。”

    “我没空。”元月月想都没想就拒绝。

    “早就已经约好了,大家都在等你。”温靳辰疾声,“不管你是谁,你都得融入到我们之中来,不是吗?”

    “为什么要融入?”元月月不解。

    如果自己是元思雅,她和温靳辰他们会有什么关系。

    “大家都很想你。”温靳辰的语调轻轻的,很轻易地就陷入过往的回忆之中,“想你,想了很久很久……”

    听言,元月月的心“咯噔”一跳。

    看着温靳辰,他英俊的脸上被阴霾和忧郁笼罩,严厉的黑眸死气沉沉的,失去了往日的风采,让人难免心疼。

    元月月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刺了一下,生疼生疼的。

    她知道,过去肯定发生了点儿什么。

    但她一直都觉得或许自己不听会比较好。

    有些事,不说是个结,说出来,是个疤。

    但如今,温靳辰竟然喊她去见那些老朋友?

    不去!

    绝对不可以去!

    “我还有事,就先……”

    “你准备让大家都在那儿一直等你吗?”温靳辰打断元月月的话,“走吧,别让人等太久,这不是好习惯。”表情很坚决。

    话音落下,他就牵起她的手,拉着她上车。

    元月月很不理解的看着温靳辰,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听他的话,竟然真的坐在副驾驶了。

    她分明可以拒绝的。

    她也分明应该拒绝的。

    却偏偏,她好像没有做到最认真的拒绝。

    这么多年了,她还是没有改掉这个对他听之任之的毛病么?

    于他,她是第一眼就放下的安心,她那么放纵自己像个白痴一样地依赖他,结果,却也被伤得像个傻子一样。

    有个声音在她的心底呐喊:温靳辰,如果你此刻表现出来的诚意是要和好,当年,你那么绝情的诚意,又是何苦呢?

    元月月的唇角向上勾起,偏头望着窗外,在心里担心温柔那边该怎么办。

    毕竟,温柔最近越来越敏感,不是那么好哄的。

    温靳辰不时地看看元月月,她的脸上满是愁容,眉宇之间透着遮掩不住的伤感,脸上没有一丝快乐。

    他想,她是在为他的出现而发愁吧!

    过去的事情,他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告诉她。

    他不知道当她得知当初他对她那么狠绝的用意之后,她会是什么反应。

    是会觉得这一切都情有可原,还是觉得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该忘的,都已经忘记了?

    他最担心的,是在她的心里,他究竟还有没有一丁点儿位子。

    可她曾经,也那么深地爱过他,不是么?

    却因为对方是被他狠狠伤过的元月月,他变得一点儿都不确定,那份自信、张扬、骄傲,全都被她窝在掌心里,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他其实只有听从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