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幻想乡的流亡者 >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超合体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超合体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已经够了,辛苦你们了,休息一下吧,剩下的交给我。”秦钺炀仅剩下的右手上拿着黑暗圆环,圆环顶端亮着红色的光,“森田弘毅,你是个有理想的人,只不过,你的理想只为你自己,因此,要请你在这里退场了。”

    “哈?你他妈在说什么狗屁!”森田弘毅没想到这番话居然会从对方嘴里说出来,这原本应该是自己的台词!

    “狗屁吗?这样也好……我的回合,印卡!Secure!”黑暗圆环上的红光凝聚到中间的空心位置,然后形成了卡牌的形状。

    “那个单词……你是魔卡少女吗?”及时重启了限制器的加岛勇并没有休克,还有力气吐槽。

    “明明是现场印卡……好像透明牌也没毛病……”加贺川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反驳了。

    “休息的时候就闭嘴吧……”秦钺炀用嘴从圆环中心叼出了两张卡,然后将圆环向上扔到半空,卡片落进右手里,瞄准了圆环落下的那一瞬间。

    “辉夜。”

    圆环中传出一个声音:“蓬莱山辉夜”

    “勇仪。”

    “星熊勇仪。”依然是圆环的声音。

    “黑暗之力,臣服于我!”秦钺炀将两张卡片都放进了圆环,然后接住了下落的圆环举了起来。

    “融合变生。”圆环的声音听不出正体,但肯定不是秦钺炀本人的声音,“秦钺炀(修罗鬼姬)!”

    在插入卡片之后就出现的辉夜和勇仪的虚影与站在正中的秦钺炀融合,浓郁的黑暗之力在顷刻之间就泛滥出来,不过很遗憾,融合之后的体型并没有变成五十米,喜欢特摄片的朋友可以点击右上角的叉号了。

    “修罗鬼姬……啊……啧啧啧……可我还是男的呢……”秦钺炀的声音穿过浓郁的黑暗之力,随后,完成融合的秦钺炀也走了出来,与秦钺炀相当熟悉的加岛勇二人立刻发现,秦钺炀的样子变得有点不太一样。

    原本的短发变成了及膝长发,而且乌黑龍密,额头上多了一根红色的独角,手腕和脚腕上多了四个镣铐,除此之外,几乎就是秦钺炀本人,当然,脸型变得秀气了一点。

    “哦吼,闹了半天融合是这个样子……”秦钺炀带着戏谑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双手,尤其是左手,左手已经变成了普通的手臂,既不是太阳精金的机械手,也不是空空如也,“有趣,十分有趣,撒,让我们继续吧。”

    “娘里娘气的……”森田弘毅也想尽快解决了,保持着超力战型强大威力的一拳顷刻之间就袭击到了秦钺炀的面门,并且毫无阻碍的穿了过去,“残影?”

    “你太慢了。”不知何时秦钺炀已经出现在了森田弘毅身后,而这一刻偏偏是森田弘毅最难以招架的时候,他的身体还保持着出拳的姿势和力道,根本无法做出反应。

    秦钺炀的脚在地上诡异的迈了三步,这三步让秦钺炀出现在了森田弘毅此时最脆弱的一个点上。

    “四天王奥义-三步必杀。”轻描淡写的声音带来的是可怕的力道,秦钺炀的拳头直接命中了森田弘毅的外皮,皮肤爆裂开来,诡异的白色血液从裂开的伤口中渗透出来,森田弘毅发出了一声难以形容的嚎叫,“很疼吗?光之圣杯被强行剥离的感觉。”

    秦钺炀的攻击并不是单纯的作用于森田弘毅的身体,而是将黑暗之力直接打进去,以此来破坏已经融为一体的光之圣杯,那些白色血液就是光之圣杯被击中后溢出的力量,没了光之圣杯,森田弘毅甚至打不赢一条狗。

    “切换,闪电战型!”肉翼张开,森田弘毅以数倍的速度脱离开来,急速向后退去,然而就在他刚刚转过身打算反击的时候,背后却撞上了什么东西,或者说,森田弘毅能感觉到,自己的后背撞上了一个人,“你!”

