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猫妃到朕碗里来 > 第二百二十八章:凤惊澜,你去死吧!

第二百二十八章:凤惊澜,你去死吧!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百二十八章:凤惊澜,你去死吧!

    冰凤之体即便是在灵界也是非常罕见强悍的体质。如今林清雪不过是有了觉醒的征兆,就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一旦真正觉醒,别说是这小小的演武场,就是整个蓝川京城,恐怕都会成为一片冰川。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宽阔的擂台已经被冰封。但这只是开始,林清雪身上已经蒙上了一层白霜,越来越重的寒气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冰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朝四周蔓延开来。

    围观的众人已经乱成了一团,所有人面带惊恐之色,仓惶的往后退去。

    “愚蠢!”凤惊澜朝脸色骤变的云千素扔下两个字,一个翻身,跃至林清雪身后,纤长的十指如幻影一般迅速结印。

    一旦冰凤之体觉醒,除了极少数的修炼者能够逃脱之外,整个蓝川京城的百姓都将被冻成冰雕。

    云千素的脸色忽青忽白,她紧盯着站在她不远处的凤惊澜和林清雪,眼神闪烁。

    为了保证这次的胜利,早在她提出学员挑战赛之时,就已经派遣赤月安插在青云的探子,查明了青云学院所有顶尖学生的情况。

    那么多人之中,真正值得她放在心上的,就只有林清雪。

    林清雪不但拥有六阶灵圣的修为,又是极为罕见的冰凤之体,甚至自小被林家那位老祖宗带在身边游历大陆。

    学院挑战赛是一场关系到十座城池归属的豪赌,青云学院为了获得胜利,一定会派遣林清雪参赛。

    她云千素或许自傲,却也没有自负到以为靠着从安雅身上吸取的灵力而突破到灵圣境界的自己,能够打败依靠自己的修炼突破的林清雪。

    可以说,一个林清雪就能够打败他们赤月,更何况还有四个天赋出众,修为最低也在灵宗境界的天之骄子?

    所以,在知道林清雪的情况之后,她就一直寻找能够打败林清雪的办法。她研究了很多古籍资料,最后在圣女殿的某一任圣女的笔迹中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原来,冰凤之体虽然珍贵,却也十分霸道。若是修为不足,一旦冰凤之体觉醒,不但没有益处,反而会让身负冰凤之体之人被永久冰封。

    根据那位圣女的笔记记载,曾经傲天大陆之上也曾出现过一位拥有冰凤之体的女子,那人凭借杰出的天赋不到四十岁就修炼到了灵尊的境界。

    当时的傲天大陆已经很久没有人能够打开通往灵界的通道了,那女子便成了所有人的希望,尤其是当她的冰凤之体觉醒之时,所有人都以为她将成为第一个打开灵界通道的人,但结果,她不但没有一步登天,反而被那强悍霸道的体质反噬,冻成了一具冰雕。

    当年那位前辈拥有灵尊的境界,尚且没有逃过冰凤之体的反噬,更何况是如今仅仅修炼到灵圣境界的林清雪?

    刚才那名赤月学生拿出来的米粒大小的红色液体,其实是孔雀明王的血。

    孔雀明王是八阶玄兽,大约一百多年前,赤月皇室与圣女殿联手斩杀了一只孔雀明王。内丹归皇室所有,而孔雀明王的精血则留在了圣女殿中。

    这么多年来,圣女殿一直精心保存着这几滴精血。而云千素的计划之所以能够成功,最大的原因便是在于这孔雀明王的精血。

    都说孔雀明王有一丝凤凰的血脉,而林清雪身负冰凤之体。两者相遇,尤其是当那滴精血被控制着冲向林清雪之时,无异于是在挑衅冰凤的威严!

    可以说,整件事情的发展都掌握在云千素的手中。若非中间出了凤惊澜这个变故,这场学院挑战赛,青云根本就没有翻盘的机会。

    不过,现在也不算晚,不是吗?

    如今,林清雪已经失去了战斗的能力,而凤惊澜一门心思想要压制林清雪的冰凤之体,不让其觉醒。哪里还有余力能够与她一战?

    若是此时,杀了凤惊澜的话……

    只要杀了凤惊澜,就能洗刷她当初所承受过的屈辱。只要杀了凤惊澜,就能看到凤炎痛苦悔恨的表情。只要杀了凤惊澜,这场学院挑战赛,就能稳操胜券!

    杀了她!杀了她!

    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在疯狂的叫嚣着,体内的血液在沸腾,云千素的眼睛变得赤红,她紧盯着凤惊澜毫无防备的背影,神色诡谲。

    手中的白绫不知何时已经换上了一把尖锐的、泛着森冷寒光的利剑。云千素一步一步的朝凤惊澜靠近,终于,在距离凤惊澜三步之外停下了脚步。她举起手中的利刃,嘴角勾起一抹残狞狠辣的弧度,眸光一厉,猛地刺向凤惊澜的后心处。

    “凤惊澜,你去死吧!”

    眼看着剑尖就要刺入凤惊澜的背部,云千素眼中爆发出惊人的光芒。但下一刻,她嘴角的笑容就僵硬在了脸上。

    两根修长的手指轻而易举的夹住了剑刃,凤炎冷峻的脸庞出现在了云千素的视线之中。

    凤炎眸色冰冷,慑人的气势与压迫感从他身上散发出来。他冷冷的看了云千素一眼,夹住剑刃的两根手指微微用力,只听“叮”的一声脆响,那坚硬锐利的剑刃便断成了两截。

    凤炎屈指一弹,架在手中的半截剑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射向云千素。

    云千素神色骇然,她想躲,但身体却僵硬在了原地。强烈的寒意袭来,胸口传来一阵剧痛。殷红的鲜血从伤口处溢出,染红了洁白的衣裙。

    云千素缓慢的低下头,在看到刺入胸口处的断剑时,眼中忽然绽放出奇异的光芒。

    凤炎,他居然没有杀她?

    心中升起一丝希望,云千素迅速抬头看向凤炎,想要从凤炎的脸上看出一丝一毫的破绽。

    她不相信凤炎会失手。可他真的没有杀她,即便她一心想要置凤惊澜于死地!这是不是说明,他对她也有那么一点点的怜惜与不忍?

    这个念头从脑海中闪过,云千素只觉得胸口的疼痛都减轻了很多。

    “他只是想把你的命留给我!”冰冷的声音带着一丝嘲讽,毫不留情的戳穿了云千素心中的最后一丝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