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一树梨花压海堂 > 第34章 还有你不敢的

第34章 还有你不敢的

作者:烈火如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于是,他直奔翠儿的住处而来。

    不曾想,翠儿住处不仅有夏梨花,还有凌尘。

    “下官见过王爷。”凌尘对着景海堂恭恭敬敬作揖。

    景海堂昂首,双手附在身后,没理会凌尘。

    没有景海堂的允许,凌尘只能躬身保持那一个姿势。

    “王爷,奴婢只是来看看翠儿,马上就去给您拿鸡蛋。”

    看凌尘因为自己受罚,夏梨花于心不忍。

    “花花儿,这是心疼了?”

    房间似是打翻了陈年老醋,酸味荡漾。

    然而,当局者迷,夏梨花没有感受到半分醋意,只当成是景海堂报复她的手段。

    “王爷,奴婢不敢。”

    夏梨花一副卑躬屈膝的姿态,更是激起景海堂的怒火。

    “还有你不敢的?”

    景海堂声音冷若冰霜,房间温度随之下降好几度,就连昏迷中的翠儿都被冻的颤抖了下。

    “王爷,夏梨花……”

    “王爷,是夏梨花的错,还请王爷责罚。”

    凌尘想替她求情,怕殃及池鱼,夏梨花连忙打断他的话,跪下来。

    “行,你去本王院子里跪着,好好反思,直到想出本王惩罚翠儿和阿贵的原因的之后告诉本王,本王再让你起来。”

    “是,多谢王爷。”

    夏梨花面无表情扣头,起身转身离去。

    “凌县令有关心别人的功夫,还不如多关心下少女失踪的案子。”

    “这是王府特治的跌打损伤药,既然你把她给了夏梨花,她也属于王府了。”

    景海堂临走前丢给凌尘两瓶药。

    药瓶是青玉打造,一看就价值不菲。

    凌尘把药留给照顾翠儿的人,这才离开去处理公务。

    屋外骄阳似火,夏梨花背挺得笔直跪在院中。

    景海堂坐在门前饮茶看书。

    妈蛋!这破天气,一点风都没有,又燥又热,不会是想下雨吧?千万不要下雨啊?

    夏梨花抬头看看天,天空蔚蓝,不像是要下雨的感觉。

    “来人,本王饿了。”

    景海堂说了没几分钟,好吃的就摆了满满当当的一桌。

    香味时不时飘到夏梨花那里去,挑战着她这枚资深吃货的耐性。

    “夏梨花你想到了吗?”

    景海堂拽下一只大鸡腿放在鼻尖嗅嗅,然后松手,鸡腿掉到地上,他无奈摇摇头。

    “启禀王爷,奴婢愚钝,还请王爷告知一二。”

    “你求本王,本王就告诉你。”

    不蒸馒头蒸口气。

    夏梨花不再说话,渐渐的,夏梨花开始感觉到双腿麻木,本来她就有病在身,头也跟着剧烈痛起来。

    突然狂风大作。

    她穿的单薄,风卷着树叶小石子打在她的身上,脸上。

    夏梨花感觉身上冷的厉害,她身子摇摇晃晃,精神开始有些恍惚,双眼也打起架。

    景海堂已经挪到屋里,他站在窗前,风撩乱的他的长发。

    那双墨黑的眸子凝视着院中的孱弱的小人儿。

    已经病成这个样子,却依旧执拗的不肯低头,这份傲骨倒和初次见她时一模一样。

    咔嚓,空中一道巨响,似要把天空劈开似的。

    夏梨花一个激灵微微睁眼,豆大的雨滴坠落。

    唇瓣勾起嘲讽:下吧,下吧,我死了也算是一种的解脱,不然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处处要谨言慎行的世界里,早晚也是个死。

    她如此想着,脑海的某个疙瘩好像解了,还没来的急细想,她双眼一黑,向一旁倒去。

    在她失去意识之前,她感觉自己倒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淡淡的檀木香味,闻上去很舒服。

    嘴里好苦!

    这是夏梨花在醒来时第一感觉。

    她睁眼,动动胳膊,发现手被人握着。

    垂眸,竟是趴睡她床侧上的景海堂。

    夏梨花满腹疑惑:他是陪了自己一夜吗?怎么可能?他肯定是想确定自己到底死没死?

    夏梨花稍微一动,景海堂瞬间醒来,他抬头,正好与夏梨花对视。

    他眼中为什么有红血丝?夏梨花稍微刹那一下,不做细想,慌忙别过头,同时也将手从景海堂手里抽回来。

    “花花儿,你醒啦?”

    “奴婢让王爷失望了吧?”

    景海堂攥攥拳,守了她一夜,她醒来之后却说了这么让人心寒的话。

    夏梨花无视景海堂布满寒霜的脸,“王爷,主仆有别,还请王爷离开奴婢的房间。”

    她这是在赶他走吗?

    在帝都赶他走的,她是第一人。

    景海堂握住夏梨花的手,冷视她,“夏梨花,既然主仆有别,那本王今天就改变了你仆人的身份。”

    “你想干嘛?”

    挥舞双臂,但景海堂的手似铁钳般,她根本挣脱不开。

    景海堂将夏梨花胳膊按在床上,欺身上来,“你说本王想干嘛?你女,我男,当然是干点能改变你身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