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猫妃到朕碗里来 > 第五百七十七章:初至凤家

第五百七十七章:初至凤家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这话说的一点儿都没错啊!”

    “温柔乡还真是英雄冢,要我说,这凤君邪为了一个女人落到如此下场,真是太不值得了。”

    “可不是么……”

    “我却觉得这凤君邪是个有情有义的真英雄!虽然结局悲惨,但他敢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龙族,单单是这份气魄,就无人能敌!”

    说话的是乐瑶,当听到这么多人不赞同凤君邪为了一个女人而得罪龙族,导致自己陨落的时候,乐瑶终于忍不住了。

    单纯善良的她早被凤君邪和其妻子之间至死不渝的爱情感动的稀里哗啦,自然听不得那些诋毁凤君邪的话。

    被乐瑶这么一打岔,众人的目光纷纷朝凤惊澜等人的方向投递过来,但看了几眼之后,便又默默移开了视线。显然这些人是认出了他们的身份,不想惹麻烦。

    “阿瑾姐姐,你说是不是?”见没人理她,乐瑶不高兴了,噘着嘴委屈的扯着凤惊澜的胳膊。

    “是!”凤惊澜温柔一笑。

    得到了凤惊澜的支持,乐瑶当即乐开了怀。她没有注意到凤惊澜眼底的骄傲与自豪,但坐在她身边的紫烟长老却注意到了。

    紫烟长老不知道凤惊澜是为自己父母之间矢志不渝的爱情赶到骄傲和自豪,只以为凤惊澜是因为听闻凤君邪和沧月之间的爱情而联想到了自己。

    这些天来,凤惊澜和妖帝墨殇之间的相处她也有所耳闻,但她听说在墨殇的龙宫之中,有一个极为得宠的猫族女子,一想到这里,紫烟看向凤惊澜的眼中,便多了几分担忧。

    她虽然对凤惊澜了解不多,但从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来看,他们这位新任宫主绝对不是一个甘心和别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的女人。

    而且,身为玉泉宫宫主,她的身份就注定了她不能成为妖帝名义上的女人。除非明媒正娶,否则这么不明不白的跟了墨殇,不但是对她自己的轻贱,而且有损玉泉宫的名誉。

    可那是妖帝啊!那可是连凤族长公主都不屑一顾的男人,他会娶凤惊澜吗?

    紫烟长老不知道,正因为不知道,所以担心。珺瑶师姐就是因为一个男人葬送了一切,她不希望凤惊澜成为下一个珺瑶师姐。

    可这些事情,却不是她能够左右的。

    紫烟长老犹豫了一下,压低声音试探着问道:“宫主,不知这次凤家选举家主,妖帝可会到场?”

    “墨殇?”凤惊澜神秘一笑,道:“他会来的。”

    这么重要的时刻,他怎么可能不来呢?

    可凤惊澜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她不知道,凤家选举家住那一日,会成为她生命中最永生难忘的日子。

    看着凤惊澜笃定自信的模样,紫烟长老欲言又止,最终化为无声的叹息。

    她在意的根本就不是墨殇会不会出席凤家的选举大会,她在意的是,既然墨殇要去,为什么不和凤惊澜一同前往。可见凤惊澜完全不解其意,她又不能明说。

    不过,紫烟长老不能明说,不代表别人不能。比如坐在凤惊澜身边的乐瑶。

    “阿瑾姐姐,姐夫既然也要去凤家,那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呢?姐夫那么喜欢你,怎么舍得和你分开呢?”乐瑶倒是没有紫烟长老那么多的担心,她只是单纯的觉得奇怪。

    毕竟,这段时间,她亲眼见证了凤惊澜和墨殇之间的感情。在她看来,墨殇恨不得将凤惊澜时时刻刻捧在手心里,又怎么舍得与之分开这么长时间呢?

    紫烟长老闻言眼神一亮,顿时看向凤惊澜。

    却见凤惊澜意味不明的一笑,轻声道:“他是妖帝,自然有他该做的事情。放心,该出现的时候,他自然会出现的。”

    凤惊澜抿了口茶,低垂的眼眸中闪过一道无人察觉的精光。

    若非是看在她和她爹的面子上,区区一个凤家选举家主的典礼,怎么值得墨殇出席?人肯定是要来的,但却不能为凤君越助长声势。

    紫烟长老闻言松了口气,听宫主的语气,妖帝应该的确有事情要处理。而且,看宫主的样子,她和妖帝之间的感情,应该很稳定。

    而且,她就算不放心也没办法。一个是她玉泉宫的宫主,一个是妖界之主,她就算想管也管不了啊。

    吃过晚饭之后,众人回房休息了一夜,次日一早继续赶路,终于在第二天傍晚,赶到了凤家。“宫主远道而来,凤某有失远迎,还望宫主莫怪。”凤君越亲自迎接,当看到墨殇和无痕没有与凤惊澜一同前来的时候,凤君越眼中闪过一抹失望,但他掩饰的很好,下一刻便笑着将凤惊澜等人迎进了凤家

    。

    “宫主,客房已经备好,诸位可以稍作歇息,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招待不周之处,还望各位海涵。”

    “凤先生客气了。”凤惊澜客套的说道。

    听着凤惊澜的称呼,凤君越心中不虞,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引着凤惊澜等人到了住的地方,便借口还要招待其他客人离开了。

    “宫主,此次凤家虽说公开选举家主,但明眼人都明白,凤家家主之位必定是凤君越的囊中之物,您刚才的称呼,不太妥当。”凤君越离开后,紫烟长老轻声提醒道。对此,凤惊澜笑而不语,并没有多做解释。紫烟长老见状也只能作罢。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他们这位宫主不太待见凤君越。不过,作为玉泉宫的长老,紫烟还是劝道:“宫主,如今凤君越尚未

    成为凤家家主,你这称呼虽然不妥,但也没什么大问题。但日后凤君越成了家主,你可不能如此行事了。”

    “若他有本事坐上家主之位,我自然对他礼遇有加。”凤惊澜意味深长的说道。

    紫烟虽然觉得凤惊澜的语气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多想。毕竟,在所有人看来,凤君越成为家主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除非凤君邪死而复生,否则,没人能够动摇他的家主之位。可凤君邪已经死了那么多年,怕是骨头都化成灰了,又怎么可能死而复生呢?退一万步说,即便凤君邪死而复生,邪王军已经覆灭,他也不再是当年那个惊才绝艳的男人了,又凭什么撼动凤君越的地位呢

    ?  此时的紫烟长老并不知道,这世上的事情千变万化,有些你认为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却偏偏发生了。人们称之为——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