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猫妃到朕碗里来 > 第五百五十二章:丹田被废

第五百五十二章:丹田被废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令林岩等人措手不及,倒是紫烟长老在凤惊澜出手的那一瞬间飞身上前,两手分别抓住了凤惊澜和姜翰的肩膀,然后趁着林岩等人去救林珑之际,飞身而退。

    袁海在紫烟飞身而起之时就已经回过神来,一击打退了众人冲上来的林家弟子,紧跟着紫烟飞身而退。

    林岩等人追上来的时候,紫烟等人已经进入了传送阵。

    ……

    林家。

    “林岩,这是怎么回事?你就是这么救人的吗?”林沐风怒气冲冲的呵斥道。

    “我已尽力,若家主不满意,大可不必派我前去。”林岩淡淡的开口。

    “你什么意思?”林沐风被林岩的态度激怒,“无论我们之间曾经有多少误会和嫌隙,你有什么不满可以冲我来,可珑儿毕竟是你的侄女,你怎么能够任由玉泉宫的人毁掉她的丹田?”

    凤惊澜下手十分刁钻,那一掌彻底毁了林珑的丹田,林沐风即便是身为林家家主,却也无力回天。

    “我任由玉泉宫的人毁掉她的丹田?”林岩冷笑一声,道:“若非你命人严刑拷打那几名玉泉宫弟子,玉泉宫的人又怎会下此毒手?我不是没有提醒过你,是你一意孤行,不听劝告。”

    “你放肆!”林沐风被这么一番抢白,脸色忽青忽白,有些下不了台。

    的确是他命人严刑拷打那几名玉泉宫弟子的,但他哪里知道自己的女儿会被玉泉宫的人抓住?

    “林岩办事不利,从现在开始,暂停一切职务,闭门思过。”林沐风怒道。

    对此,林岩只是淡淡的看了林沐风一眼,然后轻蔑一笑,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林岩!林岩!”林沐风恨得咬牙切齿。他的愤怒不单单是因为林珑被废了丹田,更是因为林岩对他的态度。

    “家主不必动怒,我们正好借着林岩闭门思过的机会,让林岩的人作为第一批攻上玉泉宫的主力,消耗他的势力!”林沐风的心腹见状立刻上前出谋划策。

    “既然他如此冥顽不灵,那可就怪不得我没给过他机会了。”林沐风眼中闪过一抹杀机,道:“这件事情,你亲自去办。”

    “是。”

    “家主,小姐醒了!”一侍女匆匆来报。

    “珑儿醒了?”林沐风脸色一缓,道:“去看看。”

    林沐风赶到林珑的院子时,远远的就听到了林珑的怒吼,他的脚刚刚跨进林珑的房间,便迎面飞来一个茶杯。

    “家主小心!”

    “啪!”的一声,茶杯摔在墙角,应声而碎。“爹!”林珑看到林沐风后,用力挣脱了搀扶着她的侍女,扑到了林沐风的面前。她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紧紧地拽着林沐风的衣袖,满怀期盼的问道:“爹,我的丹田还有救的是不是?是不是

    ?”

    “珑儿!”林沐风心中悲痛,可面对林珑那充满希望的目光,他却说不出一句违心的话。

    “你放心,爹一定会为你报仇的。爹一定会踏平整个玉泉宫,让伤你的人粉身碎骨,挫骨扬灰!”

    林珑白着脸看着一脸悲痛怜惜的林沐风,大受打击,踉跄着后退了几步,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林沐风,喃喃道:“不会的,你骗我,你骗我的是不是?”

    “珑儿!”

    “不!你骗我的,你骗我的!”林珑大叫一声,挥开身边想要搀扶她的侍女,一把捂住耳朵,有些崩溃的喊道:“你们都在骗我!都在骗我!”

    “我一定能够恢复的!容尘!对,容尘!他一定能够治好我的,他一定能治好我的!”林珑连声道:“爹,你快去找容尘啊!你快去找容尘,让他来救我!”“珑儿!”看着林珑疯狂咆哮的模样,林沐风怒喝一声,可毕竟是自己唯一的女儿,林沐风心中不忍,他上前怜爱的将林珑拥入怀中,柔声安抚道:“珑儿,你放心,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你永远都会我的乖

    女儿!”

    “真的吗?爹,你会永远保护珑儿吗?”林珑将头埋在林沐风的怀中,声音有些飘忽。

    “当然,你是爹唯一的女儿,爹当然会永远保护你!”林沐风信誓旦旦的说道。

    林沐风轻声哄着,然后扶着林珑坐到了床上。

    “家主!”林沐风的心腹匆匆而来,在林沐风耳边说了些什么之后,林沐风脸色骤变。

    “珑儿,你先好好休息,爹待会儿再来看你!”林沐风说完,匆忙而去。

    看着林沐风匆匆而去的背影,林珑脸色阴沉,眸光闪烁不定。

    她的手按在自己的丹田处,那里本该是她所有力量的源泉,此刻却像是破了一个大洞,灵力一点点溃散、消失,寒意一点点侵蚀着她的丹田、经脉。

    她成了一个废人!

    林珑脸色灰白,眼中盛满了令人胆寒的怨恨与恶毒。

    “阿瑾!玉泉宫!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绝对不会!”

    幽幽的声音,宛如魔鬼的诅咒,在这偌大的寝室之中飘荡,一旁侍奉的侍女感觉到一阵蚀骨之寒,齐刷刷的打了个冷颤。

    林珑攥紧了拳头,尖锐的指甲掐进掌心,顷刻间血迹斑斑。

    虽然刚才她爹一再安慰,但她心里却比谁都明白,丹田被废,成为废人的她,再也不是林家高高在上的小公主了。

    她生于林家,长于林家,比任何人都清楚世家门第之间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一个没有半点修为的女子,只会在权利倾轧的争斗中沦为弃子。

    这一刻,林珑怨恨的不仅仅是废了她丹田的凤惊澜,还有林岩,甚至是她的父亲林沐风。

    她爹明明与林岩有仇,却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顾她的安危,让林岩去救她,又何尝不是将她至于险地呢?

    可如今,她已经是个废人了。整个林家,她唯一能够依靠的人就只有她父亲了。这个时候,若是她透露出一丝一毫对她爹的埋怨,那么等待她的,便是万丈深渊,再无翻身之日。

    所以,她只能将满腔怨恨都转嫁到凤惊澜的身上,只有那滔天的怨恨支撑着,她才能坚持下去。

    林沐风一出林珑的院子,就匆匆赶往林岩的院子,却只看到一座院门紧闭的空宅。

    “他人呢?”林沐风铁青着脸问道。

    “林岩说没有救下小姐,自知有罪,去后山面壁思过了。”林沐风的心腹迟疑了一下,接着说道:“而且,林岩的人只听从林岩的命令,如今林岩不在,属下根本使唤不动。”“混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