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一树梨花压海堂 > 第71章 告白

第71章 告白

作者:烈火如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夏梨花本王说过,你心里如果有疑问可以当面质问本王,不要藏着掖着。”

    “我每天过的开开心心的,没有疑问。”夏梨花直视景海堂眯起的眸子。

    有疑问,她提出来又有什么用呢?景海堂难道就能听她的话,不再去找其他女人?

    在这个封建王朝里,普通男人都有个三妻四妾,更别说有着王爷身份的景海堂了。

    夏梨花只允许自己的男人爱她一个,所以,她提出疑问也好,不提出也罢,他们之间无论如何都不可能。

    “开心?!”景海堂审视的眸光略带鄙夷的扫视夏梨花,而后松开她,“你开心就好。”

    景海堂白衣飘飘在前边走,夏梨花跟在后边,宽敞的大道上,明明连个人都没有,夏梨花却感觉胸闷的想要窒息。

    她扶着胸口,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心脏病吗?

    到王府,在去往竹院和水音院分叉的路上,夏梨花想,她终于要解脱了。

    可是,最后景海堂并没有拐弯,而是和夏梨花一样迈上了去水音院的小路。

    他一定是去找青韵的,夏梨花默默的想着踩着景海堂的影子往前走。

    “夏梨花。”

    “哎呦!”夏梨花没想到景海堂突然停下,一头撞向他的后背。

    景海堂回身,望着夏梨花轻柔微微泛红的额头,冰冷的眸子透着疼惜之色。

    “夏梨花你没事吧?”

    声音同样很温柔,夏梨花抬头,景海堂头顶便是皎皎明月,微风浮动他的长发,这样的景海堂无疑是慑魂夺魄的。

    夏梨花眸中似有星辰点点,一袭红衣临风而动,这样的夏梨花是那样倾国倾城。

    景海堂一手捧住夏梨花的脸,一手为她轻柔额头,而后又轻轻印上一吻。

    “现在好些了吗?”

    “好……好些了。”夏梨花慌乱后退,以防自己坠入温柔陷阱里而不能自拔。

    “啊……”夏梨花脚下踩到石头,身子不稳向一侧倒去。

    景海堂站着没动,只要夏梨花不想摔到,完全可以借助他站稳身子。

    可是,夏梨花骨子里的倔强,以及打算和他撇清关系的决绝,让她没有去抓这颗救命的稻草。

    夏梨花坠入花池,带刺的花枝刺破她的手掌,痛的想要流泪,但夏梨花还是一声不吭的站起来,这次景海堂没有再关心她,转身就走。

    水音院,翠儿一直在院子里等着夏梨花,看到景海堂和夏梨花来了,便快速迎上去,王爷还没说出口,景海堂头都没抬的直接走向青韵的房间。

    “小姐,怎么回事?”王爷和小姐一起回来难道不是留在小姐的房间吗?

    “没事。”夏梨花拜拜手,“你回去休息吧,我去睡觉。”

    “让翠儿伺候你吧。”

    “不用。”

    夏梨花发觉自从景海堂往青韵的房间去了之后,她似乎就感受不到身体的痛了。

    拗不过夏梨花,翠儿回自己房间休息。

    夏梨花开房门,门还未关上,对面青韵房间窗户上出现男女相拥的影子。

    夏梨花唇瓣倾斜自嘲,“夏梨花恭喜你,景海堂以后不会再围着你转了。”

    关门,烛光下,夏梨花看着自己泛红的手掌,有些花刺能拔出来,可是有的断在了肉里,房间连针都没有,跟本弄不出,只有等白天的时候让翠儿帮她弄了。

    脱衣服的时候,夏梨花感觉到后背也有些刺痛,看来不止手上,背上也有,夏梨花只能趴着睡。

    可是夏梨花闭上眼,脑海中便出现青韵和景海堂相拥的画面。

    不要想了,不要想了,夏梨花不断提醒自己,但是画面却越加清晰了。

    完了,自己肯定是喜欢景海堂了,这该怎么办?

    夏梨花拿下腰间的雨滴玉佩,聿明氏曾经用它传过话,不知道她说话能不能听到。

    夏梨花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对着雨滴道,“聿明兄,我遇到了麻烦,怎么办?”

    “什么麻烦?”

    夏梨花刚说完,玉佩中便传来了聿明氏慵懒的声音,她既惊喜又意外,双手托腮,将玉佩放在枕上,“聿明兄,我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你一定不要嫌弃我啰嗦。”

    “说吧,我正失眠呢,就当是催眠曲了。”

    “就是我有一个朋友,她和我们生活在不同的时代,那个地方科技发达,有空调、WIFI、实行一夫一妻制,可是她不小心穿越到了咱们的这个时代,她想回去,可是她发觉自己爱上了一个男人,你说她该怎么办?”

    “能怎办?既来之则安之,老天既然让她穿越到这个地方来了,说明她和这里有缘,至于爱上一个男子,爱就在一起呗,这样如果有一天她回去,也不至于留下遗憾。”

    “可是这里流行三妻四妾啊?”

