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猫妃到朕碗里来 > 第五百零八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第五百零八章: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凤惊澜躲在草丛里观察了一会儿,见没有人经过,“嗖”的一下,便蹿了出去。

    她虽然不清楚冥家的布局,但这些顶级势力都是大同小异。林初蕊身为冥家主母,她的院子一定在冥家的中心地带。

    凤惊澜一路走走停停,倒也是有惊无险。

    毕竟,她的身份只有少数人知道。若碧月在这里,或许会重点留意这只猫儿,可其他人,无论是巡逻的守卫还是隐藏在暗处的暗卫,谁会去在意一只普通的猫儿呢?

    哗啦啦的大雨毫不留情的冲刷着世间的一切污秽。

    凤惊澜终究还是迷了路,冥家太大,她一个从未踏入过冥家的人,若是没有人带领,即便知道大致方位,却也根本找不到林初蕊居住的院落。

    就在凤惊澜一筹莫展之际,一道人影从她藏身的假山旁走过。

    冥夜?

    凤惊澜双眼一亮,刚才满身怒气从她藏身的假山旁走过去的男子,不正是冥家家主冥夜吗?

    凤惊澜当机立断跟了上去。

    许是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冥夜竟没有发现身后跟着的小尾巴。

    今日,冥夜察觉到林初蕊的不对劲,便派暗卫去查了一下,没想到,这一查,竟查出了一桩惊天大事。

    那个女子,林初蕊正满城寻找的那名女子,竟然是凤君邪和沧月的女儿!

    得知此事之后,冥夜二话不说,直奔正院。

    林初蕊心神不宁的坐在窗前的贵妃榻上,窗外的雷雨声更让她烦躁不已。

    她知道冥夜已经对她起了疑心,只希望他被玉泉宫的事情所牵绊,无暇去探究她的事情。

    可很显然,这只是林初蕊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

    “砰!”的一声,大门被一脚踢开,狂风夹杂着雨水席卷而入,将屋内的烛火吹得一阵摇曳。

    林初蕊心中一跳,一抬头,便看到了脸色阴沉,怒容满面的冥夜。

    “都出去。”不待林初蕊开口,冥夜便将一旁被吓得胆战心惊的侍女都遣了出去。

    一众侍女闻言立刻鱼贯而出。

    “你这是在干什么?”林初蕊从贵妃榻上起身,强自振作心神,皱眉看着站在门口的冥夜。

    “干什么?”冥夜怒极反笑,他一步步走向林初蕊,脸色阴沉的可怕。

    “林初蕊,这些年,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以至于让你如此肆无忌惮?”

    “你什么意思?”林初蕊被逼的后退了几步,看着怒发冲冠的冥夜,她心中已有了几分猜测,心惊肉跳的同时却也不愿低了冥夜一头。

    “什么意思?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有脸问我什么意思?”冥夜一把掐住林初蕊的脖子,红着眼睛发出愤怒的低吼。

    “林初蕊,你居然有能耐把碧月藏在我眼皮子底下这么多年!”

    一听到“碧月”二字,林初蕊脸色煞白,原本强撑着的几分镇定顿时消失无踪,她身体轻颤,下意识的辩解道:“你在说什么?什么碧月?我听不懂你的话。”

    “听不懂?”冥夜眼中寒光一闪,冷声道:“那要不要我把那位月婆婆抓来给你看看啊?”

    看着林初蕊骤然变色的脸,冥夜心中最后一丝期盼消失无踪,他阴狠的看着林初蕊,怒道:“告诉我,你把碧月留在身边,到底是为了什么?”

    “我恨沧月,就收留了背叛她的侍女,有什么问题吗?”林初蕊心知碧月之事已经辩无可辩,就索性承认了。

    “只是这样吗?”冥夜冷眼盯着林初蕊。

    “不然呢?”林初蕊反问。

    “比如说,是为了凤君邪和沧月的女儿,又或者,是为了凤君邪!”

    看着林初蕊骤然变色的脸,冥夜一甩手,便将林初蕊甩在了地上。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林初蕊死死的攥紧了拳头,凌乱的发丝披散下来,遮挡了她眼中的惊恐与仇恨。

    “听不懂?”冥夜蹲下身子,挑起林初蕊的下巴,道:“那我就好好的和你解释解释。”

    “当年,凤君邪被天祈带兵追杀,命悬一线之际,是你救了他。你从他口中打探到沧月的藏身之地,便瞒着凤君邪发出了一封求救信。”

    林初蕊瞳孔一缩,惊恐的盯着冥夜。

    “沧月得到消息之后,命令守护在她身边的冥王军去支援凤君邪。凤君邪伤势好转之后,便要去找沧月。深爱着凤君邪的你,怎么可能让他找到沧月呢?”

    “所以,你匿名给我传递了一个消息,泄露了凤君邪的行踪!”

    “你胡说什么?”林初蕊白着脸嘶吼道。

    “胡说?”冥夜冷笑一声,道:“是不是胡说,你心里清楚。当年我一收到那个消息,就知道是你。”

    “我明知你是想借我的手拖住凤君邪,但一来我亏欠你,二来,我也的确想要凤君邪的命。所以,我还是动手了。”

    “可凤君邪命大,那种情况下都能翻身。”说到这里,冥夜眼中闪过一抹深沉的嫉恨与不甘。

    “所以,你把凤君邪的消息泄露给了天祈?”林初蕊死死的盯着冥夜。“不错。”冥夜点头,道:“我知道,你想要我牵绊住凤君邪,而你则趁机去杀了沧月。只要沧月死了,便没有人能够抢走凤君邪。而你和凤君邪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又对他有救命之恩。以你的手段和

    心思,即便不能嫁给凤君邪,也会在他心里占有一席之地。”“可你是我的女人,我怎么会允许你心心念念的惦记着别的男人?我想杀凤君邪,就像你想杀沧月一样。既然我一个人杀不了,那就让天祈去做。但我没想到的是,天祈居然也没能杀得了身负重伤的凤君邪

    。”

    冥夜的话让林初蕊心神震动。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这么多年,她一直以为自己是那只黄雀,却不知,冥夜才是最成功的那只黄雀。

    他除掉了一直压在他头上的凤君邪,娶了她,成了最大的人生赢家。

    而她,虽然冰封了沧月,却还是没能扭得过命运,嫁给了她最痛恨的男人。

    而现在,就连沧月都被人救走了!

    看着面色灰败的林初蕊,冥夜继续说道:“当凤君邪赶到极北冰原,看到那一具具残尸,我就知道,你得手了。可惜啊,你虽然杀了沧月,却没能得到凤君邪!”

    “是你,都是你!”林初蕊有些崩溃的嘶吼着,她红着眼睛扑向冥夜,却被冥夜轻而易举的钳住了双手。

    “是你毁了我的人生!你这个魔鬼,你这个魔鬼!”林初蕊疯狂的嘶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