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夜帝的第一狂妃 > 第163章 否则的话……

第163章 否则的话……

作者:年下承欢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63章 否则的话……

    皇宫。

    坚厚的石块围起了高大坚实的墙壁,士兵们三步一个站在各自的岗位上,腰板听挺的笔直,手中的武器更是锋利,目光笔直的望着前方,入口的位置顶部,深刻的刻了两个——天牢。

    沉重压抑的气氛缓缓在天牢上方蔓延着。

    天牢之内,随处点着燃烧的灯火,墙壁高处,开的有小小的窗口,光线从窗口洒射进来,带来光芒的同时,也带来了阳光的温暖,却温暖不了牢房中一直都有的阴森压抑。

    内部,条条道路四通八达,干净的牢房中关押着不同的犯人,有的则是空着,每间牢房前可见的都有士兵把守,这里安静的连呼吸声都清晰可闻,安静而又诡异,冰凉的如同地狱般没有温度。

    牢房深处的某间牢房中,有人影在来回走动,目光急切,正是落天域。

    被从楚王府带走之后,便被直接关进天牢中,天牢可是关押重要犯人的地方,他被关进这里,不得而知,皇上对此事是多么的看重。

    自己辛辛苦苦打拼数年,好不容易从一个小官员的位置爬到今天的辉煌,一朝遭人算计,落得如此,算计自己的人,竟然曾经最不屑最不放在眼里的人,这让落天域怎么好受!

    他在牢房中不停的来回踱步,一会儿拍着脑门,一会儿握着拳头,脸上满是焦急。

    关于那只莫名出现在左相府的空盒,只要不被找到极乐草,他便能够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可若是落初年真心想对付她,拿出那些证据……

    想到这里,落天域不由得更加着急,派出的暗卫迟迟未回,现在他被关进天牢,想要得到消息难上加难,这下可该如何是好!

    越想越是急切,他慌忙的走动着,眼里有着不同于往日的急躁。

    皇后,尚书房。

    “太后驾到——”太监尖细的嗓音在门外响起。

    尚书房中,夜寒天立即放下手中东西,起身立即迎了过去,便见一身雍容富贵的妇人缓缓走来。

    “太后。”他当即行了个礼。

    太后一边嗯了一声一边点脑袋,更是在宫女的搀扶之下,缓缓向里侧走去,夜寒天自然而然的跟在太后的身后。

    太后一走进,目光迅速的打量四周一眼,扬声便直接问道:“哀家听说盗贼之事有进展了,特意来问问皇上。”

    她折身坐下,接过宫女递来的茶杯,姿态优雅的撩着茶杯,倒是不急不缓。

    夜寒天的眼中飞快的闪过什么,一瞬即逝,快到让人抓不住。

    只是半秒,他大步走了过来,笑着勾起了嘴角:“太后的消息可真灵通,今天在左相府中发现了装着极乐草的盒子,朕便下令抓了左相。”

    “那极乐草在哪里?”夜寒天的话音刚落下,太后便立即追问出声,她的神情很是淡然,急切的语气出卖了她故作的淡然。

    夜寒天顿了一秒钟,方才说道:“这……朕也不知……发现时是只空盒子,极乐草具体在哪里,是否与左相府有关,还有待进一步找寻。”

    太后的手掌猛然收紧,尾指上修长的指甲顿时重重的刮在茶杯上,发出了一道刺耳的声音,她却仿若未知,手指越收越紧。

    “这么重要的东西,落天域真是好大的胆子!”太后阴测测的咬着牙齿,愤怒顿时从眼里溢出。

    且不说那极乐草是多么的珍贵难得,光凭落天域做了这件事,便表现出他是多么的大胆。

    夜寒天眸光微沉,却是颔首,声音委婉:“在事情还没有真相之前,一切都不可妄下结论。”

    “哀家看是那落天域不小心露了马脚,正被抓中!”太后重重的将茶杯掷在桌上。

    啪!的一声扬起,顿时让空气都凝固了几分,她冰冷的眼中带满了威严,一股属于上位者的气息散发开来。

    夜寒天的眸光再次一沉,却是小心的收敛好情绪,只是冷然一笑:“调查结果将会第一时间通知太后。”

    “你相信落天域不成?”太后不满的看向夜寒天,语气冰冷,“哀家早就看那老狐狸不惯,一直以来,便一直在暗地里做着小动作,哀家平日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管,可他如今倒是爬到哀家头上拉屎拉了!”

    她身为太后,身为南临国最高贵的女人,怎么会容忍落天域一个老家伙放肆?这不是打她的脸么?

    夜轩皓一字不漏的听完,扬唇反问:“太后对政事倒是颇为了解。”

    幽深的语气似乎带着更深一层的意思。

    太后顿时愣了一秒,只是须臾,她很好的恢复了常态,修长的手指优雅的扶了扶头上精贵的首饰,优雅一笑:“当年跟随先皇打天下,倒是跟着先皇学到不少。总而言之,这件事情你务必处理好,否则的话……倒是让皇室丢脸了。”

    说到一半时,语气锐利,说到最后的时候,语气却是忽然哀婉,仿佛方才的威胁般的强势都是幻觉。

    说着,在宫女的搀扶下,她优雅的站起身来,“哀家就不打扰皇上了,若是有什么消息,皇上劳烦让人来慈宁宫捎句话便是。”

    夜寒天故作不知的点头,也没有挽留:“太后慢走。”

    太后嗯了一声,缓缓走出尚书房,尚书房门关上,阻断了夜寒天目送的视线的那一刻,太后脸上的笑容顿时化为了冰冷。

    她回眸,扫视了一眼紧闭的房门,目光中渐渐凝聚了冰冷,仿佛穿过这扇门看到门后某道身影上。

    站了片刻,她冷哼一声,冷冷的转过身,离开。

    尚书房中,夜寒天许久才收回视线,目光凝冷,没有多想,他折回桌后,抓起一直放在桌上的那只沾着泥土的盒子,在手中翻转了一圈,细细打量着。

    盒子上的泥土已经变干,但是,却丝毫遮拦不住盒子上那精致的手工,特殊的图案,精美的手法……

    端详片刻,将盒子放回桌上,他大步走出,拉开尚书房的门。

    “皇上。”太监当即福身。

    夜寒天扫视其一眼,抬步便走。

    太监见此,连忙跟上。

    夜寒天前去的方向,乃是天牢。

    天牢中,落天域还在焦急的走来走去,被关了两个时辰,一个人没来,更是没一个人得到消息。

    突然,响起了“皇上驾到”的通报声,他兴奋的瞪大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