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惊世嫡女:医妃不好惹 > 第四百五十七章 放她离开

第四百五十七章 放她离开

作者:珊珊不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江迎雪没想到自己竟然睡了近两个月的时间。

    这段时间里,苏煜宸已经带着她从圣魔教回到了汴京。

    “你是说他已经杀死了你的肉身,把你的灵锁在他的身体里?”

    江迎雪带着儿子到王府花园的凉亭上放风,被告诉无天道长来辞行,要见她一面。

    江迎雪昨日醒来,只大概知道无为已经死了,给她做法让她魂魄归体的人是一直出现在她梦中的怪大叔,无天。

    一身道袍的无天坐剥了颗花生抛进嘴里,一副享受的模样品尝着。“唔,真是好久没尝到这花生米的味道了。”说着,又抿了口小酒,模样好不惬意。

    “是啊,他当初逼我交出心法,我哪里肯,他修习妖道,我哪里是他的对手,当日在祭坛上,若不是有天雷,你们都得见阎罗王去。”

    江迎雪听苏煜宸说过无为是被雷给劈死的。

    “我已经让你服下了定魂珠,今后不说,但今生你那魂魄再不会离体了,好好活着吧。”

    无天这话,到真是让她安心下来了。

    “那圣魔教那些教徒呢?”

    “他们一直以来都被无为用毒蛊和妖术控制,无为一死,他们自然就没有命活了。”

    “也就是说,圣魔教被灭了。”

    无天点点头,将杯中的酒喝尽后,他抹了把嘴站了起来。

    “那个祸害除了,我该做的事也都做完了,可以云游去咯。”无天站起身一脸惬意道。

    “大叔,我有个问题。”

    无天脚步停下,却没有回头。“不用问了,缘分到了,你们自然就会见面了。”

    闻言,江迎雪微诧,她还没问,无天就知道她想问什么了?

    “她……还活着对吧?”

    “嗯。”

    得到这样的答案,对江迎雪来说已经够了。

    即便可能这辈子都不能再见面,但至少她知道她还活着不是吗?

    江迎雪在凉亭里坐了一会儿,待到日头渐大了之后,她准备回屋。

    穿过长长的回廊时,苏远山推着坐在轮椅上的孟泪从回廊那头走了过去。

    孟泪多年来受到无为的妖术和蛊毒迫害,即便有无天和韩先生的医治,她也成了一个活死人。

    其实江迎雪有些弄不懂苏远山,既然这么爱,为何当初又要做出那些伤害她的事来,或许这其中有很多她不知道的隐情,不过这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把宝儿抱回去睡吧,我再到花园里去走走。”因为孩子刚出生她就被圣魔教的人带走了,连月子都没能好好坐,导致现在已经没办法有母乳了,现在孩子都由奶娘喂养。

    好在当初无天说要她身体不能出任何问题,所以在被带上圣魔教突然,伺候她的人十分的尽心,也没让她的身体落下什么病根。

    “是。”

    早上苏煜宸便命人到江府把初一几个带了过来伺候她。

    明珍带着宝儿回去歇息后,江迎雪带着初一和初二绕过王府的花园来到了王府中最偏僻的一间院外。

    这间院子她偶然走到过,只知道这院子当年就是给嫁给苏远山为侧妃的年侧妃住的。

    此时,那座院子外有两个侍卫在守着,看见江迎雪过

    来纷纷上前见礼。

    “我想进去见见她。”

    两个侍卫对视一眼,没有阻拦,直接放江迎雪进去了。

    听见外面传来响动,屋子里的人抬起头来。

    看见江迎雪进来,她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诧异。

    “你们在外面等着吧,我跟年侧妃聊聊。”

    “是。”

    初一和初二两人守在门外,江迎雪顺手把门关上后走到年侧妃跟前坐下。

    年侧妃手上还拿着一根绣花针,看样子实在纳鞋底。

    见她看过来,年侧妃把手上的针线放进篮子里,给她到了一杯温水。

    “我这里简陋,没什么好东西招待江小姐。”

    江迎雪不在意的笑笑。

    “圣魔教灭了,年侧妃也算是解脱了。”

    年侧妃脸上的神色不变,只浅浅的笑了笑。“这么多年了,的确是解脱了。”

    年侧妃也是圣魔教的教徒,她跟魄一样,是圣魔教的叛徒,为了摆脱圣魔教对她的追杀,想要借苏煜宸的手把圣魔教彻底除了。

    “当初在法场上,那具尸首是你扔出去的吧。”

    年侧妃没有否认。“当时他们查的凶手根本就不是圣魔教的人,这样一来,朝廷就不会注意到那些活在黑暗中的人,我自然不能让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现在,你如愿了。”

    “是,如愿了,终于能过上清净的日子了,当年嫁给老王爷,也是为了寻求他的庇护,只是我怎么都不会想到,王妃竟然是圣魔教的教主,她现在也没想通,她当年为何不把我杀了。”

