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一树梨花压海堂 > 第69章 青韵留下

第69章 青韵留下

作者:烈火如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累了,你们都出去好吗?”

    凌尘凝重看一眼夏梨花,没说话离开。

    唐西也紧跟着出去,走到半路她又回头,“翠儿,你还愣着干嘛?梨花姐姐累了,你让她好好休息。”

    翠儿犹豫片刻,最终和唐西一起离开房间。

    听到房门关上的声音之后,夏梨花睁开眼,她捂着憋闷难受的心口,景海堂是王爷,他愿和谁在一起就在一起,我为什么要难受?

    越是不想想景海堂,那些和他在一起的过往,偏偏往脑海里涌。

    夏梨花恼怒蒙上被子,缩在里边哭起来。

    景海堂你这个骗子,说什么只喜欢我一人,根本就是骗人的,我再也不会相信你的鬼话了。

    由于身体虚弱,夏梨花脸上挂着泪珠渐渐睡了过去。

    转眼到了下午,夏梨花被敲门声惊醒。

    “梨花妹妹可在屋中?”

    “不在,我们这小院容不下你这尊大佛,请你离开。”翠儿抱着行礼扔向青韵。

    行礼落在青韵脚下,青韵后退一步,“翠儿妹妹,我知道你在生气,可是,王爷强来,由不得我。”

    “我哪敢生未来王妃的气,我们这水音小院容已经不下你这尊大佛,所以,还请你离开。”

    翠儿冷嘲热讽的说。

    “翠儿妹妹,我知道错了,家中遇难,我已经无处可去。”

    “你家中遇到了什么难事?”夏梨花开门,阳光射在她身上暖洋洋的很舒服,只是眼前的人有点隔心。

    之前青韵以让夏梨花在景海堂跟前说好话为由,帮过夏梨花。

    之后青韵没再提及此事,夏梨花便将这件事忘了在脑海,如今再说起,夏梨花倒觉得有些对不住她,因此,语气不自觉放软了些。

    再说了男欢女爱的事,一个巴掌拍不响,她又怎么能单单生青韵的气呢。

    青韵眸中含泪娓娓道来。

    原来青韵家是做药商的,不知为何,近日处处受到丞相府的打压。

    青韵就想求景海堂出面,让丞相府放过青家。

    “这事你怎么不早说?”

    青韵说罢,夏梨花问道,看她梨花带雨的模样甚是可怜,心一软递上锦帕。

    青韵接过擦拭去脸上泪痕,“也不是我不想说,只是怕连累到妹妹你,所以到了最后都没说出口,不过,我今天告诉了王爷,他答应我会查清楚此事。”

    “说完了,你现在可以走了吧?”翠儿侧身,作势让青韵离开。

    翠儿看出小姐心软了,在王府待了这么长时间,她看到学到很多事,青韵给人的感觉楚楚可怜,谁知道她留在小姐身边的具体目的。

    “梨花妹妹,你真的要赶我走吗?”

    说到底,夏梨花是水音院的主子,她如果真赶她走,那她就必须走了,青韵跪到地上乞求夏梨花。

    “小姐,你不能让青韵留下。”

    “翠儿,咱们好歹姐妹一场,让青韵留下吧。”

    青韵我不管你目的如何,最好不要被我发现猫腻,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夏梨花说完回屋。

    翠儿走到青韵跟前剁下脚,追过去。

    “小姐,你为什么要留下青韵,她在王府待不下去,可以回她的青家啊。”

    夏梨花看一眼窗外,青韵已经带着行礼走了。

    她坐下倒满两杯水,一杯推向翠儿,“翠儿,不管青韵是好是坏,把她留在身边,我没能时刻注意她的动向,再说了,你也没有实质的证据证明就是她勾引的王爷。”

    “可是……”翠儿还是抱不平。

    “好啦,乖乖坐下,喝点茶去去火气。”

    青韵的去留,已经不是夏梨花能决定的,因为今天的事,景海堂很有可能会重新纳她为妾。

    而夏梨花现在在王府可以说什么都不是,她又有什么权利让青韵离开呢。

    夏梨花和翠儿一盏茶没喝完,景海堂推门进来了。

    “翠儿你先出去。”

    看到夏梨花那张铁青的脸,景海堂就知道夏梨花在生气。

    翠儿福福身子离开。

    “本王来了,你就这样欢迎本王吗?”

    夏梨花极为典雅的起身,双手相叠置于腰侧福福身子,“奴婢恭迎王爷。”

    夏梨花何曾这样有礼过,景海堂突然来气,握住夏梨花的手,“花花儿,你心中若有疑问,可以问本王。”

    夏梨花笑不露齿,“启禀王爷,奴婢心中不曾有疑问。”

    “很好。”景海堂松手,夏梨花手臂垂下:我不问你就不说吗?

    “装扮下,跟本王去唐府。”不容人拒绝的语气,而且冰冷的让人想发飙。

    夏梨花忍者砸桌子的冲动,稍微补补妆就出了屋。

    院中,景海堂正和青韵站在一起,应是青韵鬓上有些许青丝垂下,他正在温柔的为青韵拢头发。

    秀恩爱,死的快,夏梨花在心里暗骂。

    “奴婢拜见王爷,拜见青韵姐姐。”

    “夏梨花,以后你和青韵共同管理水音院。”

    “王爷不可,青韵是梨花妹妹的奴婢,怎么能和她一同管理水音院呢?”

