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重返 > 98.31

98.31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版发表于晋*江*文*学*城*喜欢这个故事请支持正版, 感谢。  几人搜寻一阵,忽然有一位弟子传音其他几人, “找到两位师兄了!”

    其他几人大喜,纷纷朝着出声弟子的方向赶去,可是等见到两位被绑在树上的师兄,这几位师弟师妹们,都忍不住愣了一瞬。实在是因为两位师兄此刻的姿势……不太端庄。

    两人的外袍亵裤被人扒了下来, 连成衣绳, 将两人绑在了树干上。几人的目光不由自主落在两位师兄光条条的大腿和屁股上。

    “呀!”一位师妹回过神惊呼一声, 羞红着脸扭过了头。还有两位弟子则是赶紧上前探过两人鼻息, 庆幸道:“还好, 两位师兄都没事。”

    几位弟子将这两位师兄带了回去,纷纷猜测着他们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人, 他们是去追查疑似昭乐的人,可是却被人那样绑在了树上, 定然是发生了什么意外。这恐怕只能等师兄醒来, 再来询问他们了。

    可是等了一日,也没见两人醒转, 灵丹喂了,也着人看了,都没发现他们有什么损伤, 但就是一直不醒。

    “这样下去不行, 需得将两位师兄送回门中, 请师父看过!”此刻说话的人, 若是十二娘在此,肯定能认出他和旁边一个少年,正是在降噩城中出现的那两位。

    这事说来也巧,被十二娘绑在树上那两位弟子,恰好是这一对师兄弟的师兄,同一位师尊,感情十分好。

    “事不宜迟,我担心两位师兄一直不醒会有什么害处,我这便和师弟一同将他们送回山门,请师父出手查看。其他几位师弟师妹,继续在附近搜查叛徒昭乐下落,不过,不得莽撞,以免再发生这等事!”

    “是的,师兄,我们知晓了!”

    因为记挂两位师兄情况,他们二人一路没有休息,匆匆赶回瀛洲。

    瀛洲仙山漂浮在东海之上,无数座小岛如同众星拱月一般围绕着主岛,岛上灵气氤氲,白云连绵环绕众岛,灵光万丈,瑞气千条,只是靠近一些都觉得天地之间气息纯净,令人疲累顿消。

    岛上灵光湛湛,时不时便有弟子踏光飞逝,师兄弟二人带着昏迷的两位师兄寻到自家师父梁无斯,那梁无斯一看自己两位爱徒如此模样,再一听两位小弟子说的严重,赶紧就要出手唤醒他们,可是一个时辰之后,他不得不停了手,对上两位小徒弟那期待的目光,他咬牙道:“我竟也不能解开……”

    一听这话,师兄弟两人都愣住了,连师父都没有办法?这,两位师兄究竟是遇到了何人?这一想,他们面上就不由露出了骇然神色。

    “待我去找你们师祖。”梁无斯迟疑了一瞬,还是咬牙说。一般事情他宁愿自己扛着也不想去找自己凶的吓人的师父,可这回他实在担心两个徒儿,最后还是决定为了两个徒儿走一趟刀山火海。

    听师父这句话,师兄弟两人松了一口气。他们师祖是山主执庭上仙的二师弟则容上人,则容师祖已然到了大成期,距离成就仙身也不过一步之遥,如果是则容师祖,那定然有办法救醒两位师兄。

    则容此刻正在自己静修的濯云峰上,听到自己唯一的弟子求见,他严肃的面容上两道剑眉皱起,抬手打出一道灵光,冷然出声问道:“无斯,此时求见,所为何事。”

    那梁无斯站在濯云峰外,听见师尊传言,半点不敢怠慢,十分尊敬的将原委说过一遍,“师尊,弟子无能,还望师尊能出手,替这两位昏迷不醒的弟子探查一番。”

    则容闻言,眉头皱的更深,此时,他旁边静坐的一人开了口:“既然来了,便让他们进来吧。”

    则容转过头,对出声这人道:“是,山主。”

    得到允许,梁无斯便带着两位昏迷的弟子进到濯云峰上。可这一抬头,他就见到自家师尊不远处坐着一位笑吟吟的男子,正是山主。梁无斯没想到竟然会见到山主,他拜入师尊门下四十多年,见过这位山主的次数两只手都能数得过来,这已经算是很多了,山主常年闭关清修,等闲见不到面,猝不及防见着了,梁无斯心中忐忑,连忙俯身行礼,“弟子梁无斯见过山主。”

    “不必多礼。”那随意坐在一块水边青石上的男子容貌皎皎如月,俊美却不逼人,通身上下的温和气息,似是十分的好说话,叫人见了不由自主就放松下来,但又莫名让人不敢靠近冒犯。他坐姿随意,青色衣摆垂下青石,手边还放着一盏灵茶,此时拢着袖,一派和蔼的与梁无斯说话。

    他道:“你说两位弟子不知何故昏迷至今未醒,不如让我来看看,则容师弟可是一向不擅此道。”

    梁无斯怎么敢劳动山主,只能偷偷抬头觑向师父神情,见他还是如以往那样面容冷漠肃然,就有些拿不准他在想什么。

    则容见到弟子神情,冷冷道:“山主要看,你还愣着做什么。”

    梁无斯闻言忙将昏迷的两位弟子放出,然后站到一边不敢出声。

    执庭上仙从青石上站起,笑道:“则容师弟,你只有这一位弟子,莫要对他太过严厉了。”

    则容负手冷哼一声,“一味纵容,才是不该。”

    执庭摇摇头,上前查看两位昏迷的弟子。他原本脸上带笑,此时却难得的愣了一瞬,随即脸上的笑容再度出现,不过这笑容比之刚才,又多了些说不清的东西。

    “无斯,你方才说,那几位弟子是怎么找到这二人的,当时又是何等情况?”

