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月书吧 > 小妻吻上瘾 > 第3437章,谁也没逼他啊

第3437章,谁也没逼他啊

一秒记住【星月书吧 WwW.xyshu8.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青轩忽然反应过来!

    他该不会……上当了吧?

    瞧着民政局官员迅速退场,那背影快的就跟得逞而逃一样,再看医生也笑着转过身去,竟然沿着长廊蹭蹭蹭跑了个没影!

    青轩张了张嘴,往急诊室门口去了一步。

    推开门,看见纯灿依旧躺在床上,蜷缩成一团。

    青轩将信将疑地走过去,小心翼翼望着纯灿:“纯灿?”

    纯灿微微睁开眼睛,望着他,双眼腾起水雾。

    青轩忽然就心疼了,不疑有他,低下身询问:“怎么样?身体好点了吗?”

    纯灿忽然伸手圈住了青轩的脖子。

    热烈甜蜜的吻充斥在二人唇间。

    一瞬过后,纯灿笑眯眯道:“虞青轩,你赚大发了,没有钻戒,没有玫瑰花,就娶到了我这么优秀的女人,你以后要好好珍惜我,不要惹我生气,知道吗?”

    青轩深凝视着她:“你……没事?”

    边上的护士们都笑起来了。

    一个个既是感动又是羡慕地退了下去。

    纯灿一下子从床上坐起身,望着他,晃悠着自己的双腿,笑眯眯道:“没事!只要咱们领了证,是合法夫妇了,我就没事了!结婚证包治百病呀!”

    青轩:“……”

    下一秒,意料之外的场景出现了。

    青轩忽然掉头就离开了房间,只留下一个快速消失的背影。

    纯灿吓坏了,赶紧追上去!

    青轩迅速离开!

    她在后面边追边喊:“青轩!青轩!我没有穿鞋!我没有鞋!”

    她知道今日领证有风险。

    因为他太辛苦,一夜没睡,既是脑力运动,又是体力运动,现在她还给他上演一场紧张的医院之旅。

    从昨晚到现在,她把他忽悠的团团转。

    而且一圈接着一圈。

    只怕是把他老实本分的性子也给惹着了。

    越是自律的人,越是严格要求自己跟他人,更何况她一连对他撒谎呢?

    纯灿也知道风险。

    但是再大的风险也比不上跟他把证领了来的实在啊!

    领了证,就是自家老公,就算再生气,慢慢哄着就是了!

    “青轩啊!”纯灿喊着:“青轩~青轩~我没穿鞋,我没有鞋~”

    她是真的没鞋。

    青轩直接将她从床上抱起来,就急急忙忙从来医院,哪里能让她有机会穿鞋呢?

    青轩头也不回,直接往停车场的方向去。

    纯灿停下,忽然大喊一声:“虞青轩!你忘记你昨晚干什么了吗?我现在跑不快,我那里疼!我那里疼!”

    她就这样大大咧咧地喊出来!

    青轩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头也不回,他忽然俯下身,以生平最快的速度脱了鞋,然后往鞋子里塞了一百块钱。

    他……扬长而去!

    他开着车,头也不回地走了!

    纯灿站在原地,如同石化,大开眼界!

    最后,她唯有怏怏地走上去,拾起鞋子里的一百块钱,小脚怏怏地踩在青轩大大的皮鞋里,跑去马路边招手打车。

    出租车在卓希家门口停下。

    纯灿踩着不合脚的大皮鞋下车。

    透过院门,她看见青轩的车已经稳稳停在院子里了。

    她去摁门铃。

    管家出来,瞧了她一眼,有些无奈地上前:“纯灿郡主,您回去吧,咱们家老爷跟夫人都不在。”

    纯灿可怜兮兮地望着他:“管家大伯,我穿着青轩的鞋呢,我跟他刚刚从民政局领了证,结果吵了架,他就先回来了。”

    “啊!”管家傻眼了:“您跟我家少爷领证了?”

    天啦,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今天少爷不是在国宴上招待国宾吗?

    管家愣住之后,又很快想起大头早上带兵来家里的事情!

    苍天啊,真的领证结婚了?

    纯灿眼珠转了转,不理会他,往后退了两步,仰头对着别墅高呼:“大嫂!大嫂!你在不在啊?帮帮纯灿吧!大嫂!大嫂!”

    眼看着,有一间房的窗帘被狠狠拉上!

    她瘪瘪嘴。

    心知那是青轩的房间。

    有一扇窗户,被迅速打开,美景露出刚睡醒的小脸,望着她:“纯灿?你怎么在这里?”

    纯灿呜哇一声哭出来:“大嫂!

    我跟青轩刚领证了!

    是他自己自愿签字的,谁也没有逼他啊!

    但是为什么领完结婚证他就翻脸不认账了呢?

    我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惹着他不高兴了,我一路辛辛苦苦追过来,呜呜~

    大嫂,是不是男人结婚之后,脾气都变大了呀?”

    美景瞪大眼珠,而后回头对着Jack大声道:“快下去把弟妹接上来!”纯灿擦擦眼泪,又喊着:“我倒是不打紧,只是最近几天刚好在排卵期呢,昨晚青轩就像是脱缰的野马,也不知道怎么就有用不完的精力,万一我怀了孩子,他这样一发脾

    气,把我的孩子给……”

    不等Jack亲自下来接人,管家已经哆哆嗦嗦地打开了铁门。

    不论如何,不能再让纯灿郡主再这么喊下去了。

    再这么喊下去,左邻右舍,全世界都要知道了。

    管家真是怕啊!

    一个郡主,怎么啥都敢说啊,郡主难道不是应该矜持腼腆的吗?

    纯灿擦擦眼泪,见门打开,赶紧往里走。

    Jack已经打开了别墅门。

    见纯灿脚上踩着青轩的鞋,错愕了两秒后,赶紧给纯灿拿了一双家里的女士拖鞋:“换上吧,上楼再说。”

    “大哥,你人真好,难怪嫂子那么爱你,大哥,你可得好好教育青轩,男人结婚以后不能就这样把老婆丢在大街上。”

    纯灿哭的一抽一抽的。

    虽说她的话半真半假,但是眼泪总是真的呀。

    Jack一个头两个大。

    领着纯灿上楼的时候,敲了下青轩的房门:“青轩,你要不要出来面对一下?”

    青轩不理会,也不发出任何声音。

    纯灿连连摆手:“没事没事,他晚上要去晚宴的,我就在这里等着就是了。”

    美景已经穿着家居服从房间里出来了。

    卓希还在工作,虞丝莉被倪夕玥叫去尊王府参观了。

    美景怀孕了,一大早就起来化妆梳头,很是辛苦,又犯困,就推了没去尊王府,跟Jack回来睡觉了。

    管家送上热橙汁。

    美景跟纯灿面对面坐着。Jack也坐着,不过他说话比较少,主要他觉得纯灿是个人精,说着说着很容易被套路进去,还是美景比他更能应对这样的角色。