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猫妃到朕碗里来 > 第四百四十章:惊见婆婆

第四百四十章:惊见婆婆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墨殇的投喂下吃完了一串葡萄的凤惊澜揉了揉自己圆滚滚的肚皮,打了个饱嗝之后,从桌子上爬了起来。

    正殿的气氛很是热闹,但凤惊澜却并不喜欢这样的场合。

    此刻虽然所有人脸上都带着笑容,但又有谁知道,那一张张笑脸之下,隐藏着的是怎样的心思?

    更别说,这些人之中,没有一个不想将自家的或者族中的妙龄少女塞到墨殇的床上。

    凤惊澜之所以会跟着来,本来是打着如果墨殇真的选妃,她就大闹一场的心思的。

    但当墨殇在看到冥清雪之后,不但没有被冥清雪所迷惑,反倒一脸的嫌弃与愤怒。

    在那一刻,凤惊澜不知怎的,就释然了。

    即便失去了记忆,但在墨殇的潜意识里,还留存着她的影子。那个时候,她就知道,今天这场宴会,只会是一场再单纯不过的庆功宴。

    至于那些各怀心思,想着将女人往墨殇床上送的人,注定要失望了。

    既然如此,她为什么还要继续勉强自己留在这里?

    虽然才相处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但对于这只猫儿,墨殇总觉得格外熟悉。她的一个动作,甚至是一个眼神,他都能清楚的知道她的想法。

    而对她的纵容与宠溺,似乎早已融入血肉之中。

    所以,当看到凤惊澜从桌子上站起来的时候,墨殇就知道这只猫儿待不住了。

    修长的手指拂过凤惊澜的背脊,指间银光点点,顷刻间便没入凤惊澜的体内。

    凤惊澜眨了眨眼,澄澈水润的星眸就这么看着墨殇。

    “去吧。”墨殇却没有过多的解释,点了点她的眉心,笑着说道。

    凤惊澜耸了耸肩,小身子跃下长桌,小巧的身体灵活的穿梭在人群之中,一转眼便没了踪影。

    离开了人声鼎沸、觥筹交错的正殿,凤惊澜深深地吸了一口外面的清新空气,顿时觉得精神一震。

    凤惊澜不知道的是,她前脚离开正殿,容尘和无痕就相继到了正殿。

    想着宴会恐怕还有一段时间才会结束,虽然今晚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但凤惊澜并不打算这么早回寝殿。

    凤惊澜慢悠悠的走着,今晚的月亮格外的圆。银白色的皎洁月光倾洒下来,如寒霜般笼罩了整个龙宫。

    凤惊澜忽然停下脚步。

    墨殇的庆功宴,除了那些顶级势力之外,旭尧和天祈等人都要参加。也就是说,今天是耀辰宫中守备最松懈的时候!

    一想到这里,凤惊澜就再也控制不住心底的情绪了。

    脚步一转,凤惊澜化作一道白影,匆匆赶往耀辰宫。

    作为太子的宫殿,耀辰宫占地极广。即便今夜因为天祈要去参加墨殇的庆功宴,耀辰宫的守卫比平时松懈一些。但那些重要的地方,却只会更加森严。凤惊澜虽然迫切的想要找到她爹,但她还算理智。像书房、寝宫这种地方,她今晚是怎么也不可能去的了的。所以,为了不打草惊蛇,凤惊澜今晚的目标只是耀辰宫中一些偏僻的,便于藏人,却又不太重

    要的地方。

    但即便如此,凤惊澜还是小看了耀辰宫的守卫。

    就如此刻,她刚刚从一处偏僻的宫殿里钻出来,就被巡逻的守卫抓了个正着。

    “这里怎么会有野猫?”其中一个守卫皱着眉头就想上前。

    就在凤惊澜迅速思考着,该怎么脱身的时候,一声呵斥从前方传来。

    “站住!你不要命了,这只猫可碰不得!”

    拜墨殇所赐,整个龙宫谁不知道凤惊澜是墨殇的爱宠?

    被这么一训斥,已经走到凤惊澜身边的守卫也反映过来了。想到这只猫的身份,那守卫惊出了一身冷汗,他嘘了一口气,心有余悸的说道:“那、那怎么办?”

    “这……”那人显然也是进退两难。

    可就在此时,原本弓着身子一脸戒备的猫儿,却瞧准了侧门的方向,一溜烟儿的跑没了影。

    见那猫儿跑了,那人送了口气,厉声道:“好了,这幸好是只猫,若是被人闯进来了,咱们的脑袋都得搬家!都打起精神来。”

    “是。”众人答应一声,继续巡逻。

    就在这一队守卫离开之后,一黑衣人从屋檐上飞身而下,然后迅速从侧门溜了出去。

    那黑衣人一路疾行,直到远离了耀辰宫之后,这才松了口气。

    可就在这时,一道白影闪过。那黑衣人眼底闪过一道厉芒,虽然躲开了攻击,但脸上蒙面的黑巾却被凤惊澜的爪子勾了下来。

    婆婆!

    凤惊澜倏地瞪大了眼睛,一刹那的震惊之后,取而代之的便是发自内心的狂喜。

    她怎么也没想到,今晚心血来潮,一探耀辰宫的行动,居然让她找到了多年不见的婆婆。

    欣喜若狂的凤惊澜却没有发现对面身着夜行衣的老妪正一脸戒备的盯着她。

    月婆婆怎么也没想到仅仅是一次夜探耀辰宫的行动,居然会出现如此多的意外。

    刚才在耀辰宫中,她险些就被发现了。但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一只猫儿却阴差阳错的救了她一命。

    她不知道这只猫儿此刻出现在这里,是意外还是它真的察觉到了她的存在。若是意外,她还能理解。可若这只猫儿真的发现了她,那么,这只猫儿就绝不能留!

    凤惊澜猛地跃起,扑向面前的老妪。那老妪没有注意到凤惊澜眼底的狂喜,误以为凤惊澜是想要攻击她,所以想都没想,就挥出了手中的利剑。

    凌厉的剑刃闪烁着森冷的寒光从凤惊澜眼前晃过,毫无防备的凤惊澜慌乱之下伸手抵挡。

    肉掌如何能够与利刃相抗衡?

    毫无意外的,伴随着鲜血的飞溅,凤惊澜的两只小爪上留下了两道深可见骨的伤痕。

    婆婆?

    凤惊澜惊诧莫名,可等她回过神来,再次去寻找婆婆的身影时,周围除了那斑驳的树影,哪里还有婆婆的踪迹?

    就在凤惊澜茫然而震惊的看着手上鲜血淋漓的伤口时,一道灵力从身后射来。

    凤惊澜眼底寒光一闪,轻盈一跃,便躲过了偷袭。

    刚才之所以受伤,不过是因为她毫无防备。可想要偷袭她,却也没有那么容易。“呦!这是哪儿来的小野猫啊?真是狼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