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妙手小村医 > 第二百四十章 回忆

第二百四十章 回忆

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最快更新妙手小村医最新章节!

    突然回忆起浔木离开的那一天,芋沁在门口独自难过,实际上是想看浔木是否有回头的打算。

    浔木边离开边朝着芋沁微笑,讲真他不喜欢芋沁伤心的样子,而且还是因为他而伤心,想想就想暴打自己一顿。

    突然芋沁喊住了浔木。

    “浔木,你就真的这样决定了吗?”

    浔木低着头说道:“我心意已决。”

    芋沁脑一抽,竟然朝着悬崖边跑了过去。

    因为李克家是住在半山腰的,半山腰长得很奇葩,有一个小小的悬崖坐落在半山腰上,一出门没十几米就到了。

    浔木发现芋沁朝着悬崖跑了过去,就追着芋沁跑了过去,芋沁发现浔木跟了过来,又加快了速度向悬崖跑去。

    “你疯了吗?”浔木渐渐逼近芋沁,芋沁突然反逼浔木:“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了!”浔木变得不敢轻举妄动了。

    “我在几年前早就听说你杀人的事情了,你是不敢见人的吧?”芋沁突然提起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

    “你在胡说什么?快过来!”

    “我早就知道,你杀的人是临夏国的人,所以你就不敢去临夏国,对吧?”芋沁说的是事实,但也不是浔木不跟他们一起去临夏国的原因。

    那其实是浔木第一次杀人,还是很小的时候,浔木他家里就负债累累,追债的人追到家门口来了,他父母拿着家里的凳子桌子能堆就堆,把大门顶住,堵得死死的。

    “你们有本事别躲啊,有本事欠钱没本事还了是不?”

    追债人拿着外面的石头对着门一顿乱砸,木门裂开了口子。

    时间一久了原本结实的木门早已零零散散,迟早要散架,再加上木门扛不过石头的击打,木门彻底破了。

    追债的人拿了个木棍,王大虎逼王大虎近。那时候的浔木没学过一点本事,看到这幕只能不知所措。

    这时候浔木他父母竟然妄想将追债人害死,背后偷偷将凳子挪到手边上来了,浔木呆了。

    浔木的父母突然一狠心,抽出凳子往追债人头上一砸,两人一人一凳,把原本活生生的追债人给砸死了。

    追债人带的人手在之前被甩了,只好赶到浔木家里会合,发现追债人被砸死了,一群站在门口不知所措。

    正在不知所措之际,浔木的父母就拿起板凳冲向了门口的一群人,浔木不敢作声,因为他父母安顿他躲在被子里面,他只能躲在被子里偷偷看外面是什么情况。

    两个人敌不过一群人,再加上还有带砍刀的,浔木的父母不小心挨了几刀,好在他们体力充盛,也练过一些武功,把那群人杀的只剩下几个人了。

    浔木此时对他父母感到崇敬之情,他父母踉踉跄跄准备掩护浔木离开,他父亲打掩护,他母亲帮浔木掀开被子,并吩咐他从窗子处赶快离开。

    浔木不舍得他父母,正准备爬上窗户的时候又回头看了看他父母,没想到却看到了悲惨的一幕。

    剩下的几个人捡起地下的木棍,朝着他父母冲过来,他父亲拿起菜刀把那些拿木棍的人砍了个遍,同时自己也遭了好多棍,打得直喷鲜血。

    他母亲连忙去扶起他父亲,突然有个人爬了起来对着他母亲的脑部一棍下去,把他母亲也打死了。

    他整个人都震惊了,眼泪不停地从眼眶里滑下来,那个人发现窗户边上有动静,又冲向窗户边,发现原来是个小屁孩。

    但是因为他父母做出这样的事情,让这个人觉得他家里一定没家教,决定把他也给打死。

    那个人受了点伤,浔木非常灵活,从窗户口直接窜到了厨房,拿起了磨得十分锋利的一把菜刀,隐隐藏到身子后面。

    那个人拿起棍子冲向浔木,浔木拿着菜刀冲着那个人一顿乱砍,结果把那个人的木棍一下就给砍断了。

    那个人一看浔木拿着把菜刀,慌慌张张地就跑了,浔木怕他把消息泄露出去就把菜刀顺着他跑的方向丢了出去。

    说来也巧,菜刀刚好砍中那个人的要害,那个人死了。浔木又回到父母的身边,励志要做一个能保护人的英雄,便把他父母埋葬在了他们家的后山上。

    追债的人和那帮人都是来自临夏国,后来浔木才知道这些人的来历。

    至于芋沁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浔木酒后吐真言,被芋沁知道了,然而浔木并不知情。

    浔木其实是一直害怕临夏国的人会来追杀他的,这已经成为他挥之不去的阴影了。

    “你有本事你就和我们一起去临夏国啊!看吧,你就是贪生怕死的人!我芋沁一定是看错人了......”芋沁想激将浔木,谁知浔木竟然不吃这套。

    “芋沁说我是什么人我就是什么人吧。”浔木望着芋沁,芋沁顿时很不甘心,眼泪哗哗地就下来了。

    “既然你不去临夏国,那我也不去好了。”转身就面对悬崖峭壁,脚底的石都往下面滑,小石块砸向悬崖底下的大石板,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芋沁整个人晃了晃,这时候浔木早就已经冲过来将她抱住,立马将她的重心给稳住了。

    贪恋着浔木的余温,芋沁再也没说什么,就想浔木能够一直抱着她不再放手了。“芋沁,答应我不要跳崖,好不好?”

    芋沁不吭声了,反过去抱住了浔木,浔木起初愣了一下,脸上又泛起了一片红晕,将芋沁抱得更紧了。

    芋沁在浔木的百般刁难下才让同意浔木会千佛宫,但等他一走后,内心立马就反悔了。想着自己所做的决定都会因为他的一句话而改变,这样的自己太容易动摇了。

    芋沁靠在窗边上,眼泪不由自主地擦过脸颊,望着隐隐约约显眼的千佛宫,实际上千佛宫在很遥远的地方,至少芋沁是这么想的。

    浔木,你在那边还好吗?芋沁,现在很想你,因为你,芋沁变得更懦弱了。

    这样的芋沁,你还会接受吗?

    王大虎等人到临夏国为伽明隆王的女儿伽琳娜公主庆生去了,而浔木辞别了王大虎等人,独自一人回到千佛宫,本想诚心与禅乐掌门解释清楚,却不料遭禅净陷害,浔木遭到了千佛宫掌门的杖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