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重返 > 第65章 65

第65章 65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老峰主看出两人之间气氛不对, 上前一步喝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执庭没有回答,只是坐在十二娘身边,轻轻握了握她的手, 轻声对她道:“我还是没能下定决心。”

    十二娘叹息:“可我已经下定决心了。”

    执庭点头:“是啊,师父总能比我先硬下心肠做出决定, 我有时候很喜欢师父这种坚决,有时候又很讨厌。”

    见执庭并不回答自己,杨老峰主气的僵住了一张脸。他一抬手:“走!”然后首先走上了那条通往高台的路。他一动, 其余蠢蠢欲动的人也跟在他身后一同走上了那条路。朱丹上仙原地不动,眼见着他们已经走到了高台上,这才脚下轻点, 飞身也来到高台上。

    “执庭,你解释一下为何兮微山主没有死, 还出现在这里。”杨老峰主剑指执庭, 逼问道。

    站在他身后的一名瀛洲弟子有些无措的说:“峰主, 执庭上仙是山主啊,这样不敬……”他说着, 被身后一位师叔拉住了, 那师叔压低声音道:“两代山主都在此,你别乱插话。”

    执庭站起身道,“杨老峰主不是早就怀疑我弑师, 一直试图寻找我的破绽吗?关于眼前的情况,大约也早就有所猜测了,还需要我解释吗?”

    杨老峰主一听, 也不知自己想了些什么,怒火更盛:“你果然狼心狗肺,竟然做下这种事,快将兮微山主交给我,然后随我出去伏罪!”

    “伏罪?说到这里,我还有事情要与朱丹上仙谈一谈。”执庭说着,抽出了自己的软剑弗离。

    他的剑不常出鞘,就算出鞘,也多是温和无害的模样,好似并不能伤人,而此刻,他的弗离剑慢慢出鞘,带来一阵刺骨寒意。聚在这里的人,少有见过他弗离出鞘的,更没见过他这一身暴戾之气的肃杀模样,而与他对视的朱丹上仙,更是心中一惊,下意识拿出了自己武器红刺挡在身前。

    见到这一幕,众人都颇为不解,为何忽然就要打起来了?执庭上仙不是正道魁首吗?此次晗阳秘境之事还是他提出,四大仙山虽然平时有些争端,但也不至于让两位上仙在此毫无理由的大打出手吧?

    心思单纯的满心疑问,脑子活络些的已经从周围景象中嗅到了一丝异样,露出惊疑不定的神情。

    朱丹上仙手握红刺,眼神带着压迫:“执庭,你要与我打可得想好了,你瀛洲还有这么多弟子在此,万一波及到他们可就不好了。你与我打无非是不愿将钧天丈与我分享,何必呢,我也没有那么贪心,再说宝物先到先得,咱们同为正道,我也不会与你争抢。”

    执庭闻言,失笑道:“钧天丈?”

    “怎么,不是因为钧天丈?那是因为什么,让你这么大动干戈要与我一战?”朱丹上仙眯着眼睛在高台上扫视了一圈:“而且岱舆的临巳上仙据则容说与你在一处,怎么此处不见他?”

    执庭叹道:“朱丹上仙,你来到这座岛上,看到那无数鬼偶,当真没想起过一个地方吗?”

    朱丹上仙眼神一边变,“什么地方?”

    “蓬莱啊。”执庭道:“是了,这里太破败了,又被冰雪覆盖,你认不出来也寻常。你身后那几位曾参与过蓬莱之战的弟子,不知有没有认出来?”

    朱丹上仙眨眼间已经想明白了,愕然道:“你是当年蓬莱幸存之人!”随即她又想起这个晗阳秘境出现的时机巧合,细思之下更是惊恐,“你难道是为了复仇才设下的这个大局?!”

    “只为了杀我不成?不,这么多年你若是想杀我一人,早就动手了,不必等到现在,你是想一次杀死所有曾参与过蓬莱之事的人!临巳上仙已经死在你手中了?”

    可是外面还有那么多不知晓蓬莱之事的修士,还有许多与瀛洲交好的正道仙门,执庭真的会这么疯狂的设下一个死局,要一并杀死这么多人?

    朱丹上仙见到执庭神态,又见到头顶天穹上的血腥之雨,忽然脑中明晰,窜起一个可怕的念头。

    “你疯了?”不只是朱丹上仙不敢置信,在这里所有的修士都再度陷入了茫然和恐惧。

    什么蓬莱?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不知晓蓬莱旧事的满脸疑问,而知晓当年蓬莱秘事的,已经脸色苍白神情绝望。

    “既然知道了原因,那么朱丹上仙,你可以安心赴死了。所有该死之人都在等你。”执庭说罢,剑光冷凝清辉飞洒。朱丹上仙急身后退避过一剑,然而她身后几位弟子却没能避过,惨嚎一声被拦腰截断。

    “真的杀人了!”一位散修惊呼,转身便逃。

    朱丹上仙扬声道:“执庭要杀死所有进入秘境的人,你们逃不了了,此刻他只有一人,众人与我一起杀死他!”

    这话一出,方才犹豫的人看看地上的尸体,咬牙也加入了战局。执庭却不将这些人放在眼中,剑剑杀招,直逼朱丹上仙,不给她半点喘息之机。

    所有人都动了,然而有些人是同朱丹上仙一起攻向执庭,还有一些人却反过来将剑尖对准身旁的其他人。听见身后混乱,朱丹上仙仓促间回头一望,怒道:“严襄!你在做什么!”

