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金枝夙孽 > 第二千六百五十八章 知如怡

第二千六百五十八章 知如怡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巴伦想只要抓住足够多的棋子,就会串联起他们所有的打算,用一颗棋子来推测另一颗棋子,会得到完美轨迹,这很有趣,也需要巨大耐心,那不是常年生活在沙漠上的人可能拥有的耐心,比如说大王子,他可不太喜欢等待肮脏对手的悠然现身,大王子最喜喜欢把他们炸出来,用最激烈最凶狠的方式,看他们如何血流满面的疲于逃命,巴伦王子的目光重新注目在老者脸上,“我已经对你宽宏大量,可是你还在对我有意隐瞒着那些可怕的阴谋,刚刚我的问题你可没有回答,到底是怎么知道歌魅真正死亡的时间被篡改的。这世界上任何人做任何事情都是有目的存在的,我要知道被篡改的目的是什么?这可不是什么难题,只要把心里知道的东西全都吐出来就可以,我不大喜欢为难人。更不大喜欢偶尔为难人的时候得不到想要的结果。我会抓狂的,很不像个王子那样的抓狂!”而在那个目的下面隐藏的真正的用意恐怕也会像他哥哥喜欢使用出来的惊雷那样能够震动天地吧!巴伦王子已经越来越觉得老者会是他掀开一切秘密的纽带。

    “殿下明明是知道的!”那老者像是被猫儿放了抓,又抓了放,玩累了的老鼠一样已经彻底被折腾的精疲力尽!可现在他至少说了一句真话,因为他现在的这种抵死抱怨,确实是真情实感的抱怨。

    巴伦王子要的就是这个影子助手抵不住他的持续折磨,而现在他更会把这种爱好透露给已经对他产生阴影的老者,最好让这家伙知道自己有多靠近大王子的残暴,要么说呢,这世界上所有人都有值得学习的地方,“对这样高深的问题我到底又知道什么呢?总不能因为我的地位尊贵而且又神奇的可怜,就知道这世界上一切难解的答案吧!我要是问一个我是好人还是坏人,答案恐怕会多种多样,不一而足,所以我喜欢听各种各样的答案,然后选择我认为对的答案!”

    “这是道听途说的,为了增强故事的趣味性,我们常常会把那些听起来足够像是奇迹的东西加入到故事里面,我们不管东西的真假,我们只是拿来用,创造我们的故事,让他们变得有趣味,让那些贵妇人下依次还记得要找我们,尽管她们几乎再也没有找过我们,可是起码那个时候,我们得到了她们的笑容,也得到了她们赏赐的食物和她们赏赐的庞大的金银礼物,这就足够了!”老者这次的狡辩很有道理,他的确需要那些东西,如果他真是这样简单的身份的话,那些东西对他来说就是全部。等到这家伙精疲力尽,而且对于他能够逃出自己的手心,彻底失望的时候,一切自然会见分晓,巴伦王子不断的这样告诫他自己。这个时候好像又要感谢他的残忍,而且极度浩瀚的哥哥了。这样在漫长的斗争中持续忍耐的性格是他的哥哥培养给他的最残酷礼物。但是这毕竟是一个多变的世界,偶尔的所有人都想不到的这些残酷的礼物变成了最深厚最有助益的礼物。这是多么可贵的事情。应该是每个对手都会有这样的馈赠,但是他们的弱者对手几乎大部分甚至不知道它们曾经存在过。一切都是活久见。相比于暂时的小小胜利,首先是要活下去活得久。

    巴伦王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他脸上关于与这位老者周旋来去的兴趣儿,就像是添了油的烈火,又像是有风来凑热闹的浓云大雨,这当然是好玩的游戏戏,不必费力挥出刀剑,只要用猫的胡须去撩拨,已经关在了瓶子里面只做困兽的耗子就足矣,它会打无数个喷嚏,巴伦王子想到这里时,脸上泛起了由衷的笑容,如果不是这里灰败的气味,王子殿下的笑容会让很多人沉醉,有时候连男人都会情不自禁的感叹谁说上神什么都未曾给予过,这位王子殿下,漂亮的容貌是上神最深的赐予,正是因为有这位王子殿下的存在,沙漠上的人,都在认为此地男人的姿色更胜女人,巴伦王子一脸介意的大大摇头,“也就是说,又是我这位王子殿下想多了,我没事吃的有点撑,坐在同一个位置不太移动,所以把很多事情想的,移动的很快?或者咱们来点儿更通俗易懂的我根本不是人更不是猫,而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那老者又开始一顿摇头摆脑的求饶,“不,不,殿下,我不是那个意思!而且那些神话的过往时间已经太长了,正适合我们这些想耍小聪明的卑微小人搞鬼,我们真的是鬼迷心窍了,被猪油蒙了心,竟然把魔爪伸向了不可侵犯的上神,我们把他们变成奇奇怪怪的类似于鬼故事的东西轻轻松松的就能骗到许多人,殿下下,我的确是个骗子!也是因为昏了头,才敢到可汗的面撒谎!但也仅是个骗子而已,就是单纯的骗子,没有任何其他的奢求,我只是希望大把的银子,虽然这一样是罪过。可是殿下想要知道的东西,我真的不知道,不能够在这里浪费殿下的宝贵时间。关于我做错的那部分东西,我愿意接受惩罚,但这罪不至死。您可以惩罚我,一直给可汗讲他喜欢听的笑话!可汗他真的是喜欢我的!我的肚子里的故事也多的是,我是炸不干的!”

    巴伦把他的脚踏在一边的木墩子上,将身体前倾,唇角挂上嘲讽的笑容,“你相信吗?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甚至关于你心中想到的细节。因为在一问你之前,我已经差不多假设了一万遍,如果我处于你这种一无所有的境地,我到底要如何应付!一味的死死咬住忠诚应该并非你的首选。你只不过是更加确信,如果你出卖了你的影子主人就会不得好死。可是我要奉劝你再回头想想,我这位王子殿下的煎熬,我的熊熊怒火什么的!刚刚你说合适的惩罚!比如说,直接回到可汗身边继续去讲你那些荒唐之极的故事!我真的要那么做吗?那可不是个很像样的惩罚,直接等于继续留你在可汗身边,对我这个王子殿下搬弄是非。在天底下,到底有谁会像这样喜欢自陷火坑!你会喜欢吗?虽然你很喜欢!可比这个喜欢更确定的是我知你会后悔。因每个忠诚的家伙都在后悔,明明有另外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