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一树梨花压海堂 > 第49章 莫名的悸动

第49章 莫名的悸动

作者:烈火如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夏梨花吓的连忙闭上眼,景海堂怎么会在这里?真是要死。

    景海堂待看出这是夏梨花时,拳头已经打出,想收回已经晚了。

    拳头打在夏梨花柔弱的小身板上,顿时倒飞出去。

    好痛!夏梨花顿时泪流满面:我以后再也不半夜装神弄鬼了。

    “花花儿……”

    景海堂狂奔过去,夏梨花一动不动躺在草丛中,望着天上灿烂繁星,顿觉活着真好。

    “花花儿,你没事吧?本王刚才不是故意的。”

    景海堂道歉,刚才用了多大力气,他心里有数,只希望夏梨花能原谅他。

    站在一旁的侍卫艰难咽下口水,这下王爷没戏了,把人家姑娘打成这样,这可是家暴,姑娘怎么还会跟他。

    “呸!”良久夏梨花吐掉嘴里的杂草,艰难坐起。

    “你就是故意的,你大晚上的居然欺负我一个女孩子,没天理啊,大家都来看看,这是什么事啊?一个王爷平白无故的打人。”

    夏梨花哭号,她这叫先发制人。

    是她扮鬼吓人在先,所以错在他,她如果不这样,不知道景海堂会怎么惩罚她呢。

    “花花儿。”

    景海堂俯身,夏梨花身子后仰:他想干嘛?又想玩亲亲?

    “你身上穿的是什么?脸又是怎么回事?”

    “我身上穿的是衣服,脸上涂的是香粉,怎么啦?不行么?你让开。”

    将景海堂推到一旁,站起,拍拍屁股就走,趁他没反应过来,她得赶紧逃。

    景海堂愣在那里,看着小女人扶着腰往水音院的方向走。

    不正常啊,刚才用了那么大的力气,夏梨花怎么会安然无恙?

    “启禀王爷,我们打草惊蛇了。”

    就在这时,士兵前来禀报。

    景海堂挥手,让士兵都散去,当他打夏梨花那一掌的时候就知道,这次行动会失败。

    “花花儿,你等等我。”

    夏梨花听到景海堂在身后喊她,扭着小屁股跑的更带劲了。

    “夏梨花,你再跑,本王砍你脑袋。”

    砍脑袋?夏梨花脖子一凉,停下来。

    景海堂快走几步追过去。

    “景海堂我告诉你,你跟我道歉,我也不会原谅你,你知道你给我心灵造成了多大的创伤吗?”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夏梨花眼珠滴溜溜转,寻找合适的理由。

    “说实话,不然砍脑袋。”

    夏梨花撇嘴,景海堂是我肚里的蛔虫吗?

    “好吧,说实话,我是被月昙的歌声引到这里的。”

    景海堂哑然,那曲子是他故意让人唱的,为的是扰乱人的心神,没想到把夏梨花引到这里来了。

    “没事了吧?没事我走了。”

    夏梨花收收白袍,抬腿就走。

    “慢着!”

    景海堂扯住夏梨花衣服。

    只听哧啦一声响,夏梨花回头,景海堂手中拿着半截袖袍。

    夏梨花白嫩的胳膊暴露在外。

    景海堂喉结滚动,墨色双眸盯着夏梨花一动不动。

    夏梨花微愣,孤男寡女、干柴烈火,感觉大事不妙,转身就走。然而,还没走几步,双脚便离地,她撞进景海堂的怀抱里。

    “景海堂我告诉你,我夏梨花的男人,只能有我一个女人,如果你不能给我幸福,请你不要伤害我。”

    景海堂眸子缩缩,“你想什么呢?本王对一个女鬼装扮的女人不敢兴趣。”

    “我……”夏梨花被怼的结舌,“这样最好。”

    景海堂抱着夏梨花往水音院走。

    在没有成大事,没有保护她的能力之前,他也不会动她。

    翠儿在院子里一直等着夏梨花,院门被人踢开。

    翠儿看到景海堂抱着夏梨花进来。

    想到夏梨花刚才出去有可能是去吓景海堂了,那这件事就严重了,她连忙跪到地上。

    “王爷,你放过小姐,她不是故意的去吓您的。”

    翠儿说完,夏梨花暗想,完了!

    景海堂在翠儿跟前停下脚步,脸上浮出一抹玩味,“你打算去吓本王?”

    “不是,我哪儿敢啊?”

    “那就是翠儿说谎。”

    “不是翠儿说谎,我半夜睡不着就化了这个妆去找你。”

    为了顾全翠儿,夏梨花找了个蹩脚的理由。

    “花花儿的意思是,想本王想的睡不着了。”

    “呵呵……对啊。”

    夏梨花皮笑肉不笑道,谁想你想的睡不着,我要想也是想我的凌尘哥哥,想你干嘛?

    凌尘哥哥?

    夏梨花想到凌尘,唇角不觉耸拉下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我的凌尘哥哥,不知道唐西在青阳县怎么样了?

    这一夜,夏梨花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

    因为帝都第一美男子今晚不打算走了。

    夏梨花在床内,景海堂在床外,锦被下二人同枕而眠。

    “景海堂你别挤我。”

    夏梨花身子已经靠在了墙上。

    “花花儿,你床太小,本王怕掉下去。”

    景海堂无视身侧那空出的一大片床铺,再次向夏梨花挪挪身子。妈蛋!他不知道两成人在一起容易擦枪走火吗?

