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猫妃到朕碗里来 > 第二百六十六章:大难临头

第二百六十六章:大难临头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百六十六章:大难临头

    凤惊澜离开藏之后,便直奔玉清院而去。若说傲天大陆之上,还有谁可能拥有上品灵石的话,她能想到的,就只有容尘了。

    “美人儿!美人儿!你是来找我的吗?”要说看见凤惊澜,最高兴的莫过于彩儿了。

    自从上次吃了红烧龙鱼之后,彩儿再吃其他东西就食不知味了。它这段时间可谓是盼星星盼月亮,如今终于把凤惊澜给盼来了,一双滴溜溜的小眼睛就直往凤惊澜手上瞄。

    凤惊澜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当即从玉泉宫中找了几颗果子扔给彩儿。

    “彩儿,这次来的匆忙,没有给你带好吃的。下次吧,下次我一定给你补上好不好?”

    “说话算话,那美人儿下次再来,可以定要给彩儿带好吃的哦!”彩儿一边啃着果子一边说道。

    嗯……

    虽然味道比不上龙鱼,但和它平日里吃的相比,简直好太多了。所以,它也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吧!

    “彩儿,容尘在吗?”凤惊澜下意识的朝院内那棵合欢树看去。

    容尘似乎对这棵树情有独钟,不是坐在树上,就是坐在树下。只是这一次,凤惊澜却失望了。

    “主人不在哦!”说话间,彩儿已经吃完了果子,它将果核扔掉,打了个饱嗝儿。

    “不在?”凤惊澜一愣,连忙问道:“他去哪儿了?”

    “不知道啊。”见凤惊澜神色不对,彩儿眨了眨眼,问道:“美人儿,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找主人吗?”

    “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凤惊澜摇了摇头,问道:“彩儿,你知道容尘手里有上品灵石吗?”

    上品灵石对一般人来说很珍贵,但在容尘眼中实在算不了什么。若是容尘有的话,彩儿一定会知道的。

    “上品灵石?”彩儿毫不犹豫的摇头,道:“没有哎。”

    上品灵石那么垃圾的东西,主人怎么会有呢?彩儿觉得自家主人被小看了,正想说话,却发现凤惊澜的神情一下子暗淡了下来。

    “没有?一颗都没有吗?”凤惊澜显得有些激动。

    这短短几个时辰之中,她的心情大起大落。容尘已经是她能想到的最后的希望了,若是连他都没有上品灵石,那她该如何回去?

    她不是嫌弃傲天大陆,若是没有婆婆,她愿意与阿炎一起永远幸福的生活在这里。但她是婆婆一手带大的,她们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她失踪之后,婆婆一定急坏了,一想到这里,她就归心似箭。

    她努力了这么久,难道只是一场镜花水月吗?

    凤惊澜不甘心!

    “真的……”

    对上凤惊澜哀痛的眼神,彩儿默默的将“没有”二字咽进了肚子里。

    “美人儿,一定要上品灵石吗?可不可以用别的东西代替?灵丹可以吗?主人新炼制了一炉丹药,我去……”

    “不用了。”凤惊澜有些失魂落魄的打断了彩儿的话,拖着有些疲惫的身躯往回走。

    灵丹虽然也蕴含了极大的灵力,但能够驱动传送阵的,却只有灵石。

    凤惊澜怎么也没想到,曾经从来不用为灵石发愁的她,如今却被几块上品灵石生生挡住了回家的路。

    “美人儿……”看着凤惊澜消失的身影,彩儿有些懊恼的嘟囔道:“为什么一定要上品灵石呢?极品灵石不可以吗?”

    彩儿虽然不太敏感,却也能够感觉到凤惊澜离开时的悲伤,它有些闷闷不乐的落在了石桌上,苦思冥想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彩儿忽然双眼一亮,振奋道:“有了!”

    “有什么了?”

    清润温雅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彩儿一抬头就看到了坐在合欢树上的容尘,立刻欢喜起来。

    “主人,你回来了!”

    “嗯。”容尘摘了一片叶子把玩着,随口问道:“你有什么了?”

    说着,他的视线落在了彩儿圆滚滚的肚皮上,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彩儿浑然不知容尘的想法,它扑棱着翅膀飞到了容尘身边,落在他身旁的枝头上,得意洋洋的说道:“刚才美人儿来问我有没有上品灵石,我就说没有啊。结果美人儿闷闷不乐的走了,可是我忽然想到办法了!”

    某只鸟儿浑然忘了凤惊澜是来找它家主子帮忙的。

    “上品灵石?”容尘挑了挑眉,温润的目光扫过高耸的藏,眼底晕开一层笑意。

    “是啊,上品灵石那么垃圾的东西,我们怎么会有呢!”彩儿撇了撇嘴,一脸不屑的说道。

    “哦?那你想到什么办法了?”容尘随口问道。

    “我们虽然没有上品灵石,但是有极品灵石啊!”一说到这个,彩儿双眼发光,洋洋得意的说道:“只要我把极品灵石中的灵力吸收掉一部分,那极品灵石不就自然而然的降为上品灵石了吗?”

    说罢,彩儿仰起头颅,一副“我最聪明,求表扬”的模样。

    “主人,你说我这个办法好不好?我要是帮了美人儿的忙,美人儿下次一定会给我带很多好吃的对不对?哎呀,我怎么这么聪明呢!”

    某鸟自恋的碎碎念。一想到即将有美味的龙鱼吃,某只贪吃的鸟儿嘴角流出了可疑的液体。

    “主人,你还没说我这个办法好不好呢!”

    自恋了半天,没有得到回音的彩儿不满的看着容尘。那小眼神得意的呦!

    “好。”容尘神色古怪的看着一脸得意的彩儿,道:“她要是知道你的这番心意,一定会很激动的!”

    “我也这么觉得!”彩儿丝毫注意到容尘古怪的神色,昂首挺胸的说道:“不过谁让她是美人儿呢!我要是不帮她,难道看着她哭鼻子不成?”

    容尘有些怜悯的看了彩儿一眼,视线在它那一身光鲜亮丽的羽毛上停留了一秒。以凤惊澜的脾气,要是听到了这番话,不知道会不会把它视为生命的羽毛给它拔光了呢?

    正侃侃而谈的彩儿忽然觉得浑身一凉,小身子哆嗦了一下。

    这天气怎么忽冷忽热的,真不可爱!

    某只丝毫不知道自己将大难临头的鸟儿傲娇的想着。

    不过现在,凤惊澜就算知道了这一切,恐怕也没有心思计较了。因为,她已经遇到了大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