    梁无斯不知道山主为何突然这么问,但还是立刻照实说了。谁知道他说完,竟然听到山主轻笑出声。

    梁无斯:“……”山主是在笑什么,难不成是在笑他说的两位弟子被人扒了裤子绑在树上?这,这么折损山门名声的事,就算听了不生气,怎么也不该笑吧。

    梁无斯刚想着,又听见山主低低叹了句:“许久未见,性子倒是变了些。”这简单一句话里的亲昵意味让梁无斯听得头皮一麻,更是丈二摸不着头脑,山主这是,在说谁?

    执庭眼中柔波潋滟,像是极为愉悦,他抬手,从那两位弟子额上各取出一道灵力,然后他轻轻一抓,将那两道灵力合作一处,顺手塞进了自己的袖子里。

    “好了,带他们二人回去休息吧,一刻钟后就会醒来,不必太过担心。”

    听山主这么说,梁无斯脸上一喜,赶忙道:“多谢山……”可他还未说完,就见到一旁的师尊忽然挥袖,他当即感觉一阵晕眩,再睁开眼就发现自己连带着两个弟子都来到了濯云峰外。

    梁无斯:“……”师尊,好歹让徒儿把话说完啊。

    待梁无斯被送走,则容上前对那个一脸从容的大师兄说:“方才那个灵力,是她?”说这话时,他的眼睛死死盯着执庭衣袖。

    执庭知道自己能认出,师弟也能认出,于是也没有隐瞒,直接道:“确实是她。”

    则容闻言沉默半晌,然后面沉如水握拳冷道:“既然她主动出现了,便多派些人手,将她和昭乐一起抓住带回。”

    执庭叹了一声,“则容师弟,我说过,昭乐若是逃了,不必派遣太多弟子前去捉拿,做个样子便罢了,你却是瞒着我派了那么多弟子前去,若是我今日不在,恐怕还被瞒在鼓里。”

    则容面容一抽,“山主,昭乐刺杀于你,自当抓住带回,关押进死寂之间。我掌山规刑法,不能徇私,就算是师妹,也得受罚。”

    “不徇私?”执庭笑了笑,垂眸漫不经心摆弄着自己的袖子,口中问道:“若是抓住了师父,你也准备将她与昭乐一齐关进死寂之间?”

    则容咬牙,“自然。”

    “何必如此。”执庭叹息。

    “她若一直安居一隅便罢,可她如今与昭乐牵扯到一处,说不定会影响到我们的大计,她若是真的决定……到时候,山主你该如何自处!当年之事,势必再次重演!”则容说这话时,面带寒霜,气势极为可怖。

    执庭忽然抬头,看了他一眼,“则容,我以为你当知道,我不喜欢他人违抗我的命令。”

    虽然说这话时,执庭仍旧面带笑容,可若是梁无斯还在此,绝不会觉得这位山主温和,那迫人气势竟比他那冷面师父更可怕万分。就连周围清脆的鸟鸣水声,都一瞬间冻结停止了一般。

    “你派去的人叫回来吧,不用再去找她们了,之后若是没有我的吩咐,你也莫要再自主行事。”执庭语气仍旧十足温和。

    则容心中挣扎,到底还是低下头去,“是,山主。”

    执庭从他面前经过,则容只看到一片青色的衣角从眼前飘过。

    “寿宴将至,风雨将至,则容,莫要再纠缠小事。”

    则容:“……是。”

    …………

    “十二娘!你快看,那里的糖人,真的好看啊!哇,那边还有卖糖葫芦,咦,那看着不像是山楂制的,只是裹了一层红糖,里面那是什么?”

    “十二娘!十二娘?”金宝像只小鸟一样跑回来,见到十二娘恹恹的靠在柱子上,就有些担忧的问:“十二娘,你真的没事吗?”

    十二娘摆了摆手,“没事。”

    金宝坐在她身边,严肃着一张小脸给她出主意,“我娘从前也这样,隔一段时间就肚子痛,后来在附近的药善堂抓了药,就好了许多,不如十二娘你也去抓药吃吧。”

    “哈哈。”十二娘干笑一声,她这是用了灵力之后的后遗症,又不是女子来月事,吃药管什么用。但见小金宝一脸的担忧,她心里也很受用,抓了几个铜板塞给他,“不是想吃糖葫芦和糖人吗,自己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