    “我说,你太慢了,你知道永远与须臾的能力吗?”两只手轻轻的落在了两片肉翼上,然后撕心裂肺般的痛感就从森田弘毅的背后一路传达到大脑,森田弘毅强忍着疼痛转身一拳,并且完完全全的命中了目标。

    森田弘毅没有任何庆幸的机会,那只拳头仿佛打在了一整块太阳精金上一样。

    “勇仪的防御力加上永远之力的加护,感觉如何?”秦钺炀根本没想躲开这一拳,他在报复,报复之前的森田弘毅所说所做的一切,“我记得这招叫……啊,对了,无解-不动的NEET姬。”

    “该死!该死!该死!”森田弘毅再次变为超力战型,试图依靠强大的力量扳回一局,他的拳头不断落在秦钺炀的胸口上,但每打中一拳,他能感觉到的只有自己破裂的皮肤,还有即将崩溃的骨骼,“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当你选择与我作对,与幻想乡为敌的那天,你就注定会这样,这不是巧合,虽然你会说如果你之前不浪费时间说那么多废话,你就能杀了我,但是呢,现实是……你没有机会重来,而这,是你命中注定的,你注定是个失败者。”暴雨般的拳头被一只手抓住了手腕,停了下来,随即正中红心的一脚直接导致森田弘毅的双手从肩膀上撕了下来。

    还没等森田弘毅爬起来,一只脚就踩在了他的胸口上,这一脚的力量让他的一半身子都陷进了地面,随着内脏破裂的感觉传来,一口血从森田弘毅的喉咙里冒了出来。

    “你知道你输在哪吗?”秦钺炀保持着一脚踩在对方胸口上的状态,俯下身子看着森田弘毅那残念的脸,“你输就输在忘了一句话,反派死于话多。”

    “这他妈是……哪的话啊……”森田弘毅艰难的发出声音。

    “诶?”秦钺炀被这句话说得一愣,然后才突然反应过来,森田弘毅进入幻想乡已经好几年了,而且一直在人之里活动,而人之里可不像外界那样遍布着流行文化,因此森田弘毅可能还真的不知道反派死于话多这句在外界已经烂大街的捏他,而至于光之圣杯,这孙子就更不可能知道了,“你不知道,这更好,你就带着疑问,去死吧。”

    秦钺炀松开踩住胸口的脚,右手化为爪一击穿透了森田弘毅的胸口,黑暗之力爆发开来,很快,在森田弘毅虚弱的惨叫声中,秦钺炀的右手从他的身体里掏出了一个杯子,一个散发着暗淡的白光,表面带有大量裂缝的杯子。

    “这次你跑不了了。”即使是秦钺炀,也感到有点激动了,光之圣杯,逃了那么久,藏了那么久,终于,幻想乡彻底摒除了光之圣杯的威胁,再也不会有普莉兹姆利巴那样的惨剧发生了。

    “呃……”失去了光之圣杯的森田弘毅变回了人形,虽然奄奄一息,但还活着,不过,没有意外的话,这家伙也离死不远了,但是,秦钺炀可并没打算这么容易让他死。

    “嘿!”一个巴掌狠狠地落在森田弘毅脸上,让即将失去意识的他又再度清醒了一点,“别以为我会这么便宜你,你控制昆虫攻击我,啊?你控制幽香引发她的暴走,啊?你开启天界之门引诱魔兽围城,啊?你现在就想一死了之,做梦!”

    秦钺炀的右手手背上,一个纹路亮了起来,那是原罪徽章噬魂的符文,秦钺炀用这只右手箍住了森田弘毅的脑袋,无视了森田弘毅发出的最后嚎叫,硬生生的将森田弘毅的灵魂抽取了出来。

    “知道原罪徽章噬魂除了召唤不死生物之外还能做什么吗?你听它的名字就知道了。”秦钺炀的掌心隐约能看到一个灵魂的虚影,“你的灵魂将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你就给我在噬魂中接受折磨,直到消失殆尽吧!”

