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重返 > 第36章 36

第36章 36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十二娘?”金宝揉着眼睛从床榻上坐起来, 嘴里迷糊的喊道。然后,他就被面前的一切给惊呆了。

    这里是哪里?金宝瞪着眼睛左右前后的转动脑袋, 他从来没见过这样好看的房间, 桌子椅子柜子还有床,都雕着好看的花纹, 有种沉沉的香味,看上去精美又厚重, 还有正对着床的,那是屏风?那是好大一块玉雕?!

    金宝愣愣的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忽然又往身下看了看, 盖在身上的被子又轻又软又暖和, 上面的花纹也好看。他从来没用过这样, 这样一看就知道很贵重的被子, 有点惶恐,赶紧一骨碌, 连滚带爬的从床上跳了下来,瘪着嘴往外走。

    一边走,他嘴里小声喊着:“十二娘?十二娘你在哪啊?”他记得自己睡过去之前还在那个奇怪的竹林里, 他不知道其他人口中的什么幻阵困阵, 他只知道自己乖乖等着,十二娘办完事情就会带他走。可是现在, 他却出现在这样一个奇怪的地方,十二娘还不见了。

    金宝差点要哭出来了,但是想想他又给憋了回去。等找到十二娘了再哭。

    绕过屏风往外走, 金宝见到了更多奇妙精美的东西,但是那些东西没能引起他的注意力,他的目光全都被外面那张美人榻上躺着的十二娘给抓住了。十二娘一动不动的躺在那,脸上盖着一块布,就像是个死人——他们那里人死了就会把人放在一张小床上,盖着脸。金宝还记得自己娘亲死时,也被那样一块布给遮住了。

    面前这一幕,给了金宝一种错误的认知,于是他双眼发直,踉跄的扑了过去,“嗷!十二娘!十二娘你不要死!呜哇,娘!”

    他嗓门大,这样一哭喊起来,就是死人也要给他吵醒了,更何况十二娘还没死。她抬手拿掉了脸上那块布,一脸的困倦,眯着眼睛看跪在地上一副天塌了样子的金宝。

    “小祖宗,你哭什么,我才刚躺下去休息一会儿。”十二娘满心的痛苦,她开解安慰完三观破碎的小徒弟昭乐,趁着她到另一间房里去冷静了,才躺在这缓一缓痛,就被金宝这忽然的一嗓子给吓了一跳。

    金宝刚哭两声,见自己想错了,十二娘没死,又马上破涕为笑,“十二娘,你没事啊!”

    “我能有什么事。”十二娘按了按额头。

    金宝瞅着她那张有着红色咒文的脸,虽然之前看过了,但他还有有些不习惯。“十二娘你干嘛要用布盖着脸哪?”

    十二娘抬手指了指周围,“看到没,周围这么亮,因为这种白色的地板和墙壁都能发光,这么亮堂,我睡不好。”

    金宝的注意力飞快的又被转移了,一旦知道十二娘好好地在身边,他的胆子就飞快的膨胀起来,什么都不怕了。他就挨着十二娘,坐在榻脚下,兴致勃勃的一样样点着屋里的东西,“十二娘,那是什么?”

    “十二娘,那又是什么?啊!那画会动!”

    “十二娘那是金子吗?咱们拿一个出去就能换很多银子了!”

    他说着说着又突然反应过来,好奇的问,“对了十二娘,咱们这是在哪啊?”

    这傻孩子现在才问这个问题,十二娘觉得金宝真是太心大了,不过心大一点好,心大的人容易过得开心,哪像她五个徒弟,个顶个的心思细腻捉摸不透。

    “这里是瀛洲仙山,咱们要在这住上一段时间。”十二娘简单解释了一句。

    金宝哇了一声,“我们现在在仙山上?就是之前听到的那种有仙人在的仙山?太厉害了!”金宝下意识的兴奋过后才想起来一件事,他先前也是看着的,所以,他也知道了,十二娘就是昭乐的师父。太复杂的情况他不懂,但是他知道,十二娘从前叫连兮微,就是他们一路上经常听人说起的那个兮微上仙。

    金宝对这事没什么太大的想法,他就是觉得有点怪怪的,毕竟在他看来,十二娘还是十二娘。不过影响还是有的,那就是他原本想象中的仙女忽然破碎了,他觉得自己没有从前那么期待看到什么仙山上仙之类的了。看看鞋子没脱,架着腿半死不活躺在这的十二娘,金宝幼小的心中坚定了一个信念——世界上果然是没有仙女的。

    “十二娘,我肚子饿了。”金宝脑袋瓜里想了一些问题,最后他提出了一个最迫切的问题,他饿了。

    “饿了?”十二娘瞅瞅周围,则容没给准备吃的,大约他也是没回过神,还以为她是从前那个连兮微,什么都不用吃呢。不过这也不是问题,十二娘起身,走到那盆莲花跟前,扒拉着那些亭亭玉立挨挨挤挤的莲花看了看,然后朝金宝招手,“过来。”

    金宝屁颠颠的跑过去。

    “这个可以吃的,喏,你试试。”十二娘辣手摧花,毫不客气的从最大的那朵莲花上扯下来一片花瓣递给金宝。

    金宝也不怀疑她,拿着花瓣就往嘴里塞。

    “唔……嗯!好!好吃!”金宝激动的说。这花和他从前见过的那些莲花都不一样,是冰蓝色的,看上去就好看,吃起来更好吃,凉丝丝又甜甜的,吃下去之后,肚子里还泛起来一种暖和的感觉,让他整个人都像是泡在温水里一样,暖洋洋的舒服极了。

