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护墓仙纪 > 第五章 一个铜板都不留

第五章 一个铜板都不留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不妥吧,万一被发现,我倒是不在乎,可我爹娘他们怎么办,我不能陷他们不忠不义。”穆逸有些顾虑的说道。

    “兄弟,我本来以为你是个通达的人,没有想到也是个死脑筋,愚忠!这金花城都被他们放弃,所有人都撤离而去。蛮族即将打过来,这些东西你难道要留给蛮族,然后让蛮族用着这些东西招兵买马,再去攻打闻国,杀戮我们的兄弟姐妹和亲人朋友。想想你大哥穆少帅,与我们一起长大的兄弟,从小看着我们长大的那些叔伯,现在还剩下几人,他们又是怎么死的。”秦墨慷慨激昂的道。

    穆逸双眼微红,双手骤然握紧,发出咯吱声。

    听了秦墨的话,穆逸对于去皇宫中偷东西再无顾虑,但随即想起,他一个人能拿走多少东西,不说别的,仅仅是千年阴沉木,应该个头就不小,他能偷出一件不被人发现,都算他运气好。

    “我就算能去皇宫,但你觉得我可以带多少东西出来?”穆逸说出心中的顾虑。

    “你忘了,这颗珠子是幽冥界珠,自成一界的空间至宝,里面的地域,说不定比我们整个闻国都大,还怕装不下区区一些皇宫里的宝物。”秦墨胸有成竹。

    “芥子纳须弥?”穆逸看了黑色珠子一眼,曾经听过类似的传闻,很小的东西,可以装下大无数倍的物品。

    在清元道观,穆逸也听闻,修仙界似乎有一种储物袋,本身只有荷包大小,却可以装下很多东西,眼前这颗幽冥界珠应该功效相同,不过要高级得到多。

    “差不多那样,你放心,再多的东西,这颗幽冥界珠都装得下。”秦墨信心十足。

    “怎么装进去?”穆逸下意识抓起圆桌上的白瓷茶杯,向幽冥界珠靠拢。

    “很简单,你只有把注意力放在一件物品上,再想象着将他放入巨大无比的幽冥界珠中,应该就可以成功,注意力必须要集中。”秦墨沉吟了一下说道。

    穆逸闻言微微闭上眼睛,将注意力放在白瓷茶杯上,嗖的一下,茶杯真的从他手中消失,比起他想象的容易得多。

    成功将白瓷茶杯放入幽冥界珠,穆逸又拿着自己的青锋剑试验,结果也是非常轻松的放了进去。

    到后来,小的物件如同毛笔,大的如同桌子,都能被收进幽冥界珠,过程如同吃饭喝水般简单。

    不过这一番折腾,穆逸感到有些疲倦,特别是在将东西取出来的时候,比起放进去要难得多,最终他只把青锋剑取出,其它东西不再管,取出来太费劲了。

    不知不觉,蜡烛燃尽,天边泛起鱼肚白,一晚上悄然过去。

    穆逸心情好了许多,又赶紧回到卧榻上,尝试着修炼蜃石术,过程也非常简单。

    外面彻底放亮,他就将青锋剑幻化成自己的模样。

    略微调整了一下心情,穆逸将房间中的东西简略的收拾一下,洗漱完毕后,就去饭厅吃饭。

    一切准备妥当,穆逸和爹娘,以及其他人告辞,随即与陆娘等五人上路。

    六骑一路直奔南城门,一路上再看不到一个行人,形势严峻,应该是那些不愿意离去的人,也连夜出城走了。

    城门口的军士众多,到了只许出不许进的地步,而出城的人,稀稀疏疏,已然不多,大多带着惊慌和后悔之色。

    穆逸和陆娘六人出城后,便策马疾驰而去。

    一路马不停蹄,到中午时分,众人在路边休息。

    穆逸趁机施展蜃石术,将青锋剑绑在马背上,这一下子不等到天黑休息的时候,必然不能发现他。

    不过想了想,穆逸在马背上留下一封书信,只希望这五人能够离去。

    返回的路,穆逸一点都不比骑马慢。

    夜幕刚刚降临,他远远看到了金花城的轮廓。

    原本的金花城,在夜幕降临后,必然是火树银花,万家灯火。

    可如今除了城门口,有些鬼火般的零星光点外,便是漆黑一片,俨然一座鬼城。

    金花城的城墙高达五丈,但对于穆逸来说不是难事,他找到一个僻静地方,提一口气,便直接飞了上去。

    越过城墙,城里面当真是漆黑一片,寂静得可怕,对于穆逸来说正好,他已经有了神识,虽然不能外放,可五官比常人灵敏得多,此时哪怕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中,对他来说都和白昼没有区别,视线完全没有影响。

    穆逸先回了趟穆帅府,灯光同样稀疏,非常冷清,爹娘都还没有回府。

    他略微一想,就知道爹娘的去处,应该都是在军营中。

    穆逸飞檐走壁,一路疾行,越过无数房屋大院,来到北面城门附近,这里驻扎着大量军队,一片灯片通明,成了唯一有人气的地方。

    不过气氛非常的紧张,到处都是巡查的军士。

    穆逸找到一个最高的塔楼,站在顶上向城外望去,远处帐篷无边无际,战马犹如黑色海洋,灯火将北面天边照耀得一片明亮,正是蛮族的军营,当真是来势汹汹。

    穆逸施展蜃石术,幻化成一名军士,混入闻国的军营中,轻易找到爹娘所在,一干将士,都是住在城中的房屋院子中,此时正在一个守卫森严的大厅中商议着要事。

    穆逸依靠蜃石术,轻松潜入到大厅外面,本来是想看看爹娘的情况然后见机行事。

    却意外听到众将士的商议内容,北面的蛮族军队,步步紧逼,一副强攻的样子,却是在虚张声势。

    其实大部分军队早就绕道西面百蛟原,与那里的蛮族汇合正在急行军赶过来,打算两方夹击,将金花城中的闻国军队灭掉。

    金花城虽然暂时安全,他们却无法撤离,有被耗死在这里的危险。

    穆文鼎作为元帅,除了完成皇帝给予的断后任务外,同时要最大限度让众将士安全撤离,在此和蛮族硬拼可不是明智之举。

    商议的结果是,三天后夜袭,主动出城偷袭北面的蛮族。

    一系列的计谋划比较复杂,穆逸也没有去细听,反正三天后是最佳时机,前面的皇帝大臣、百姓,应该都撤离到了安全的地方。

    西面百蛟原的蛮族也会离金花城不远,北面蛮族必然会松懈,闻国军队出其不意主动出击,把北面蛮族的阵脚打乱,但只是一次佯攻,主要是让北面蛮族疑神疑鬼。

    再以死士在北面城门口摆空城计,将北面蛮族暂时震慑住,大部分人便可以从容撤离。

    听完这个计划,穆逸不知道具体的好坏,却暂时放下心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去皇宫拿宝物。

    他现在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尽量搜刮金花城的宝物。

    这都是秦墨说了不少话,让他觉得哪怕是一个铜板,都不能给蛮族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