    秦钺炀用力的握紧拳头,灵魂的虚影也消失不见。

    一小时后,人之里。

    “什么?森田弘毅?光之圣杯?这都哪跟哪啊!”即使秦钺炀已经把事情的始末都说了一遍,并且还有加岛勇二人的佐证,八云紫依然一脸的难以置信,“我居然什么都没感觉到……”

    八云紫不仅是难以置信,而且十分后怕,假如森田弘毅没有浪费时间,假如不是加氏双雄适逢其会的出现,那么,她和幻想乡都将不只是会失去秦钺炀这个人这么简单。

    “事实如此啊,你也知道,光之圣杯的能力,它想隐藏起来,你从来都感应不到。”秦钺炀此时已经结束了融合变生,虚弱的身体已经雪上加霜,甚至不客气的说,现在的秦钺炀装上两颗獠牙就能直接去扮演电影里的吸血鬼,脸白的跟化了死人妆一样。

    “抱歉,没能帮上忙。”幽香终于得知了自己当初发疯的真相,而对于这次自己居然没能做出任何行动,她罕见的有点脸红,“你还能动吗?”

    “不好说啊……这次幸好,卡片及时完工了,说起来这圆环还真是不得了的东西呢。”本次事件的MVP毫无疑问就是黑暗圆环,不过有一点一直让秦钺炀很在意,他在使用黑暗圆环的时候,和伽古拉他们用的时候一点都不一样。

    “说到这个我倒想问了。”辉夜和勇仪一起凑了上来,“How-dare-you……咳咳咳……你怎么得到我们的卡片的?”

    “你们忘了?之前在异世界的时候,我帮你们两个都修复过身体。”在冬木市的时候,辉夜的手被死灭之箭命中,秦钺炀修复了一次,之后在北欧,勇仪的身体被魔眼怪人毁掉,也是秦钺炀修复的。

    “哦,那个时候你就拿到了我们的身体组织……”勇仪明白了,卡片是用两人的身体组织炼成的,“原来如……”

    “不对啊!”然而勇仪的话被辉夜打断了,“你帮我们修复身体,是在你拿到黑暗圆环之前啊,也就是说,你那个时候不可能为了炼成卡片……那你原本想拿我们的身体组织做什么?”

    “呃!!”秦钺炀的表情一时间变得十分尴尬,“这个……那个……这个鹰酱说……然后……反正……就是……哎呀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啦!”

    “顾左右而言他。”勇仪死死盯着秦钺炀的脸。

    “眼神飘忽手脚不自然。”辉夜也没打算把这事揭过去。

    【谁都好,救我,我现在没法反抗……】紧急情况,秦钺炀对着周围发出了求救电波。

    “咳咳……那个……不是有更重要的事吗?”万幸的是,有人接收到了信号,“比如怎么处理光之圣杯的问题。”

    “问得好永琳!以后你就是我亲妹了!”秦钺炀一下子从轮椅上站起来,然后又被一拳揍回去了,“哎呦,你打我!”

    “废话,你的亲妹有我一个就够了!”神绮挥舞着小拳拳大叫着,身后的爱丽丝要不是被上海和蓬莱拉着,估计早就上来背摔警告了。

    “别闹了,光之圣杯到底怎么办?”永琳还真不是单纯为了岔开话题,事实上,光之圣杯的处理方法,还真没人知道。

    “关于这个,我已经解决了。”秦钺炀不知从什么地方取出了一个杯子,然而,只要眼睛没出毛病的人都能看得出来,这根本不是光之圣杯,因为这个杯子不光是紫黑色的,而且表面十分圆润根本没有光之圣杯那样的受损迹象,“我在解除融合变生之前,用黑暗之力侵蚀了光之圣杯,变成了暗之圣杯,正好我原来的暗之圣杯坏了。”

    “那它的意识呢?”光之圣杯是有自主意识的,也就是灵魂,否则也不会这么难以对付。

    “也在这。”秦钺炀拍了拍右手手背,“跟森田弘毅一样,不过它的灵魂本来就受损了,估计顶多折磨个十几年就会消散了吧,森田弘毅就爽了,可以折磨五十多年呢。”

    “完美。”永琳这下彻底放心了,却突然看到秦钺炀将暗之圣杯扔了过来,她伸手接住“把这玩意给我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