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猫妃到朕碗里来 > 第四百六十四章:迷雾重重

第四百六十四章:迷雾重重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他还活着?”月婆婆激动的抓住了凤惊澜的胳膊。

    凤惊澜虽然觉得婆婆的反应太过激烈了些,但转念一想,婆婆与凉叔两情相悦,却分别了这么多年,如今乍然听到这个消息,激动一些也算正常,便也没有多想。

    “凉叔虽然经历了一些事情,但好在一切都再往好的方向发展,我本来以为他会去找你,却没想到我们倒先见面了。”凤惊澜有些感慨的说道。

    “那你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吗?”月婆婆紧张的问道。

    “不知道。”凤惊澜摇了摇头,正想说凉义可能去联系她爹曾经的属下去了,但看到婆婆一副心神不宁的模样,便按下心思,没有多说。

    月婆婆不死心,她还想问什么,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便见几名侍女从不远处的小径走过。

    “澜儿,你现在住在什么地方?”月婆婆似乎担心被人发现行踪,连忙问道。

    “我住在乾明宫。”

    “好,你先不要轻举妄动,我会找时间去找你的。”月婆婆留下一句话,便匆忙而去。

    凤惊澜回到乾明宫的时候墨殇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此刻正手持书卷,坐在一方软塌上看着。

    一看见凤惊澜,墨殇便放下了手中的书卷。而凤惊澜也不扭捏,径自走了过去。

    墨殇将她圈在怀中,低头嗅了嗅她身上的幽香,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怎么样?见到人了?”

    “见到了。”凤惊澜把玩着手中的玉簪说道。

    这玉簪并不是昨天她在那条路上捡的,而是为了有一个合理的借口可以接近冥清雪而已。

    “不开心?”墨殇能够感觉到她复杂矛盾的心情。可既然人见到了,若碧月就是将她带大的婆婆,她自然该欢喜。若不是,那便值得深思了。可不论是哪种结果,都不应该让她露出这样的情绪。

    墨殇觉得,这其中应该还有什么东西,是他不知道的。

    凤惊澜抿着唇思索了片刻,组织了一下语言之后,才缓缓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她和婆婆长得一模一样,就连一些细微的动作,也如出一辙。她也知道凉叔,可是……”

    凤惊澜一边说着,一边回想自己和婆婆见面的过程。她一遍又一遍的思索着,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说道最后,她索性自嘲一笑,道:“或许是太多年没有见过,总觉得有些生疏了。”

    她原本以为,在她失踪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与婆婆重逢之后,婆婆除了震惊和激动之外,应该还有些别的情绪。

    至少应该问一问她这么多年都去了哪里,或者斥责她几句,这都是理所当然的。可婆婆却只是催促她离开龙宫。

    当然,这或许是因为婆婆怕她在龙宫发生意外,可她却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墨殇想了想,道:“这件事情,你自己把握分寸。”

    “放心吧,我明白的。”凤惊澜点点头。

    她毕竟和婆婆才刚刚见面,有些事情不能这么快下结论。但有些事情,她的确应该好好想一想在做决定。

    就在凤惊澜和墨殇正在商量月婆婆的时候,月婆婆已经回到了苍梧宫。

    她关上了房门,像没头苍蝇一般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她看上去有些兴奋,又有些紧张,神色之中还有几分忐忑。

    半晌之后,她拉开房门,朝林初蕊的房间走去。

    林初蕊自从被冥夜禁足之后,就没有再出过房间半步。门外本来有冥夜的心腹守着,但今天月婆婆来的时候,却发现原本守在门外的人已经离开了,问过之后,才知道冥夜已经解除了对林初蕊的禁足。

    月婆婆精神一震,快步走进了林初蕊的寝殿,并且谨慎的关上了房门。

    “夫人,您受苦了!”月婆婆疾走两步,面露担忧之色,眼底还有几丝不忿。

    “受苦?”林初蕊穿着锦衣华服,妆容精致的坐在梳妆台前,听到月婆婆悲愤的话,她只是勾了勾唇角,冷漠道:“我若真想出去,他冥夜拦得住吗?”

    月婆婆没想到林初蕊会这么说,顿了片刻,才反应过来。

    的确,林初蕊虽然嫁给了冥夜,但她毕竟出身林家。若是在冥家被禁足也就罢了,可这里是龙宫,若林初蕊执意要闹,到时候,大家脸面上都不好看。

    “那您为什么……”月婆婆疑惑了。

    “我本就不高兴来,如今不就清净了。”说到这里,林初蕊不禁看了月婆婆一眼,问道:“你怎么进来的?”

    “夫人,外面的人已经走了。我听说,是小姐向老爷求的情……”月婆婆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后来,在林初蕊阴冷的注视下,声音消失在喉咙里。

    “你就是来和我说这些的?”

    “不,不是。”感觉到林初蕊的不悦,月婆婆连连摇头,立刻把之前遇到凤惊澜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林初蕊。

    林初蕊原本不以为意的表情,因为月婆婆的话阴晴不定的变换着。

    “你确定,她就是那个贱人的女儿?”原本精致美丽的容颜因为心底的怨恨变得扭曲狰狞。

    “不会错的,那个凤惊澜和沧月长得很像,而且我试探过,她一定就是碧云口中的那个凤惊澜!”月婆婆连连点头。

    在说到“碧云”这个名字的时候,她眼底飞速闪过一丝恨意。

    “哈哈哈哈……”林初蕊放声大笑,笑声中夹杂着一丝阴冷与诡谲,令人寒毛直竖。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林初蕊冷笑了一声,立刻命令道:“既然已经确定了她的身份,你应该知道,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了?”

    “奴婢明白!”月婆婆双拳紧握,兴奋的声音夹杂着一丝丝的阴冷。

    “这趟还真没白来!”林初蕊忽然问道:“你说她在龙宫,她是怎么进来的?她来做什么?”

    “奴婢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混进来的,不过,她混进龙宫的目的,应该也是为了救她父亲……”

    说到这里,月婆婆心里“咯噔”一下,还没等她弥补,林初蕊已经重重的扇了她一巴掌。

    火辣辣的脸颊,配合上林初蕊阴冷怨毒的声音,让月婆婆胆寒。

    “夫人恕罪,奴婢知错了。”面对战战兢兢的月婆婆,林初蕊眼底寒光闪现,忽明忽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