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猫妃到朕碗里来 > 第四百四十七章:活色生香

第四百四十七章:活色生香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如果没有这次意外,你打算什么时候才和我相认?”看着她微肿的红唇,墨殇忍不住又啄了一口。

    凤惊澜喜笑颜开,她伸出雪白的玉臂勾住墨殇的脖颈,眨了眨眼,俏皮道:“就算没有这次意外,我本来也打算昨晚现身的,不过……”

    凤惊澜猛地翻身,两人的姿势顿时逆转。凤惊澜压在墨殇身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墨殇,阴测测的说道:“我若是不出现,你昨晚打算挑几个妃子?”

    墨殇惬意的躺在床上,锦被下的大手,不规矩的游移着。掌心下细腻柔软的肌肤,让他享受的眯了眯眼睛。

    “说!”凤惊澜有些不满的娇喝一声。

    低沉磁性的笑声带着难以言喻的愉悦与满足,让原本想要兴师问罪的某人不自觉的红了脸。

    “吃醋了?”墨殇挑了挑眉,嘴角的笑容自昨晚看到凤惊澜之后,就没有消失过。

    墨殇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模样让凤惊澜恨得牙痒痒,乌黑灵动的眼珠子滴溜一转,凤惊澜老神在在的说道:“既然你都要选妃了,不如我也去搞个选夫大会,你觉得怎么样?”

    “你敢!”

    凤惊澜尚未反应过来,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原本压在墨殇身上的她再次被墨殇压在了身下。

    “你看我敢不敢!”挣扎无果,凤惊澜不服气的挑衅。

    “看来,你的精神很不错,还有心思去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墨殇眼底闪过一道危险的光芒。

    深沉幽暗的目光在凤惊澜裸露的肌肤上来回巡视,就像是国王在巡视自己的领土一般,肆无忌惮。

    “不,等一……”下……

    心中警铃顿响,但墨殇却没有给凤惊澜求饶的机会,薄唇压下,就将凤惊澜来不及出口的求饶声吞进了自己口中。

    “唔……阿炎……等……”凤惊澜涨红着脸断断续续的喘息着。

    “等不了了!”回答她的,是墨殇变本加厉的缠绵。

    “阿炎!我好累……”

    “你躺着休息就好!”干净利落的回答让凤惊澜欲哭无泪。

    凤惊澜觉得自己就像是大海中一叶孤舟,除了跟着翻滚的海浪上下起伏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她的头脑早已变成了一团浆糊,什么都想不起,什么都听不到。

    昏迷前的唯一念头就是:下次绝对不能在床上挑衅墨殇!

    而日后的无数个日日夜夜里,这句话得到了最完美的验证。凤惊澜痛定思痛,最终将这句话改成了:无论何时何地,绝对不能挑衅墨殇!

    就在墨殇为了自己的私欲,一遍又一遍的惩罚着凤惊澜的时候,寝殿外的莫珏听着那隐约传来的喘息与呻吟,却是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莫珏昨晚就想和墨殇谈谈有关那只猫的问题,可昨晚等他送完了宾客回到大殿的时候,墨殇已经回了寝殿。无奈之下,莫珏只能作罢。

    于是今天一大清早,莫珏就来到了乾明宫。谁知他们英明神武的王竟然破天荒的睡到了日上三竿还没起。

    莫珏等了又等,终究没忍住,来到了墨殇的寝殿外。但接下来的事情发展却完全偏离了莫珏的想象。

    他听到了什么?

    墨殇的寝殿中怎么会有女子的声音?

    莫珏狠狠地甩了甩头,一定是他弄错了。他们向来洁身自好、视美女如粪土的王怎么可能在寝殿中与女子寻欢作乐?

    可寝殿里的声音又作何解释?

    莫珏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他一个激灵。要是让王知道他听了墙角,那下场……

    光是想想,就让莫珏不寒而栗。

    所以,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还是趁王没有发现,有多远跑多远比较好。

    乾明宫的守卫看着一向优雅从容的莫珏长老像被鬼追一样的离开,着实惊掉了一地下巴。

    凤惊澜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月上中天,她只觉得浑身像是被八匹马碾过一般,酸软疼痛,那滋味,真叫一个酸爽。

    而造成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却怡然自得的半躺在床上,春风得意的看着她。

    “凤!炎!”凤惊澜怒了!

    按照凤惊澜的想法,她是准备将墨殇从床上踢下去的。但很可惜,某人高估了自己的体力,她现在浑身发软,别说是把墨殇从床上踢下去了,她现在累的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

    “乖!我在这儿!来,先喝口汤,润润喉!”相比较于身心俱疲的凤惊澜,墨殇却是春风得意、满脸餍足的愉悦。

    经过墨殇这么一提醒,凤惊澜这才察觉到自己声音沙哑,嗓子都快冒烟儿了。

    凤惊澜向来不会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虽然心里憋屈极了,但还是默默的喝了墨殇喂过来的汤。

    感觉原本沙哑干涩的喉咙舒服了些,凤惊澜这才恨恨的瞪着墨殇。

    “你混蛋!”憋了半天,凤惊澜勉强憋出了三个字。

    “好,我混蛋!”墨殇笑着点头。

    “我不是夸你!”凤惊澜咬牙切齿的看着一脸得意的墨殇,气的胃疼。

    “你确定?”墨殇好心情的看着凤惊澜,笑着说道:“那我就当是夸我的话听了。”

    “……”没等凤惊澜开口,她的肚子就先抗议起来了。

    若是一般情况下,凤惊澜或许会有些窘迫,但此时此刻,被折腾了一天一夜的凤惊澜只恶狠狠地瞪着墨殇。

    墨殇毫不怀疑,此刻凤惊澜若还能动弹,她绝对会扑上来狠狠咬他一口!

    “饭菜已经准备好了,我抱你去洗澡!”墨殇却毫不在意,本来么,他已经占了天大的便宜了,就让她稍微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好了。若是因此而憋坏了身体,心疼的不还是他?

    凤惊澜悻悻的瞥了墨殇一眼,没有说话。

    墨殇见状微微一笑,连人带被将凤惊澜抱了起来。

    当墨殇再次抱着衣衫整齐的凤惊澜出现在寝殿的时候,桌上已经摆满了凤惊澜爱吃的饭菜。

    寝殿中除了墨殇和凤惊澜之外,再没有旁人。凤惊澜浑身酸软的窝在墨殇怀中,毫不客气的享受着墨殇最贴心的服侍。

    吃饱喝足之后,凤惊澜又被墨殇抱回了床上。虽然浑身酸软,没有一点儿力气,但凤惊澜的精神却很好。在墨殇怀里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躺着,凤惊澜这才问道:“你是什么时候恢复记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