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重返 > 第26章 26

第26章 26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就在廖袁园感觉天昏地暗人生都发生了巨变的时候, 林间那对夫妻一言不合,马上快要打起来了。

    “看来你今日是定要与我争到底了。”

    “多说无益, 廖箬, 像个男人那样与我一战。”

    “好,施绿, 若是我赢了,你不仅要与我回去, 还要把我输给你的那三幅兮微上仙画像还给我。”廖箬抽出了剑,若不是说出的话太微妙,看上去确实是很有些气势的。

    那叫做施绿的女子眼神也犀利起来, 她手中细刃长刀一振, 发出嗡嗡的轻响, 同样肃然道:“若是我赢了, 你就不能再阻挠我见兮微上仙,而且还要把兮微上仙送你的飞彦剑让给我。”

    两人是真的都动了杀气, 周围平地起了一圈邪风,分明没有动作,周围的树枝却都飒飒作响起来, 飞窜的剑气灵光割裂了周围树上的叶子。那些被割裂的碎叶纷纷落下, 又被卷着飞上天空。

    十二娘伸手接过一片断裂的叶子,看了看又吹到一边, 表情格外淡定。

    但是廖袁园淡定不了,他回过神,忽然站起身往前一蹿, 朝那一触即发的两人大喊道:“住手,不能打!”

    听到这耳熟的声音,廖箬和施绿两个猛地一怔,瞬间扭头看过来。

    “圆圆?!”

    “儿子!你怎么在这!”

    看到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儿子,两人同时惊呼,心中更是无比惊愕,那股肃然之气立马就泄了。两人都举着刀剑,保持着一种快要往前冲过去的姿势,此时突兀停下来,双眼大睁的样子格外可笑。

    廖箬最先反应过来,赶紧把剑插回剑鞘里,拍拍衣摆,拉拉衣袖,咳嗽两声,“圆圆你怎么在这里啊?”

    见廖袁园表情怪异甚至带着许多不解委屈的看着自己,廖箬赶紧解释道:“你误会了,我跟你娘没有闹矛盾,我们,我们就是在闹着玩呢哈哈哈,阿绿,阿绿,你说是不是?”他一肘子捅了捅还在发愣的妻子。

    施绿被他戳回神了,手忙脚乱把刀插回去,一把抱住廖箬的胳膊,也笑道:“对啊,我和你爹来这里玩,突然来了兴致想要切磋一下。”

    “够了,不要再骗我了。”廖袁园浑身颤抖,“你们之前说的,我都听到了。”

    “我听到娘说要去追寻那个兮微上仙,也亲眼看到爹娘为了她要打起来。”廖袁园深深吸气,“我一直以为,爹喜欢兮微上仙,对她念念不忘,而娘为此悲伤难过,因此我从不敢在你们面前说起这事,就算你们发生争执,我也顺着你们的意思装作不知。我一直都在担心着我们的家什么时候会破碎,可是我今日才知道,自己多年以来的担忧是多么可笑!”

    “啊……哭了,怎么办啊。”施绿小声的对廖箬说。

    廖箬也小声说:“你别掐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圆圆好像误会了什么,你这个当娘的赶紧去安慰一下他。”

    施绿:“你没听他说嘛,他好像以为我在吃兮微上仙的醋呢……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觉得,但是我觉得这个时候我去劝他肯定会更生气。”

    廖箬:“那怎么办,他从小就不喜欢别人劝他,遇到什么事都偷偷的哭,要是戳破了他肯定会恼羞成怒更难过的。”

    廖袁园没注意爹娘的眉来眼去和小声谈话,他还陷在自己多年误解之中,觉得满心的委屈。亏他担心爹娘感情担心的不得了,从小就懂事,生怕惹娘难过,还因此对爹的态度越来越不好,把他想象成一个朝三暮四的花心萝卜,可谁知道真相却是这样。

    他一方面庆幸爹娘感情并不会像他想的那样破裂,一方面又觉得现在的情况比自己之前想的那种也好不到哪里去,还觉得自己傻,委屈的眼泪怎么都止不住。

    “你们都骗我,骗得我好苦!”廖袁园抽泣一声,捂住了眼睛。

    夫妻两对视一眼,在对方眼中看到了相同的窘迫。‘过去劝劝?’‘过去吧。’两人用眼神交流一番,还是凑上前围在了儿子身边。

    “儿子,是爹娘不对。”

    “圆圆,乖圆圆别哭了,爹也不是故意要骗你的。”

    “对啊,小孩子不该知道这种事,娘就没跟你说过。况且娘平时和你爹感情那么好,娘怎么知道你会这么误会呢。”施绿试着摸了摸儿子的脑袋。

    廖箬拿掉了他脑袋上一片碎叶子,说:“都是你娘的错,她非要和我吵,抢我的东西,才会让你误会的。”

    “廖箬,你小子可以啊,现在把事情都往我身上推了啊!还不是你整天在我面前炫耀自己从前在兮微上仙座下如何如何,得了多少夸奖如何如何,就知道炫耀,你不在我面前故意显摆,我会眼红你!”施绿不干了,斜睨他怒道。

    “施绿,嫉妒使人面目全非。”廖箬背着手,扯了扯唇角。

    本来安慰孩子的两个人不知不觉又吵了起来。哭红了眼睛的廖袁园则擦了擦眼泪,好像对此毫不意外,看到爹娘又互怼了起来之后,他甚至变得更加平静了。

    隐藏气息旁观许久的十二娘,大约明白了廖袁园从小到大生活在什么样的氛围中了,修仙界的爹娘果然都是这么不靠谱。见过太多不负责任的爹娘,她只能说这种还算不错的,至少没有枉顾儿子的意愿真的打起来。

    她旁边的金宝忽然遮着嘴巴小声说:“虽然廖哥哥看上去好像很可怜,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想笑,十二娘,我是不是太坏了?”

