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猫妃到朕碗里来 > 第三百三十五章:坦诚相见

第三百三十五章:坦诚相见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百三十五章:坦诚相见

    卑鄙!

    莫瑾瑜攥紧了拳头,强自按捺下心中的愤怒。

    别说冥绝现在只是说出一个事实,即便是他做出更过分的举动,她们也必须忍。

    现在还不是和冥家撕破脸皮的时候,即便觉得憋屈,她也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了。否则,若是让凤君止和林珑知道林清雪是冰凤之体,且很有可能身怀凤灵石。恐怕情况会更加激烈。

    到时候,她们玉泉宫,可就完全不占任何优势了。

    “林姑娘,玉泉宫如今的势力的确不如冥家,但冥家是世家,族中着重培养的只有冥家人。至于外人,无论天资如何出众,所能得到的修炼功法和资源都是有限的。除非……”

    莫瑾瑜意味深长的看了冥绝一眼,话虽然没有点名,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冥家是一个家族,想要得到和冥家人一样的重用,那就只有成为冥家人。林清雪容貌倾城,又是冰凤之体,若想要嫁入冥家,即便她没有强大的母族支撑,但她本身的天赋就是最好的筹码。

    而且,正因为她没有强大的母族,冥家便不必有所顾忌。反之,若林清雪并没有达到冥家人的要求,那么她的下场,不说凄惨,却也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世家大族中的那些权力倾轧、勾心斗角,可不是一般女子所能够承受的了的。

    见冥绝变了脸色,莫瑾瑜嘴角微扬,继续游说道:“而玉泉宫如今正是用人之际,林姑娘天资卓绝,一旦加入玉泉宫,必定能得到重用。玉泉宫中的资源,也绝对会优先倾斜到林姑娘身上!”

    莫瑾瑜的一番话有理有据,直接将加入冥家和玉泉宫的利弊说的清楚明白。而且,她言辞恳切,并无隐瞒。只这一点,便平白令人增添了几许好感。

    冥绝的脸色不太好看,但却没有再多说什么。

    经过莫瑾瑜那一番话之后,冥绝若是再纠缠不清,便落了下乘。而且,他是男子,若是让林清雪认为他对她别有所图,反而不美。

    虽然在见到了林清雪的倾世之容之后,冥绝的确动了几分心思,但有些事情,只能在心里想。若是流于表面,未免显得轻浮。

    林清雪自小便是天之骄女,必有傲骨。这般作态,反而会让她生出厌恶之心。

    所以,冥绝现在要做的,就是以不变应万变。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林清雪身上。他们在等,等林清雪的选择。

    凤君止和林珑也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他们也想知道,林清雪到底会怎么选。

    至少,两人表面上表现出来的就是这样。至于他们二人心中所思所想,就不是常人能够推断出来的了。

    只是,事情显然没有朝他们预计的方向发展下去。

    林峰横跨一步,直接挡在了林清雪面前。

    “多谢二位好意,林家一向与世无争,恐怕无法适应那些竞争激烈的环境。还望二位多多担待。”

    林峰一拱手,他说的客气,但语气却极为坚决。

    海琼皱了皱眉,还想说些什么,便听站在一旁的凤君止说道:“既然人家不愿意,想来无论是冥家还是玉泉宫都不会做强人所难之事。”

    “这是自然。”冥绝笑着点头。

    事到如今,他已经明白,无论如何,今天是不可能说服林清雪了。所幸他们还要再留一段时间,他总有办法说服林清雪。

    “玉泉宫诚意相邀,还望林姑娘再考虑一下,无论何时,玉泉宫的大门都将为林姑娘敞开。”海琼也不得不放弃了。

    说罢,她深深地看了凤君止一眼,后者回以微笑,从容优雅,风度翩翩。

    海琼心底微沉,带着莫瑾瑜头也不回的离开。

    今夜之后,无论是凤君止还是林珑,恐怕都会着重调查林清雪。想来,她费心想要隐瞒的事情,终究还是瞒不住了。

    必须加快速度了!

    随后,凤君止、冥绝和林珑一同离开,只是林珑离开之时,特意朝林峰看了一眼。

    她的眼神并不锐利,更像是无意中的一瞥,却让林峰紧张的浑身僵硬。

    ……

    一轮红日从东方的地平线上升起,温暖和煦的日光照耀在那凝结的露水之上,闪烁着七彩的光芒。

    微风沿着微微敞开的窗户钻入室内,红色轻薄的帷帐随风舞动,如水波一般荡漾出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宽大柔软的床榻上,一男一女如交颈而卧的鸳鸯。两人的发丝散乱的铺陈在红色的软枕上,互相交缠,不分彼此。

    女子枕在男子的肩膀上,纤细白嫩的手指无力的搭在男子的胸口。男子的胳膊穿过女子的颈项之间,握住女子圆润细腻的肩膀。

    女子的睡相不太老实,使得红色的锦被微微下滑,露出锦被下那莹白细腻的肌肤与圆润可爱的肩膀。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莹白细腻的肌肤之上,此刻布满了一个个紫红色的小草莓。分布之密集,令人叹为观止。

    窗外的风大了一些,垂落的帷帐舞动的越发放肆。

    沉睡中的女子似乎有些冷,她缩了缩身子,企图用身边的暖炉来温暖自己。

    但下一刻,头皮传来一阵剧痛。

    “嘶!”

    凤惊澜倒抽了一口冷气,睁开了略显迷蒙的眼睛。

    纯澈澄净的黑眸中透着几分水汽,那眼神明明是朦胧慵懒的,但顾盼流转之间,却带着几分妩媚,令人不自觉的心跳加速。

    凤惊澜只觉得全身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碾过一样,浑身上下,没有哪里是不痛的。

    尤其是……

    凤惊澜的脸“刷”的一下就红透了。

    显然,经过短暂的迷茫之后,凤惊澜已经完全记起了昨夜发生的事情了。

    她一手捂着发烫的脸颊,一边怒气冲冲的抬头。

    这个混蛋,她昨晚都那么求他了,他居然狠心的将她折腾的晕了过去!

    想到这里,凤惊澜的脸更烫了。

    漂亮的星眸中溢满怒气,配着她红润欲滴的绝美脸庞,和眉宇间散发出的妩媚。一颦一笑间,似能勾魂摄魄!

    但满心的怒火在看到他熟睡中依旧上扬的嘴角,以及那眉宇之间,显而易见的幸福与满足之后,奇异的消散开来。

    他怎么能长得那么妖孽呢!

    凤惊澜有些花痴的伸出手,指尖划过他的眉峰,缓慢而仔细的勾勒着他的脸部轮廓。

    她没有漏过他脸上的每一处,从眉眼到鼻梁,然后停留在了他微扬的绯色薄唇上。

    “还满意你看到的吗?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