    “这是一种观赏灵莲,蕴含的灵气不多,凡人也能吃。”十二娘说着,扯了一片花瓣塞进自己嘴里,很多年没吃过,竟然很是怀念。她干脆拉过来一把凳子,坐在那养莲的大缸面前扯花瓣吃。

    金宝也有样学样,搬过来一把椅子站在上面,撅着屁股勾着一朵莲花扯花瓣,吃的腮帮子鼓鼓的。

    等终于收拾好心情的昭乐从旁边的房间走过来,准备看看师父的情况,想办法再安慰安慰她的时候,就瞧见师父和金宝两个人坐在蓝莲旁边,把一缸开得好好的蓝莲给薅秃了,两人脸颊都在鼓动着。

    昭乐僵在门口。方才师父和她说起蓬莱仙山覆灭一事时,那种悲意不是假的,她原本以为师父现在还在难受着呢,谁知道她竟然都吃上了,好像还吃的挺高兴的。

    十二娘瞧见小徒弟了,见她神情异样的望着就剩些莲叶的大缸,十二娘不好意思的笑笑,“忘记留点给你了,要么待会儿让则容多送点过来。”

    瞧见昭乐的表情,十二娘不用问都猜到她在想什么。所以说年轻人就是扛不起事,再难过痛苦的事,都会过去,难受一阵就差不多得了,要是时时刻刻沉浸在痛苦中,日子也别过了。

    流浪生涯五十年,经历了从前从未想过的贫穷和市井生活,十二娘学会了很多东西,她改变的不只是生活习惯,还有许多对事的态度。所以哪怕半个时辰前她还因为想起执庭心痛的不行,现在就已经能笑呵呵的和金宝一起嚼花瓣。

    昭乐走到两人身旁坐下,侧头看了一眼十二娘的脸,昭乐告诉自己,这是自己最尊敬的师父,不是之前认识的那个十二娘。说过一遍后,她就重新找回了对师父的憧憬,对于她做出薅莲花这件事,也能视而不见了。

    金宝吃完了莲花,意犹未尽的摸着肚子说:“虽然这个很好吃,可是我还是想吃肉,香喷喷,油滋滋……呲溜。”他说着就吸了口水。

    十二娘被他说的也想吃肉了,也许是因为吃多了蓝莲,嘴里甜的,想换个口味。她其实不饿,但是嘴馋这回事,没法说。

    “叫则容送点吃的来好了。”

    十二娘懒得走动,就从大缸里头捡了个小石子,凌空飞射到门口挂着的一枚铃铛上了。那铃铛声音清脆,叮铃铃的摇晃了两下。

    没过一会儿,则容就来了。他穿着外出的衣服,看上去风尘仆仆,眉间还带着倦色。赶来之后,他刚叫了声师父,眼神就定住了。

    他的目光从十二娘身边那盆秃掉了的蓝莲,转到了十二娘嘴里叼着的那片莲花瓣,再转到十二娘踩在凳子上的一只脚,一时之间,他竟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

    “瀛洲有会做烧鸡的人吗?不对,瀛洲好像没有□□?”十二娘问他。

    则容:“……”他沉默片刻,谨慎的说:“鸡,瀛洲并没有,不过濯云峰上养着一群白灵鸟,味道应当不错。”

    “哦,那就来几只,还有其他吃的也一起来点吧,你自己看着来就行,我不挑。”

    则容应了。不愧是如今成为掌刑长老的男人,他飞快的接受了这个和从前有很多不一样的师父,并且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面不改色的听完了十二娘的要求,最后沉稳的走了。

    “乐乐,你二师兄接受的比你快多了。”十二娘说。

    昭乐从刚才看到则容就是冷着脸的,那冷硬程度和则容有一拼了。现在,她有些难以忍受的和十二娘商量,“师父,你可不可以把脚从凳子上放下来?”

    十二娘就叹了一口气,“我习惯了。”到底还是放下来了。

    她要的东西很快就送来了,除了她要的,还有很多她没说的,各种用具和打发时间的小玩意儿等等。还有很多各种各样的花,都是些好看味道还好的花,被栽在盆里送来的。至于之前那盆秃了的蓝莲,则被带走了。

    “这到底是送来给我看的还是给我吃的?则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十二娘随手揪了一片花瓣,准备往嘴里放,瞧见小徒弟的眼神,那花瓣中途转了个方向,递到了昭乐面前。

    昭乐正经的接过,说了句:“谢谢师父。”

    来送东西的是一个中年男人,就是那天在嶂阴山把昭乐和金宝扛回来的那位。面目长得平凡,不多说一句话,每天来送了东西,除了询问还想要些什么,其他的都不会多说。更是连看都不会多看十二娘一眼,对待她的态度异常慎重,或者说警惕。

    十二娘不明白了,她也没想着往外跑,这人警惕个什么劲?

    昭乐在那男人离开之后,皱起了眉,对她说:“师父,此人如此警惕,我们要想逃出去怕是很难,恐怕要从长计议了。”

    逃出去,从这里逃出去?小徒弟真是敢想,瀛洲仙山出现多少年了,还从未有人能从这里逃出去呢。

    瞧见十二娘露出诧异的目光,昭乐感觉不对了,问:“师父为何这个表情?”

    十二娘:“你刚才说逃出去?”

    昭乐比她更惊讶:“难道师父没想逃出去?”

    师徒两人对视半晌,十二娘按着抽痛的额头,有气无力道:“乐乐你大可不必着急,过些时候咱们就能出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金宝的设定是傻儿子,长大后是乖儿子,一心想给十二娘养老的那种,瀛洲仙山的下任山主。

    多年之后,因为这位去到一个地方必定要揪人家的花尝尝味,被人送了个含花上仙的名号,正所谓,吃花,风雅。

    风雅金宝:……嗯嗯嗯???</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