    十二娘:“这种时候还是别笑吧,憋住。”

    金宝:“哦。”

    “谁!”施绿忽然朝十二娘藏身的方向看过去,廖箬也立刻站了起来,“仙友看了这么许久,不如现身一见。”

    金宝惊了,“原来他们早就发现我们了!”

    十二娘老神在在,“不,他们刚发现咱们,因为我说话时特意泄露了气息。那么说显得高深莫测一点,大家都这样。”

    “哦。”金宝表示自己学到了。

    廖袁园拨开挡在身前的爹娘,说:“那是十二娘和金宝,十二娘是护送我过来的灵虚期前辈,这一路上多亏她们照顾。”

    十二娘带着金宝现身,隔着一段距离对两人颔首。

    听了儿子这话,廖箬先拱手笑道:“原来如此,多谢二位照顾犬子。”施绿也同样落落大方的表示了感谢。

    廖袁园又说:“十二娘还认识爹。”

    十二娘既然敢说,自然早就有准备,她眼睛都不眨的胡诌:“当年在白鹭庄见过廖仙友一面,还与廖仙友喝过酒,不知廖仙友是否记得?”

    廖箬记得白鹭庄,但是对面前这个自称十二娘的人没有印象,不,应当说有些莫名的眼熟感?廖家拥有的妖兽血脉让他们比一般人更加敏锐,所以廖箬将这种莫名的熟悉感当做了从前确实见过十二娘的证明。

    廖箬这人吧,记性有些不好,经常忘事忘人。见十二娘这么诚恳的样子,他还真不好意思说自己忘记了,于是便假装做了个想起来了的恍悟模样,然后说:“原来是仙友,这可真是太巧了。”

    十二娘猜到他会这么说,憋着笑道:“确实,真是太巧了,随手接的一个护送任务,竟会遇见廖仙友之子。”

    听了这话,廖箬突然反应过来,蓦地沉下脸看向廖袁园,“险些忘记了,你一个人来这里做什么!这么危险的地方,你竟敢瞒着我们偷偷来!”

    刚才还心虚看着儿子的施绿也回过味了,因为被儿子撞见打架,又被先声夺人的责怪了一通,她都忘记追究儿子这种莽撞的行径了,立马跟廖箬站在了一起,将儿子好一阵训导。

    廖袁园只说了一句话,他说:“我以为娘吃醋跑出门,又发现爹要来嶂阴山,因此我也跟来了,我想找到你们吵架的症结,让你们和好。”

    廖箬和施绿又气虚了起来。

    “……咳咳,那这事就算了,你也好,你娘也好,赶紧跟爹回去。”廖箬说。

    “我不。”施绿不太情愿的小声说。

    “孩子都在呢,你要让他伤心吗?”廖箬又悄悄捅她背。

    施绿还有些不肯放弃,“可是就剩下两天了,万一那个传言是真的,兮微上仙真的会出现,我错过了怎么办!”

    “打扰一下。”十二娘忽然出声询问道:“所谓的‘还有两日’是怎么一回事?”

    施绿立刻警惕起来,问她:“你也是为兮微上仙而来?”

    十二娘见到她眼里的光,连忙摇头,“不,我只是好奇问问。”

    廖箬拦住了施绿,怕她乱说话,自己开口解释道:“嶂阴山上的传闻,想必仙友你也听说过了。据说已经有人见过那复活的微行,几日前,有人亲眼见过微行的消息传出后,嶂阴山被瀛洲仙山整个封住了,不许人进出。可是仍旧有人硬闯,有侥幸进去的人传出消息,说里面确实有一座大阵正在启动,约莫还要两日便可全部完成,大家都觉得霎时兮微上仙便会借助大阵,与微行一样复活。”

    “哦?这么说,兮微上仙复活的传言是真的?”十二娘问,语气带着几分好奇,心里却已经沉了下去。

    廖箬摇摇头,“他人不知,我却是知晓的,兮微上仙复活一事肯定是无稽之谈。因为若是兮微上仙当真会在此地复活,执庭上仙和则容则存二位,一定会亲自来此迎接,可是他们此刻却不见踪影,可见这事绝不是真的。而且,我对此处感觉很不好,恐怕这里是别有用心之人假借兮微上仙之名的布局。因此,仙友若是无事,还当尽快离开此地才是。”

    施绿:“原来这竟不是你为了骗我回去胡诌出来的吗?”

    几人正坐在一起说话,忽然间又感觉有人靠近,十二娘和廖箬夫妻两个顿时停住话头,看向林间。

    下一刻,他们就见两个人飞快出现在眼前。

    “昭乐?”

    “昭乐!”

    十二娘和廖箬同时惊讶的喊道。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一个个的登场了。

    十二娘的马甲,再过几章大概要捂不住了。</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