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影后与金主先生 > 第十三章 香消玉殒

第十三章 香消玉殒

作者:偏偏向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关锦之看着萧隐沉默,突然又笑了一下,“萧隐,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怪你吗?你是成大事的人,骨子里还冷酷薄情,怪只怪我自己太傻,不过你也挺可怜的……”

    萧隐听着关锦之这么说,脸色不变,目光却沉沉的,一动不动地盯着关锦之。

    “你怕是也已经有所察觉了吧?”

    关锦之的目光轻轻扫过一直在观察着这边的公孙烟,然后又回到了萧隐的脸上。

    “皇上,今天锦贵妃看起来精神不大好,咱们改日再来看她吧?”

    公孙烟被关锦之看向自己的眼神吓了一下,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了速度,她稳了稳神,然后笑着说道。

    然而谁都没有理她,萧隐甚至都没有看她一眼。

    “萧隐,你摸摸我的肚子吧,你知道吗,我肚子里有你的孩子呢。”

    关锦之更不会去搭理她,依旧自顾自地说着,然而她这一番话,犹如一记炸雷,惊响在所有人的耳际,使得众人骤然色变。

    尤其是公孙烟,她的脸色猛地失尽了血色,甚至站不稳地往后踉跄了两步。

    关锦之有孕了?怎么可能!

    萧隐却是大喜,他怔忡一下后,就蹲下了身子,眼里泛着欣喜伸手轻轻去触碰关锦之的肚子,一直紧抿的嘴唇也有了些许弧度。。

    关锦之看着萧隐如此小心翼翼的动作,眼底是嘲弄的冷笑。

    “多摸两下吧,”关锦之附在萧隐耳边,咬耳朵似的说着,“趁着他还活着。”

    萧隐刚露出来的喜色被关锦之的话浇灭得一干二净,他抬眼紧紧盯着关锦之,声音似结了冰,他问:“你什么意思?”

    “皇上运筹帷幄,如今怎么连这么一句简单的话都听不明白了?”

    关锦之淡笑着,她指了指自己的肚子,说道:“刚才皇后喂了我一碗药,皇上,你看看你,你唯一的子嗣就要离去了。”

    萧隐搭在膝盖上的手猛地收紧,身上猛然迸发出了一股煞气。

    公孙烟听不清楚他们的对话,但是心里却越来越不安惶恐。尤其是在察觉到了萧隐情绪的变化后,身子不知为何,忍不住地就想颤抖。

    “那你为何要吃下去?”萧隐的声音像是从牙齿里一个字一个字地挤出来的。

    “因为大昭王朝容不下他啊,”关锦之的眼泪突然掉落了下来,眼里的悲伤碎了开来,随着泪水滑落到了脸上,“大昭的皇后亲自送他上路,这个大恩他哪里敢不接?”

    关锦之任由汹涌的泪水打湿她的脸庞,洗去她特意抹上去的胭脂,她继续说着,“萧隐,暂且不说公孙烟容不下这个孩子,我也容不下的,你毁我家园灭我亲人,你让我手上粘满了我双亲的鲜血,你说我怎么能为你生儿育女呢?”

    关锦之低头望着自己的手,想起以前的种种来,萧隐从一开始,就是有计划地接近着她,他对她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早就规划好的,他给她布了一张天罗地网,她却义无反顾地扑了上去,最后轮到如此境遇。

    萧隐要夺天下,多的是办法,却为何偏要利用她呢?关锦之每每想到这个问题,就心痛的无以复加。

    公孙一族的惨案,确实因父皇昏聩而起,公孙烟想报仇她无话可说,但是萧隐却万万不应该先与公孙烟暗定终生,又深情款款地接近自己,拿她的感情作诱饵,至使关家灭族。

    关锦之永远也忘不了那晚皇宫突然火光四起杀声震天,她仓皇间被父皇母后差人带到了一处隐蔽的藏身之所,只要能熬过那一晚,等她皇叔率兵前来,他们就有救了。

    但是就在最关紧的一刻,关锦之想起来萧隐也在宫中,皇宫岌岌可危,关锦之如何也做不到把他扔在这么危险的环境中。于是不管不顾地去找到了他,并且带着他,找到了她父皇母后藏身的地方。

    于是接下来,一身戎装的公孙烟领着无数将士,包围了他们。

    那晚,关锦之的父皇死于公孙烟刀下。而她的母后,自刎而亡。

    那一夜以后,萧隐成了大昭王朝的新君,而关锦之这个前朝公主却成了他三千后宫中的一员,是尊贵又可怜的锦贵妃,住进了萧隐曾许诺过的“桃夭殿”。

    关锦之脑子里闪现着过往的这一切,似笑非笑的,她感觉道有一股疼痛自腹中升起。

    “萧隐啊,你这辈子恐怕是不会有后裔了,”关锦之因为疼痛皱紧了眉头,“这一切,还要多亏你那位深情款款的青梅竹马所赐呢。”

    萧隐身上的怒气越来越甚,额角甚至有青筋扎起,他看着关锦之雪白着脸,嘴角慢慢的溢出血液来,心头被一阵恐慌捏住。

    “传御医!”萧隐暴喝。

    “不用了,孩子总归是留不住的,并且……我关家所有血脉今日就该从这个世间消失了。”关锦之似是解脱地一笑。

    萧隐隐隐听明白了些什么,眼里终于有了惊慌的神色,他紧紧搂住关锦之,颤声问道:“你干了什么?”

    “我早就活腻了,所以自是欢欢喜喜接受皇后的恩赐,”关锦之嘴角隐隐上扬着,眼里带着清浅的笑意。

    “我常想,若是我们不曾相遇那该有多好?只可惜我自一开始便只是你手中的一颗棋子……”关锦之喘着气,她靠着萧隐的肩膀,细声细气地呢喃着一般说话,“可怜我还是狠不下心,我让皇后杀了我孩子,却偷偷给你护住了另一个子嗣,我走了以后,自然有人给你送过来,想来那孩子如今也该能叫人了。”

    “锦之,你别说话了,等御医来了,等你安然无恙了,我再听你诉说好不好?”

    萧隐看着关锦之的眼神渐渐涣散,声音也变得气若游丝,眼眶忍不住就红了,抱着关锦之的手也在细细颤抖着。

    “现在不说,怕是没有机会了,”关锦之的嘴角溢出的血迹越来越多,表情却变得轻松起来,“萧隐啊,我这一生怎么就过成这样了……”

    “桃花开得真好,恍若当年……我情愿,从未认识……。”

    关锦之的目光从萧隐脸上移开,飘向了天空中,像是在看着漫天飞舞的桃花,又像是透过桃花看着往日时光,眼里蕴起浅笑,那句说了一半的话终是没能说完。

    “锦之?”萧隐声音有些嘶哑,他喊了一声关锦之的名字,却听不到任何回音,甚至连呼吸声都听不到了。

    随着花瓣的飘落,萧隐的眼角似乎也有一滴晶莹掉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