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猫妃到朕碗里来 > 第三百一十五章:秀恩爱

第三百一十五章:秀恩爱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百一十五章:秀恩爱

    一场秋雨一场寒,连续半个多月都被秋雨笼罩的京城,终于迎来了一缕朝阳。

    温暖和煦的阳光毫不吝啬的倾洒下来,沿着屋檐滴落下来的雨水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晶莹的光芒。枯黄的树叶被雨水打落,斑驳了一地。在秋风中,更显萧瑟。

    阳光虽然温暖,但气温却并未升高,偶尔吹来的风中带着一丝寒意,昭示着冬季的来临。

    原本冷清萧瑟的大街上,忽然热闹了起来。还有一个多月,就是除夕了。家家户户都忙碌了起来,赶集的、置办年货的,每一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充满了对新年的憧憬与期盼。

    半个多月前的一场内斗,重新改变了朝堂的格局,虽然皇宫之中血流成河,但厚重的宫门隔绝了一切的罪恶。倒未对京城的百姓造成什么影响。

    凤城与其残余势力里应外合,逃出京城之后,凤谦就第一时间张贴布告,将凤城谋反,污蔑凤炎的事情昭告天下。告示遍布青云每一座城池,每一个角落。虽然百姓们将信将疑,但那又如何呢?

    他们关心的是自身的利益,谁当皇帝,谁是谁的儿子,这实在不是他们关心的话题。或许闲暇时会议论几句,但与大局无碍。

    凤谦显然也很清楚,流言蜚语并非一时半刻能够消失的。所以,在不影响朝局稳定的情况下,在张贴了告示之后,他便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追踪凤城和稳定朝堂之上。

    对此,凤谦心中怨念颇深。

    正如此刻,看着凤炎和凤惊澜悠闲自在的吃着早膳,凤谦心中的怨念越发深重。

    “皇兄,你的身体恢复的如何了?”忍了又忍,凤谦终究还是没有忍住。

    “只要不过多操劳,暂时无碍。”凤炎扫了凤谦一眼,夹了一只鸡翅膀放进了凤惊澜面前的玉碗里。

    凤惊澜笑眯眯的夹起鸡翅膀,放进嘴里。双颊鼓了起来,凤惊澜慢慢咀嚼着,嫣红的唇瓣染上了蜜色的汤汁,十分诱人。

    凤炎的眼神渐渐变得幽深。

    “好吃吗?”

    “嗯嗯,好吃!”凤惊澜连连点头,见凤炎盯着她,以为他也想吃,便夹了一只鸡翅膀放进了凤炎的碗里。

    “你尝尝!”

    凤炎看都没有看碗里的鸡翅膀一眼,那双幽深的凤眸紧锁着凤惊澜娇艳欲滴的红唇。

    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秀恩爱,凤谦此刻的内心是崩溃的。

    他真想拍着桌子大吼一声:旁边还有人!

    但是,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却在对上凤炎冷厉的眼神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缩了缩脖子,干巴巴的丢下一句“你们慢慢吃,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一下”之后,如一阵风一般消失在清心殿中。

    直到那股令人头皮发麻的寒意一点点退去,凤谦这才拍着自己“噗通”乱跳的小心脏,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冷汗。

    幸亏他溜得快!

    这一丝丝的庆幸刚刚升起,凤谦就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他明明是去打听皇兄的身体状况,让他回来执掌朝政的啊!

    结果呢?

    什么叫“只要不过多操劳,暂时无碍”?

    皇兄明明神清气爽,看起来比他还要精神好吗?

    皇兄分明就是找借口想要把所有的事情退给他去处理,自己却以身体不适为名,心安理得的与皇嫂卿卿我我!

    想通了这一点,凤谦的脸色那叫一个黑啊!

    他倒是想再闯一次清心殿,但一想到凤炎那冷厉漠然的眼神,凤谦瑟缩了一下,认命的往御书房的方向走去。

    寒风中,凤谦的背影,几乎与这季节一般,萧瑟凄凉。

    清心殿中,凤惊澜一个人干掉了一整盘的鸡翅膀,却还有点儿意犹未尽。看着空空如也的瓷盘,凤惊澜有些遗憾的舔了舔唇瓣。

    原本娇艳欲滴的红唇越发莹润诱人。

    凤炎的眸光越发幽深晦暗。他将方才凤惊澜夹给他的鸡翅膀夹起,不过这一次倒没有放在凤惊澜面前的玉碗之中,而是直接递到了凤惊澜的嘴边。

    “你不吃吗?”凤惊澜双眼一亮。

    “你先吃,我,不急。”意味深长的目光扫过凤惊澜一张一合的唇瓣,幽深的凤眸之中染上点点笑意。

    一听这话,凤惊澜想都没想,张口就咬住了递到嘴边的鸡翅膀。

    清亮如泉的水眸惬意的眯起,双颊因为嘴里的美食微微鼓起,那神态,像极了高贵慵懒的猫儿。

    “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我尝尝!”一声呢喃在凤惊澜的耳边响起,紧接着,温润柔软的触感便袭击了她娇软的唇瓣。

    “唔……”

    凤惊澜瞪大了双眸,看着眼前放大的俊颜。

    “闭上眼!”

