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一树梨花压海堂 > 第32章 我求求你

第32章 我求求你

作者:烈火如我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王爷饶命。”翠儿忙跪在地上扣头。

    那三十大板打在这么个柔软的姑娘身上,不死也得残废。

    “景海堂你个傻X,抽什么疯?”夏梨花一着急,可不管景海堂是什么身份,指着他就骂。

    “她违背了本王的命令,本王没要她脑袋就算开恩了。”

    “我把药喝了,翠儿哪有违背你的命令?”

    “喝了?”景海堂向夏梨花逼近。

    夏梨花有些心虚,那些药应该渗进土里了吧,景海堂应该不会有所察觉。

    她挺挺胸,“对,就是喝了。”

    “让阿贵进来。”

    没多久,从门外匆匆跑来一人,衣服上湿漉漉的一片。

    重要的是夏梨花在他身上闻到了熟悉的恶心的药味。

    “夏梨花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我把药喝了。”

    夏梨花想的是不能让翠儿挨那三十下板子,他又没看见,她死扛下去,肯定能将翠儿救下来。

    “夏梨花你要对自己说的话负责,因为,翠儿可能会因为你犯的错搭上一条性命。”

    “我……”夏梨花皱眉思忖,景海堂一定是在吓唬她,然后让她不打自招。

    “我对自己说的话负责,那药我喝了。”

    “好,阿贵你过来,说说你身上的药到底是怎么回事?”

    景海堂负手立在夏梨花身前,凉薄的唇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那笑意看在夏梨花眼中,感觉似是从地狱来的一般,渗人异常。

    “启禀王爷,小的身上的药是小的不小心洒到身上的。”

    景海堂墨黑的眸子瞬间沉下,“你当着本王的面再说一遍。”

    他之前听到的可不是这个样子,不然他不会把他拉来找景海堂对峙。

    只是景海堂不知道的是,在来的路上,阿贵看到了凌尘,凌尘对他摇摇了手中的梨枝,他知道是什么意思。

    “小……小的中了风寒,喝药的时候不小心洒到了身上。”

    “王爷你难道非的逼着人家承认吗?”

    夏梨花不知道阿贵为什么帮助她,既然帮了她,她就不能看着景海堂欺负他而不管。

    “翠儿,你过来。”

    翠儿爬过去,“王爷,翠儿是冤枉的,夏姑娘的确是喝了药的。”

    “本王知道,本王的鞋子脏了,你给本王擦擦鞋。”

    翠儿攥起衣袖弓身给景海堂擦鞋。

    夏梨花被这样一副场景震撼了,在这个朝代里,人是没有尊严的。

    你没有权利,没有金钱,就得过蝼蚁般的生活,不,蝼蚁还有自由,他们还不如蝼蚁。

    “王爷,擦好了。”翠儿跪在地上,头压的很低。

    景海堂看都没看,“来人,翠儿擦的不干净,拖出重打三十大板。”

    “王爷,翠儿,再给你擦,求求你不要打翠儿。”

    翠儿哭着赶紧重新擦起来。

    “哭脏了本王的鞋子,你赔的起吗?来人拉下去。”

    景海堂一脚将翠儿踢开。

    “你们谁都不许带翠儿走。”夏梨花展臂挡在翠儿身前。

    “景海堂,翠儿没有错,你心里有气,要罚就罚我。”

    “本王很好,没有气,我说的话是不管用了?还是你们的耳朵聋了,把翠儿拉出去。”

    景海堂拽住夏梨花的胳膊,将她拉到一旁。

    “你们敢动翠儿一根毫毛,劳资和你们没完,劳资到带烈火山的兄弟们灭了你们。”

    夏梨花大声威胁,却仍旧没能阻止翠儿被拖出的噩运。

    “还有,我看着阿贵碍眼,拖出去重打五十大板。”

    “你……景海堂,你凭什么说打人就打人?这里是县衙,不是你的王府。”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只要本王想,有一百个理由可以打他们,跟我来。”

    夏梨花被景海堂带出屋,院子里已经放了两个板凳,“你就看着,这两个人是怎么因为你被打的奄奄一息的。”

    翠儿和阿贵被按在凳子上,板子每拍打一下,他们就哀嚎一声。

    夏梨花背过脸。

    景海堂又扳过来,“他们是因为你才这样,你连看都不敢看吗?”

    夏梨花的整个身子都在颤抖,她攥紧拳头,指甲嵌进肉里,她的这点痛远远比不上翠儿还有阿贵身上的痛。

    翠儿不断哀嚎,夏梨花看到她屁股上的衣服渗出血迹。

    这才十几下,还不到一半,已经这个样子了,再打下去肯定会没命的。

    “景海堂我求你,你放过他们好不好?”

    “晚了。”

    景海堂冷漠的望着前面被打的两人,好像这样的场景对他来说像家常便饭。

    “景海堂不晚,只要你让他们现在停手,就什么都不晚。”

    “我求你好不好,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放了他们。”

    夏梨花哭着跪在地上,自来到这个朝代,她是第一次,这样苦苦哀求人。

    “如果我让你侍寝呢?”

    景海堂弯腰眼中含笑手指托起夏梨花的下巴俯视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