    梨花妹妹?有称主子妹妹的奴婢吗?

    景海堂这是想为青韵正名了吧。

    夏梨花淡笑,“青韵姐姐,王爷既然有心,你何必推辞,就当帮我分担下嘛。”

    “既然梨花妹妹这样说了,那姐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分担就不必了,青韵水音院以后由你全权处理。”

    景海堂又出其不意的说,夏梨花心中发冷,景海堂你做的够绝。

    “王爷奴婢先去府门外等你。”

    也不待景海堂答应,夏梨花转身就走。

    “韵儿,本王晚上再来找你。”

    夏梨花怒,真是狗男女。

    我又不喜欢景海堂,干嘛这么生气?我不会喜欢上景海堂了吧?

    匪喜欢上了官,这怎么想都觉得不合适啊。

    不气了,不气了,夏梨花抚摸自己的小心脏。

    转眼的功夫夏梨花来到府门外,她回头,景海堂还没来。

    不等了,反正知道路,我自己走着去。

    夏梨花甩着粉色长袖,行走在青色街道上。

    “夏梨花来清风醉,有好东西给你。”

    聿明氏声音响起,夏梨花停下脚步,四周是行人,没有聿明氏。

    “别找了,我是通过玉佩在说话。”

    夏梨花垂眸,腰间雨滴形状玉佩正发着淡淡白光。

    这么高级,和自己那世界的电话差不多。

    夏梨花握着玉佩放在耳边,“喂,能听到说话吗?”

    “傻瓜,当然能。”

    夏梨花喜,小手摩挲玉佩,这是个好东西。

    清风醉

    聿明氏一袭白衣醉卧樱花树上。

    “聿明兄,你想给我什么好东西?”

    夏梨花捡起地上桃花春大喝一口,擦擦嘴道,已经喝醉过一次,所以夏梨花没敢多喝。

    “它可以帮你对付简单的异兽。”

    一道光圈从聿明氏掌中飞下,夏梨花伸手,光圈落在她掌中,光晕消失后,是透明米白色玉镯。

    真漂亮,夏梨花试着戴在手腕上,就当她戴好后,玉镯消失不见了。

    怎么会这样?夏梨花抚摸手腕,什么都没有。

    “聿明兄,你是不是故意逗我玩呢?”

    “玉镯认主了,你和它有缘,好生带着吧。”

    “可是我怎么召唤它?”

    “用心召唤。”聿明氏说完倒在树杈上呼呼大睡起来。

    眼看太阳西斜,夏梨花不再逗留,转身离去。

    唐西给唐府的人打过招呼,夏梨花可以自由出入唐府,因此夏梨花到唐府之后,便被人直接引领着往唐西的住处走。

    景海堂已经来了多时,不见夏梨花,正担心的时候,夏梨花来了。

    “梨花姐姐,你去哪儿了?表哥说你提前来的,怎么比他来的还晚。”

    凌尘和唐西一样,脸上写满担心。

    夏梨花再看景海堂,面无表情端坐在那里,仿佛二人是陌生人般。

    “唐西、凌尘哥哥,我没事。”

    夏梨花笑的灿烂,既然景海堂把他们之间的过往当做从未发生,那她又何必执着。

    再说了他们男未婚女未嫁,都有选择的权利。

    婴喜欢美女,他们引出婴的计划,就是让夏梨花跳舞,以此来引婴出来。

    夜幕拉下,明月皎皎,唐府院中灯火通明。

    景海堂坐于上座,唐西、凌尘以及邀请的其他富家子弟坐于两侧。

    丝竹响起,夏梨花身着红裙袅袅而来。

    上大学时,夏梨花学过一段时间民族舞,跳起来也是有木有样。

    随着身姿扭动,环佩琳琅。

    跳着舞,夏梨花想起上学时的美好时光,顿时烦恼全无。脸上笑容越发真心灿烂。

    夏梨花仿若精灵般在中央舞动,她的笑容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位。

    舞毕,丝竹声回旋渐渐落下,夏梨花喘着气正准备退下。

    被舞蹈惊住的人们回过神,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姑娘可会唱曲?”

    “夏姑娘又不是青楼女子,怎么会唱曲?”

    张生一动不动盯着夏梨花眼中满是惊喜之色。

    他怎么在这里?刚才一心跳舞,根本没注意到这些人中还有张生。

    希望他不要耽误抓婴的大事。

    “张兄,你怎么知道她不是青楼女子?穿的如此暴露,怎么可能不是青楼女子。”

    “夏姑娘是烈火山寨主,你说她会不会是青楼女子?”

    张生为夏梨花编辑,夏梨花打心里感激,只是她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

    于是含笑对着张生道,“张兄,梨花在此谢过,咱们改日再叙。”

    “烈火山的寨主叫夏梨花,传闻长的美艳绝伦,如今一见,传闻果然不假。”

    张生说完,其他人议论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