    清浅的呼吸喷洒在凤惊澜的耳边,那低沉磁性的声音让凤惊澜情不自禁的服从。

    卷翘的睫毛轻轻颤动,如蝴蝶舞动的翅膀,一点点掩去了那双灿若星辰的眼眸。

    眼前一片漆黑,其余的感官便被无限放大。耳边,是他略显急促的喘息,唇上,是他炙热的呼吸。

    噗通!噗通!

    分不清是谁的心跳,剧烈而凌乱的回荡在这一片暧昧的空气之中。

    当那双修长的手克制不住的落在她的腰际,凤惊澜轻吟一声,伸手搂住了凤炎的脖子。

    呼吸越发混乱。

    甜蜜的吻,从双唇游移到了耳畔。炙热的呼吸拂过她莹润如玉的可爱耳垂时,微微一顿。

    凤惊澜一个激灵,不自觉的瑟缩了一下。

    “的确很美味!”

    暗哑磁性的嗓音蹿入她的耳膜,呼出的热气喷洒在她的耳畔,凤惊澜的脑海之中一片混沌,哪里还有心思去管凤炎到底说了些什么?

    看着眼前那莹白如玉的耳垂一点点染上粉色,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粉嫩透明,令人垂涎欲滴。

    凤炎呼吸微滞,眼神有一瞬间的凌乱。他深吸了一口气,用尽了所有的自制力,才勉强克制住自己的冲动,拉开了和怀中人儿之间的距离。

    凤惊澜尚未回过神来,被品尝过的红唇越发红艳诱人。但它的主人却丝毫不知自己此刻的魅力,正微张着红唇,神色茫然。

    “还在回味吗?”凤炎笑着逗她。

    还在回味吗?

    五个字如惊雷一般在脑海中炸响,凤惊澜的脸“刷”的一下红透了。

    “凤炎!”

    她恼羞成怒的瞪着凤炎,却不知那含羞嗔怒的模样,有多么的惊艳。

    “我在。”凤炎含笑点头。

    原本羞恼的凤惊澜见状忽然有些泄气。毕竟,在某些事情上,她从未在他面前占过上风。而眼下,继续纠缠下去,她绝对讨不了好。

    可就这么算了,凤惊澜又有些不甘心。

    见她灵动的眼眸滴溜溜的转着,像是在打什么坏主意。凤炎忽然站起了身子,在凤惊澜警惕的眼神中,朝她伸出了手。

    “干嘛?”凤惊澜赖在椅子上不肯起来。

    凤炎一挑眉梢,径自握住她的手腕,将人拉了起来。

    “你要是不配合,我不介意抱着你走。”

    一句话,愣是让凤惊澜乖乖站在原地,不敢再有动作。

    再次站在琉璃殿外,凤惊澜实在想不明白凤炎想做什么。

    当初凤炎和无痕一场大战,毁了大半个琉璃殿。当时凤炎以此为由,硬是将她留在了清心殿中。

    凤惊澜可不相信,凤炎带她来这里是为了让她重新搬回琉璃殿居住。

    因为早在琉璃殿修整好之后,她就提过搬回琉璃殿的事情,但每一次的商量最终都以她被某人吻到头晕目眩才作罢。

    “进去。”

    整个琉璃殿中空无一人,凤惊澜不知道凤炎到底想干什么,但不知怎的,一颗心却怦怦乱跳着,怎么也停不下来。

    “等一下。”凤炎忽然停下脚步,凤惊澜疑惑的抬起头,忽然眼前被一片红色覆盖。

    凤炎不知从哪儿拿来了一条红绫,蒙上了她的眼睛。

    将红绫系好,确定凤惊澜看不见之后,凤炎牵着凤惊澜的手,推开寝殿的门,走了进去。

    “阿炎,你到底想干什么?”

    “给你看一样东西!”凤炎的目光落在了寝殿之中的某一处,冰蓝色的凤眸之中,绽放出点点光芒。

    “你蒙着我的眼睛,我还怎么看?”凤惊澜有些哭笑不得的说着,却有些压制不住心中的好奇。

    到底是什么东西,要搞得这么神秘?

    凤炎放开了凤惊澜的手,走到了她的身后,修长的手指轻轻拨动,那条红绫便落了下来。

    “这是……”

    凤惊澜红唇微张,眼中是无法压制的惊艳。

    寝殿之中并无变化,所有的格局与她之前居住的一模一样。只是,却多了一些东西。

    一件嫁衣!

    一件精美绝伦,奢华内敛的美丽嫁衣!

    火红色的丝缎光滑细腻,触手生温。

    一只展翅翱翔的金色凤凰盘旋在嫁衣的背后,金色的翎羽张扬而肆意的蔓延至衣摆和衣袖上。

    大气雍容!高贵凛然!栩栩如生!

    凤惊澜伸手摸着那只金色的凤凰,有一瞬间,她甚至以为那真的是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

    她却不知道,这件嫁衣凝聚着制衣局所有的心血。

    嫁衣的布料是青云国独有的丝缎,由整个制衣局中经验最丰富,手艺最好的师傅剪裁。至于那只栩栩如生的凤凰,则是由制衣局中最心灵手巧的十名绣娘花费了三个月的时间,以金丝绣成。

    这件嫁衣昨夜堪堪完成,凤炎却是一刻都等不了,用过早膳之后,便将人带了过来。

    “去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