    “杀了你一个你年侧妃,还有千千万万个年侧妃,她又何必。”当年孟泪离开苏远山,想必也是死了心的,她知道,除非把当时汴京的贵女都杀光,不然就算不是年侧妃,也会是别的女人嫁给苏远山。

    “让我离开吧。”年侧妃突然抬眼看着江迎雪,即便她眸底一片平静,江迎雪也看出了她隐藏的丝丝期盼。

    “王妃还活着,若是她有一日醒来看见我……”

    现在孟泪回来了,看苏远山那样子,一心都扑在她身上,且不说孟泪今后是否会醒过来,就年侧妃现在的处境,也不见得有多好。

    下人们逢高踩地,年侧妃在王府日子也不会好过。

    说来,年侧妃这些年跟在苏远山身边,伺候的也算尽心尽力,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让她离开,也不无不可。

    “这事我会跟王爷说的。”

    闻言,一向温婉云淡风轻的年侧妃蓦的红了眼圈,她拉住江迎雪的手,喉间有些哽咽。

    “江小姐放心,我只求安稳度过一生,仅此而已。”

    “好。”

    “江小姐,皇上传来口谕,说是要让江小姐即刻进宫。”

    刚从年侧妃那边出来,就有小丫鬟才传话道。

    “皇上让我进宫?”

    “是。”

    这还真是巧了,她这才醒来尚宗帝就要见她了。

    “王爷呢?”

    “江小姐放心,王爷如今也在宫中。”

    “嗯,走吧。”

    坐在进宫的马车上,掀开车帘的一角看着车窗外的景色,江迎雪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

    到了皇宫后,刚一进宫门就有宫人抬着一顶轿子在那里等着,看着江迎雪便谄媚的上前见礼。

    “江小姐安好,轿子已经给您准备好了。”

    刚醒来没多久,江迎雪身体还是有些虚弱的,她也没拒绝直接上了轿子。“有劳了。”

    轿子其实不好坐,晃晃悠悠的让人头晕。

    好一会儿,轿子终于在尚宗帝寝宫外停了下来。

    “江小姐,到了。”

    江迎雪下了轿子,宫人已经进去通报了。

    “江小姐请。”

    江迎雪微微颔首走进正殿。

    刚一走进去,她就闻到殿内有一股酸腐的药味,就好像在一个屋子里熬药,但从来都不开窗通风一般,这味道,闻着实在有些恶心人。

    “皇上,江小姐到了。”

    温大海朝江迎雪微微颔首,走到一个身穿龙袍的人前低声道。

    背对着门站着的人突然回头。

    “江迎雪,你过来。”

    听见尚宗帝的声音,江迎雪抬起头来,可在看清尚宗帝的模样时,她怔了怔。

    若不是声音没有变化,她还真不相信眼前这人是尚宗帝的,要不是他还站着,眼睛还会眨,她都要以为这是从坟里爬出来的人形骷髅了!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也不知道尚宗帝经历了什么竟然瘦成了这般模样,就是绝食减肥都没有这么好的效果吧!

    不管心里如何震惊,江迎雪面上依旧不显,她垂首走到尚宗帝跟前。

    尚宗帝那双干枯手得骨结都突出来的手正拿着一把还没做完的锁。

    “你快看,朕这个锁做得是不是十分的精妙?不过朕在想,这个机关到底是坐在左边还是右边,你来帮朕看看。”

    江迎雪“……”

    “皇上是想把机关按在左边吧?”

    尚宗帝一听,眉眼的喜色都没掩住。“你跟朕想得也是一样的?”

    你那手都快要扣上去了,还多此一举来问我!

    “臣女以为按在左边是非常恰当的。”

    “嗯,朕亦是这么觉得的。”

    江迎雪看着尚宗帝那飞扬的神色,若不是他的面上已经显露出浓浓的灰败之气,看着还真不像是一个身体极差,病入膏肓的人。

    她记得尚宗帝在亲手结果了大皇子百里承之后就病倒了,之后她去了纳羽国,就没再关注过这方面的情况。

    看尚宗帝这样子,可不像是好了的。

    “皇上,您该吃仙药了。”

    疑惑间,一个宫女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汁走了进来。

    尚宗帝一看,头都不抬的直接拿过碗将碗里的药汁一饮而尽。

    看尚宗帝这样子,像是早就习以为常了一般。

    直到尚宗帝让江迎雪离开,她才确定这二缺皇帝真的是让她去帮他选锁的机关到底要做在哪一边的!

    “温公公,不知道是哪位太医在治皇上的病?”出了大殿,江迎雪将一个荷包放到温大海手中低问。

    温大海接过荷包,也不隐瞒,反正这事宫里的人都知道。“是欲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