    “这里三妻四妾的有,一生只守护一人的也有,所以,你朋友不努力,怎么知道她喜欢的男人会不会和她相守一生呢?”

    夏梨花点点头,也对,既然喜欢就追啊,管他以后会不会三妻四妾,先打败那些女人追上再说。

    想通了,夏梨花开始有了睡意,抱着玉佩,她渐渐陷入沉睡。烛光摇曳,景海堂推门进来,夏梨花趴在床上睡的正熟,身上连被子都没盖,不怕着凉吗?

    景海堂帮夏梨花盖上被子,“背痛……”夏梨花呓语,景海堂放慢动作。

    起身将烛台挪到跟前,点了夏梨花的穴道,握住她的小手,看到掌中密密麻麻的红点,真是傻女人。

    景海堂吻下夏梨花的掌心,从怀中拿出几枚银针。

    剥刺的痛意将夏梨花惊醒,但是夏梨花睁不开眼,身子也动不了。

    空气中淡淡飘散的檀木香告诉夏梨花是景海堂在帮她。

    将所有花刺剔除,景海堂又用纱布帮她包扎好,才解开她上半身的穴道。

    夏梨花睫毛抖动,发觉自己能睁眼了。

    “景海堂你不用陪你家娇滴滴的小娘子吗?来我这里做什么?”夏梨花闷声说道。

    夏梨花作势要起身,景海堂按住她的后背,却不小心碰到了有刺的地方。

    夏梨花冷抽一口气,“景海堂你到底是来帮我的,还是来杀我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身上被你点了穴道,根本起不来。”俗话说关心则乱,景海堂便是如此了。

    “别再动了,本王把你后背上的刺拔出来。”

    “我倒是想动。”夏梨花气呼呼的趴在枕头上说。

    景海堂被夏梨花怼的一时语塞,定好神色,开始脱夏梨花的衣服。

    泛着凉意的指尖滑过夏梨花的肌肤,激的夏梨花一阵颤栗,背上起了一层的小米粒。

    “景海堂你看了我的身子,是不是该对我负责啊?”

    夏梨花说这话的意思是不是肯接受他了?景海堂欣喜,“花花儿,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什么意思,就算了。”

    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吗?是真傻还是装傻?

    “花花你是不是肯接受我了?”景海堂好不容易等来这个机会哪能就这么算了,于是继续问道。

    “算……算是吧。”夏梨花有点不好意思了,她将头埋在被子里。

    “花花儿,本王很开心。”

    “开心个毛线啊,快点帮我把背上的刺弄出来,我快冷死了。”夏梨花没好气的说,心里却甜滋滋的。

    景海堂开始帮夏梨花弄背上的刺。

    景海堂的动作很轻,加上的背上的刺不多,因此夏梨花并没有感觉到痛苦。

    穿好衣服,景海堂扶着夏梨花坐起。

    面对景海堂赤裸裸的眼神,夏梨花低垂着头,脸红到了耳根处。

    “景海堂你是不是该解释下你和青韵之间的事了?”这件事在夏梨花心里是一个疙瘩,解不开她就不能真诚面对他。

    小女人终于问出这个问题了,景海堂摸摸夏梨花的小脑袋,按在胸膛,“其实我和青韵之间没什么,咱们那天中了鸳鸯绕,是聿明氏给我们解了毒,你想想我身体虚弱,即使想做什么,也做不了。”

    夏梨花解了毒后连走路都觉得飘,景海堂和青韵再行男女之事的确不太可能。

    “就算那天你们之间没什么,可是今晚呢?我看到你们两个抱在一起了。”

    夏梨花噘着小嘴,十足的怨妇形象。

    景海堂捏住夏梨花小嘴,“刚才是故意气你的。”

    “哼!”夏梨花冷声一声。

    景海堂将夏梨花禁锢在怀里,“好了不闹了,我说件正事。”

    “什么事啊?”夏梨花在乖乖躺在景海堂怀里,心中满满的幸福感。

    “青韵今天说她的父亲青福失踪了,猜想可能是被丞相府的人抓走了。”

    “丞相府的人为什么总和药作对?”

    “因为丞相杜仲拥戴大哥,而青家的背后依靠唐家堡,唐家堡背后是我母后,杜仲找青家麻烦还用问理由吗?”

    “唐家堡的药铺遍布帝都各处,杜仲偏偏找青福的麻烦,青福手中是不是抓有你们的把柄,所以他们才会这样做?”

    景海堂深思,回顾最近这些时日做的事,并没有什么可以供杜仲抓的把柄,他摇摇头,“不会。”

    夏梨花眉头微皱,“你做事没有把柄,那其他人呢?或者说没有把柄,有人想制造把柄呢?”

    “花花儿,本王明白了,我会派人寻找青福的下落,你看现在夜深人静,咱们是不是该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