    夏梨花侧身和景海堂拉开距离,

    “花花儿,你怎么侧着身子睡?”

    景海堂手指在夏梨花后背上画起圈圈。

    夏梨花绷直身子,“你别动。”

    “本王不动,你动。”

    “我也不动,咱俩都不动。”

    景海堂胳膊搭在夏梨花小蛮腰上,“为什么不能动?”

    以前怎么没发现景海堂这么能说。

    “不说话了,我要睡觉。”

    夏梨花面对着墙道。

    “好睡觉。”

    景海堂说完最后一句话之后,就再也没说话,也没再动。

    夏梨花紧绷的身子放松下来。

    景海堂勾起一抹笑,轻而易举将夏梨花扯进怀里。

    夏梨花挣扎,景海堂按住她的肩膀,“快睡。”

    鼻尖是淡淡的檀木香,兴许是太累了,没多久,夏梨花渐渐阖上眸子。

    一大早,景海堂在水音院留宿的消息就在王府传开了。

    夏梨花无聊的躺在床上,明天开始就能恢复自由了。

    “梨花妹妹,身子好些了吗?”

    一群女人进了夏梨花的屋子,原本纯净的屋子,顿时满满的脂粉味。

    夏梨花不喜欢应酬,翠儿都会帮她挡住,今天怎么进来了?待看到这群女人背后的蓝黛后,夏梨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奴婢拜见各位小夫人。”

    夏梨花还未起身便黛眉微蹙扶住额头。

    “梨花妹妹,身子还未好,不必这么多礼。”

    “既然知道夏梨花身子未好,为何还到水音院来打扰他。”

    景海堂一袭白衣翩翩而来。

    他的侍妾们顿时噤若寒蝉。

    “王爷,各位王妃也是好意,奴婢相信,她们不会在这里太长时间的。”

    “梨花妹妹身子未愈,我们就不多打扰了。”打头的一位侍妾反应最快,侧身对景海堂福福身子,“王爷,韵儿新学了一道菜,不知道您晚上有没有时间来?”

    说话见,韵儿脸上已经浮上淡淡红霞,这是她进王府后,第一次邀请景海堂去房里,若不是家族有了事,她有求于景海堂,也不会这样做。

    “本王会去。”

    这是不是属于唐西口中的狂蜂浪蝶?

    不行,不能让景海堂去,就是去了,也要搞破坏。

    “花花儿,你在想什么?”

    “想你和韵儿。”夏梨花便想计策边自言自语道。

    “花花儿是吃醋了?”

    夏梨花回神,被突然俯下身的景海堂吓了一跳。

    “没有,吃哪门子闲醋。”

    夏梨花拍拍心脏,不敢对视景海堂那一脸的玩味。

    “花花儿,如果你说你喜欢我,我今晚就不去找韵儿了,怎么样?”

    “真的?”

    夏梨花吃惊,可是这种话哪能随便说,可是,她不说的话,就得想别的办法阻止他和韵儿在一起。

    为了好姐妹豁出去了。

    反正说那么句话,身上也不会少块肉。

    “景海堂我喜欢你。”

    “花花儿,我也喜欢你。”

    景海堂笑的灿烂,宛若百花开,夏梨花一时晃了眼。

    景海堂扣住夏梨花脑袋双唇触碰的那刹那,夏梨花心中竟然衍生出丝丝的甜蜜。

    这次夏梨花没有反抗,景海堂加深了这个吻。

    直到景海堂离开,夏梨花还没想清楚她怎么会不抗拒景海堂了。

    夏梨花越想越燥,也不管景海堂的命令,索性从屋子里出来。

    就在这时,一抹青衣从大门处离开。

    凌尘哥哥?

    夏梨花不管在何地,只要看到青衣,总会往凌尘身上想。

    她快步跑到门前,小路蜿蜒,房屋林立,哪有凌尘的影子。

    自己真是想凌尘哥哥想的魔怔了,他在青阳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夏梨花失落的摇着脑袋往回走。

    可是她又想不明白了,既然心里喜欢凌尘,那为什么景海堂今天亲她的时候,她没有反抗呢?只是因为他长的帅吗?

    难道自己也是那朝三暮四的女人?

    夏梨花垂眸看到腰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的水滴玉佩。

    聿明氏?这里没有可说话的人,夏梨花决定去找聿明氏。

    夏梨花向翠儿说明原由。

    二人交换衣服,夏梨花便离开了水音院。

    夏梨花沿着景海堂带她走过的路走,没多久到了巷子的后门处。

    推门进去,落英缤纷中,琴音袅袅。

    夏梨花深呼吸,还是这里给人的感觉好。

    “聿明兄,我来了。”

    这次没有小哥引路,夏梨花就顺着琴音寻向小亭子。

    待夏梨花走到亭子时,曲子也接近尾声。

    聿明氏起身,白衣翩飞,从小亭里出来,想对老朋友说话般道,“梨花可是有烦心事了?”

    “我感觉我可能是庸人自扰。”

    夏梨花踌躇,不知道到底该不该把自己的心事告诉聿明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