    两鬓霜白的无涯洞洞主严襄将剑从一名员峤弟子心口拔出,闻言冷哼一声,“做什么?讨还你们当年欠下的债。”

    朱丹上仙立刻明白,这无涯洞洞主也是当年蓬莱幸存之人,“好啊!你们藏得可真深!”

    稍一分心,执庭的弗离剑已经刺破她的护身灵罩,在她脸颊上留下一个狭长伤痕。朱丹上仙向来对自己的容貌最为在意,当下怒不可遏,伸手抚过脸上血痕,“看来你当真是想要我的性命了,既然如此,我便要看看你是否真能取我性命!”

    她大喝一声,周身灵气暴涨,手中红刺眨眼化作红芒覆盖全身,为她穿上了一件带刺的赤红宝甲,手上则拿着一柄赤色□□。执庭不慌不忙,拂过手中弗离剑,眨眼软剑一分为二,原本便极薄的剑如今更是薄如蝉翼一般,在空中划动时,几乎看不清剑身,唯有寒光如线。执庭手持双剑,随风而动时,划出的剑光一道道如同交错的蛛丝,密密剑网虽无朱丹上仙的红刺那样浩大声势,但这种悄无声息间的危险更加令人胆寒。

    朱丹上仙饶是有红刺护身,依旧不敢大意。她还道自己也算了解执庭此人,可直到今日才发现这人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可怕,而且她竟然从来不知执庭的弗离剑竟是双剑。

    天下间唯一知晓这事的,大约只有十二娘。她坐在巨棺旁,面对这一片混乱,没有再出声说些什么,只仰头看向头顶越来越多被染红的符文,眼中复杂情绪翻涌。

    执庭与朱丹上仙对战,严襄一群人与员峤弟子以及其他一些修士打了起来,还有一部分修士,则以瀛洲的杨老峰主为首,奔向了十二娘。

    “兮微山主!”

    “兮微上仙!真的是兮微上仙啊。”

    杨老峰主跪在十二娘身前,道:“山主,您这是怎么了?”

    十二娘道:“被封了七十二灵穴和三十六脉穴。”

    “什么!肯定是执庭做的,他竟敢如此对你,这叛师弟子,待我们出去,定要召集所有瀛洲弟子,将他擒住压在问天台上受天雷灌顶而死!”杨老峰主深恶痛绝的说。

    十二娘:“如今先将我脉穴解开。”

    杨老峰主连忙道:“是,待我一试。”可他忙活半晌,最后却满头大汗的停了手,“如此封脉手法前所未见,杨颂无能,竟然无法解开。”

    “杨老峰主不必自责。”十二娘安抚一句,又问身边一圈目光闪亮的修士:“诸位,可有能解此封脉之法?”

    “若是兮微上仙不弃,在下愿意一……”

    “我可以试试。”

    “让我先来!”

    “在下虽不会解脉之法,却有一颗截脉丹,或许可以……”

    “走开走开你们都走开让我这个丹师来看看!”

    “你谁啊,半点名气都没有还敢大言不惭,是我们先说的你没看见?”

    “你又是哪个?兮微上仙面前,哪容你放肆!”

    杨老峰主:若不是此时时间不对,他真想将这些不知道哪来的修士们全都扔到高台下面去,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争。

    十二娘打断嘈杂:“诸位,再拖延下去,你们就危险了。”她直接点出一人,“请。”

    那人赶紧上前,“冒犯了,兮微上仙。”

    一连三个都无法解开她身上封脉,十二娘眼见头顶符文已经到了最后一圈,朱丹上仙也渐露败相,眼神越发凝重。她拒绝了下一个人的试验,直接对人堆外一个瘦高身影道:“影巫,你是否有办法解我身上封脉?”

    众人闻言都往后看去,有知晓这个名字的,马上露出惧怕神情,“是那个影巫?他也来了?”还有人小声嘟囔:“怎的邪修也进来了。”

    那瘦高人影忽然发出一声低哑笑声,“我化了形你都看得出来是我,看来兮微上仙对我还真是念念不忘。”

    十二娘:“劳烦你。”

    影巫穿过人群走到她身边,“既然兮微上仙都如此说了,我自然听命。”他说着,蹲在十二娘身边,一把拉住她的手臂,一股紫色雾气从她手中隐没。十二娘闭上眼睛,眉间露出痛苦之色。她周身脉穴被浊气侵蚀,虽然能解封,但是痛苦无比,而且脉穴中残存浊气无法驱散。

    事到如今,十二娘已经不在意这些,只默默忍受着剧痛,等待着封脉被解的那一刻。

    终于,体内脉封在浊气侵蚀下有所松动,十二娘立即运转周身灵力,配合着一举冲破封脉。擦去唇边血迹,十二娘站起来。她揉了揉手腕,环顾身边这群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孔,对杨老峰主道:“现在立即将他们都带出这里。”

    杨老峰主固执道:“不行,我等不能离开,要帮山主一同擒住执庭!”

    十二娘冷声道:“因为我已经不是山主,所以杨老峰主不听从命令了吗。”

    杨老峰主:“不敢……唉,听从山主便是。”

    作者有话要说:  明后天就正文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