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影后与金主先生 > 第十章 刘萱的算盘

第十章 刘萱的算盘

作者:偏偏向晚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不太好吧,我是前辈,还是先让小晏来吧。”

    刘萱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来,略带担忧地看了眼晏鹿鸣。

    刘萱这个举动并不多余,首先她在这个圈子里混了很多年,拍过的剧数不胜数,其次,她自身也有本事,起码许多观众都是认可她的演技的。

    所以,此时让她先来表演,其实对于晏鹿鸣这个初出茅庐的小新人是很不利的。

    晏鹿鸣此时还没有任何表演经验,又是现场观看了刘萱的表演,那么在自己表演的时候,可能不自觉地会去学习或者是模仿刘萱的方式。

    如果这样一来,那么晏鹿鸣还有什么好争的?届时就是章泽再喜欢晏鹿鸣,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他还能有任何偏袒不成?

    更别说,这里这么多人,一般的新人哪能不紧张?

    其实刘萱对于章泽的这个决定还是挺意外的,因为利弊太明显了。

    章泽听了刘萱的话,倒挺不以为意的,摇摇头道:“你资历比她老,理应就是你先,哪能让一个新人越过你去?”

    这话说的刘萱倒是有些尴尬了,不过她还是很快用笑容掩饰了过去。她明白,章泽此时对自己有所不满,毕竟自己和许导联手给他摆了一道,他有情绪也是能理解的。

    不过,现在也顾不上那么多了,这个角色她一定要得到,就算这一时得罪了章导也没什么,只要自己拿到了角色,那么来日方长,还怕哄不好章导?最不济,自己只要演好了关锦之,章导就是再不满就无话可说了。

    总之,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晏鹿鸣这么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透明抢了她的角色去。这要是传出去,她还要不要面子了?

    而其他人听着章泽既然都让刘萱先表演了,于是也都赞同地应和着。事实上,他们来之前就已经认定了刘萱会赢,重点要看的也是刘萱的表演。至于那个晏鹿鸣,谁关心她呢?反正也听说是个没什么后台的新人。

    到了这时候了,刘萱也就不推辞了,弓了弓身就开始了她的表演。

    晏鹿鸣一早就退到了一边,在刘萱表演的时候,又一次打量了房间里的那些人。

    这些人里,她知道几个,都是圈子里的人。刘萱面子倒不小,晏鹿鸣心里轻轻一笑,自己何德何能,居然还值得她劳驾这么多人来给她撑场子。

    其实说来刘萱也太不够冷静了。请了这么多人来,这不就是明摆着信不过章泽么?这一招真是过于莽撞了,章泽为人素来平和是不错,但也不是没有脾气的人。而且他也是有地位的名人了,哪能咽的下这口气?

    因此,先不说今天关锦之这个角色最后是花落谁家,就是让她得到了,估计也讨不了好。

    再退一万步讲,刘萱今天的算盘打得也是一无是处。她既想让章泽忌惮,又想给自己一个教训,但是她却没有想到,如今晏鹿鸣这个年轻的身体里,却是个已经在娱乐圈打拼了十几年的老人了。

    这种场面经历过的还少么?哪能就因为这点阵势就露怯失利?

    晏鹿鸣一边在心里想着,一边漫不经心地看着刘萱的表演。

    不出意外,刘萱此时的表演与后来电影播出似的表演一般无二,表情动人,感染力强,每一个眼神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看着她歇斯底里潸然泪下,空气里竟也似乎泛起酸涩的味道。看得出来,她对这个角色花了不少功夫。

    等她表演结束,不出意外的收获了不少肯定夸赞,看他们那样子,刘萱似乎已经赢了。就是章泽,眼里也有肯定之色,他虽不喜刘萱耍小手段,但是也不得不承认,她的演技的确不错。

    “老章啊,我看刘萱演的很厉害啊,你觉得呢?”

    一个男人笑吟吟地朝着章泽说道,眼神还有意无意地扫了一下角落里的晏鹿鸣,那目光里的意思晏鹿鸣懂,一个毫无经验的新人,除非天赋异禀,否则想一鸣惊人,一举越过方才刘萱的演绎,怕是没什么可能的。

    章泽不得不认可那个男人的话,他点了点头道:“嗯,是很不错。”

    刘萱此时已经脱离的入戏的状态了,听着大家的夸奖,眼里不免有些得意之色,仿佛关锦之这个角色已经收入囊中。

    “晏鹿鸣,”章泽突然出声道,“该你了,准备好了吗?”

    晏鹿鸣深吸了一口气,顶着所有人的目光,笑着点了点头,“准备好了。”

    “行,那就开始吧。”

    章泽挥了挥手,他面上看不出什么神色来,但是心里却是担忧的,他也觉得,今天晏鹿鸣怕是赢不了刘萱。其实他是挺喜欢晏鹿鸣的,在晏鹿鸣身上他看到了一种灵气,尤其是昨天的表演中,那股子灵动劲儿,很是能打动人,这也让他觉得,晏鹿鸣这个小姑娘怕是有些种与生俱来的演戏天分的。

    但是,灵气归灵气,没有多年经验的雕琢,要想一鸣惊人实在太难。章泽一边惜才,一边感念着晏鹿鸣对于安安的恩情,所以他私心里是偏向晏鹿鸣的,他甚至觉得,就算此时晏鹿鸣的演技没有刘萱那般炉火纯青,但是调教一番,定然也是能大放异彩的。

    只是可惜了,今天恐怕自己是没有留住晏鹿鸣的机会了。

    章泽一想到这里,心里就不痛快,刘萱和老许今天请了这么多人过来,让他赶鸭子上架似的定下刘萱,一想起来他就觉得憋气。

    晏鹿鸣此时摒弃了心里所有的想法,她闭上眼睛轻轻吐了一口气。再睁开眼睛时,已然是关锦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